严座的话音刚落,玄虚直接就仰躺着倒在了浅水里,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拉住了他的脚,我以为这么浅的水应该没什么事,玄虚还能站起来的,没想到玄虚这一倒,就直接没入了水里,接着似乎一阵挣扎,扑腾起一点水花,很快,水花就平息了,只剩下淡淡的月光静静的撒在水面上。

  严座转过身对严坤说坤,你去守住祭口,做个防煞圈,说完就走到他放在地上的包旁边,从包里面掏出一把红色的应该是木头做的短剑,含在嘴巴上面,手里又拿了一瓶什么东西,走到岸边,走进浅水里面,走到水到他腰处的时候就一头钻进水里,不见了。

  我和严坤还有陈璇走到老祭口旁边,严坤在祭口周围撒了一圈白色的粉末,然后我们都在祭口旁边站着,看起江面来。

  江面依然平静,我努力的在江面寻找着,希望能看到严座从水中浮起来,同时也努力的听着,看看刚刚那些唧唧叫的声音,会不会再次响起来。

  酷匠Z网正'#版S&首K@发…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等着,静静的看着江面,忽然,哗啦一声,在桥墩那边出现一个巨大的浪花,我还以为那个倒塌的桥墩,还没有倒塌的部分再次发生了倒塌呢,正怀疑着的时候,哗啦,又是一个巨大的浪花,白花花的浪花中间,隐约可以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一露出江面,又沉下去了,只是因为月光太暗,加上距离也远,只能隐约看清那个东西似乎是个巨大的鱼尾巴类的东西。

  第二个浪花泛起后,大概停了半分钟,又是一个巨大的浪花,在离刚刚泛起浪花那里大概上游几十米处泛起了,同时,在桥墩下面,又泛起了一个巨大的浪花,接着,在靠近我们祭口的位置也有巨大的浪花泛了起来,慢慢的,浪花越来越多,就在这段江面上,不停的在各个地方有浪花泛起,哗啦声不绝于耳,看得我目瞪口呆。

  在旁边站着的陈璇,喃喃的说了声这怎么回事,说完就要往江边走,我一急,也没有过多考虑,一把拉住陈璇的手,轻声说别去,危险。

  陈璇扭头看着我,无邪的笑着说天藏,你小看我了,别说在岸上看,就是跳到江里去,我也敢去的,哈哈。

  我尴尬的笑了笑,正要说话,就听岸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扭头一看,是黄吉村那个疯癫女孩父亲,就是那个憨厚汉子,正从岸上往我们这里冲过来。

  严坤远远的大声说了句你怎么来了,快到岸上去,别过来,这里危险。

  憨憨的汉子没有停下,一口气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我,我听我们村里人说江里岩蛇闹江,把桥都撞踏了,在这里做法的道士好像也出事了,我,我就过来看看,是真的吗,严座出什么事了?

  严坤脸一沉,说什么,你们村里人怎么知道?憨憨的汉子用手捂着胸口,急促的喘了几口气说我们村的人,都在对面岸上看着呢,严座,严座到底有事没有?在哪呢?

  严坤轻声说没事,快回去吧,说完用手推了推汉子,汉子只好又往岸上走去了,一边走,还不时的一边回头看。

  汉子走后,江里的浪花渐渐的少了起来,没多久,就恢复了平静。突然,江中间有一个东西浮了上来,我仔细一看,居然是穿着道袍的玄虚的身体,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却能一直漂浮着,慢慢往我们这边岸上靠近,只泛起一点点水波。

  我还以为是严座在水下面潜水,背着汉子往岸边游呢,可很快,严座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浅滩上,站了起来,嘴里还是咬着那把短剑,刚刚带下水的那个瓶子却不见了。

  玄虚的身子慢慢往岸边飘,到离严座不远的浅滩的时候,严座走了过去,一把把玄虚的身体抱了起来,转过身,就问往岸上走。

  在严座把玄虚的身子抱起的那瞬间,我看到一个脑袋抬出了水面,不过很快就又沉了下去,而那个脑袋,居然是刚刚看到的那只头上长了毛的王八的脑袋,这时候我脑袋里面突然浮现出西游记里面一个大乌龟背唐僧过河的场面,没想到和眼前这幕,如此相似。

  严座把玄虚一抱上岸,就伸手进玄虚的嘴巴里面掏,居然掏出了很多泥沙,掏完泥沙后,又把玄虚的身子放在了膝盖上面,用力在玄虚背后揉着,一小会后,玄虚喔的一声,喷吐了起来,这时候我才看到,玄虚的两只腿上面一道道的青紫痕,而且手上的左手的手指甲已经全部翻起来了,指甲盖还连着皮,吊在手上,看上去心里毛毛的。

  玄虚吐了一会,刚刚还圆圆鼓起的肚子,已经瘪了一些下去了。严座把玄虚从腿上放了下来,让他平躺在地上,玄虚睁开眼睛看着严座无力的说差点,差点就去了,严座,求求你,帮,帮我把坛开完,我,我实在是开不下去了。说完玄虚抬起他自己的右手,看了看他已经脱落的指甲盖,哇的一声大叫,然后呜呜的大张着嘴巴哭了起来。

  严座蹲下身,从玄虚的袖子里面把他开坛之前放进去的牛角壳掏了出来,放进他自己的湿漉漉的中山装衣服口袋里面,然后从严坤的包里面拿出剪刀,剪了玄虚的一戳头发,拿着那戳头发就走上了八仙桌旁边的红布,把那戳头发放在香炉里面,接着又用八仙桌上面放着的火柴,把已经熄灭的蜡烛重新点燃,再重新点了一柱香插进香炉,做好这些后,严座盘腿在红布上面坐了下来,双手合十,低下头,接着一动不动,只有嘴巴里面小声的喃喃念着什么。

  一小会之后,严座身上,头发上面,都开始冒出白烟,我知道那是严座身体发热,把身上那些还没来得及擦干的水份蒸发形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