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王八似乎并不害怕严座,依然朝严座爬过来,而且这王八和普通的王八不一样,爬行的速度比王八快多了,有一个人走路那么快,在王八爬到离严座只有两三米远的时候,严座一边念,一边从打开包,从里面抓出一把白色粉末,撒了一条一两米长的白色横线出来。

  白色横线一画出来,那个王八就停了下来,不动了,几秒钟后,王八把他长了一戳毛的脑袋伸长,然后抬起头,用那绿幽幽的眼睛看着严座,那眼神似乎通人性,幽幽的,冷冷的,严座缓缓蹲了下来,也用眼睛看着王八,就这么对视着,我都很担心,担心那个王八的头突然伸长,去咬严座。

  就这么一直对视了大概有半分钟,王八的头慢慢的低了下来,然后缩了回去,缓缓的转过身,往江里爬去了。

  王八很快爬进了江里,一入水,严座就用脚把那条白色的线踢掉了,然后带着往岸上走去,路上,我问严座那只那么大的王八是怎么回事,严座轻声说以后你会知道的,然后就不说了,我也不好再问了,很快和严座上了岸。

  刚刚上岸,一辆小货车就开了过来,小货车上装了牛,羊,猪,都是活的,严座大步走到正让人搬那些动物下来的玄虚身边,大声说你不懂祭理的吗?你不知道用来祭江桥的祭牲,一定要死了八小时以上的吗?你现在杀?你是嫌你弄的事情太小了吗?

  玄虚一脸心虚,一脸尴尬的说要死了八小时的吗?我,我还真不知道呢,那,那现在怎么办。

  严座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还能怎么办,现在也来不及了,九点也快到了,你赶紧让人布好祭坛,把牛羊猪赶紧杀了,再让所有的人全部离开,只留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开坛。

  玄虚赶紧张罗了起来,搬桌子布坛的,杀猪宰牛的,铺红布的,江边上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猪叫牛吼羊鸣,把刚刚看到那个大王八和那些有着绿幽幽眼睛的猴子似的东西的恐惧都清除了,我和陈璇,在江边坐了下来聊天。

  夜风悠悠,和陈璇在一起聊天的感觉真好,大概只用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严座走到江边,用手在水里浸了一下,然后抬起来,测了一下风向,把坛旗插在了八仙桌的东南角方向,坛旗一插进地里,马上就迎风飘扬了起来。

  随着严座把坛旗插下,祭坛就算摆好了,严座让玄虚把人全部叫离了,这时候,也差不多快九点钟了。玄虚把眼镜摘下来,把道袍整理好,把两瓣牛角壳分别放进道袍的两个袖子里面,用天水洗了手和脸,走上了八仙桌前面的红布,挥舞了几下大大的袖子,高声念正气出行,邪黑神明,万物皆灵,人界太平。

  玄虚字正腔圆,中气十足的念完这几句,嗨的一声,迅速把自己的手指咬破,然后把指血点在了拜访在八仙桌上面的刚刚杀的猪头,牛头,羊头的额心处。

  点完指血后,玄虚把八仙桌上的两根粗大的蜡烛点燃了,又点了一把香插在香炉里面,盘腿在红布上面坐下,双手合十,喃喃念了起来。

  随着玄虚的喃喃声越来越大,我都感觉到一阵阵凉风吹过来,风越来越大,坛旗飘动的也越来越厉害,奇怪的是,八仙桌上面点着的两根红蜡烛,上面的火苗一直笔直笔直的,根本就不会受到风的影响摆动。

  玄虚刚刚还是还四平八稳的坐在红布上面,俨然一个老道模样,后来随着声音的变大,玄虚的身子开始抖了起来,刚刚还是还只是手有点微微的颤抖,后来变成全身都颤抖了,筛糠般的抖着,同时,他脸上也冒出大量的汗,一滴一滴顺着他的下巴掉到道服上面。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凉,我都感觉到有些冷了,陈璇和严坤似乎也有点冷都抱着手臂,不停的在原地踏步取暖,只有严座,依然傲然的站着,直直的看着道士,眉头紧锁,巍然不动。

  突然,哗啦啦哗啦啦的一阵巨响传来,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那边还在建的第三个桥墩已经垮塌了,溅起一阵白花花的浪花,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笔直的燃烧着的两个蜡烛,突然同时熄灭了,香炉里面的香,却一下子全部亮了起来,几秒钟的时间,就全部燃烧完,熄灭了,只剩下几缕青烟。

  我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看像严座,严座沉着脸,用手托着腮帮,眉头紧锁,死死的盯着玄虚看着。

  玄虚的身体还在筛糠似的抖着,喃喃的念着,突然,玄虚身子往下一躺,用他们这里的土话大嚎一声我要死了,我撑不住了,我要热死了,水,水,水。

  严座一把把放在他脚下的布包拎了起来,伸手进去找东西,可就在这时候,玄虚突然睁开了通红的眼睛,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表情狰狞的一边大叫着水,水,水,一边朝江里跑了过去。

  严座很快大喊着别过去,然后追了上去,我和严坤还有陈璇也追了上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片嘈杂的刚刚听到的那种唧唧的声音,就是那种像猴子一样的东西发出的那种声音,心里一沉,加快了追玄虚的脚步。

  玄虚看上去还有点胖,不知道这时候,他怎么跑得那么快,没两下,就跑到了江边的浅水里面,蹲下来,把身体浸在水里。

  酷、匠D1网正ph版首发i

  严座是冲在最前面的,第一个冲到岸边,但是严座并没有下水,而是一边伸出出两手拦住我们,不让我们冲下水,一边大声嚎叫着玄虚,闭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