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虫子爬出来,站在一边的玄虚,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煞白,额头上,脸上,不停的冒汗。

  严座定定的看着爬出来的虫子,看了一会后淡淡的说果然是这样,然后让玄虚带我们去那个用来魂祭的女孩子家里看看。

  玄虚苦着脸答应了,可等我们一上岸回到刘总办公室,玄虚和刘总说了几句什么,就匆匆走了,我还以为他是去上厕所什么的,直到刘总和我们说玄虚身体不适,先回去了,我们才知道他夹着尾巴逃跑了。

  刘总很快开车带我们来到九路口村,车子在村口停下,然后带着我们走到村小溪边一栋低矮的一层土坯房门前。

  门口的平地上,小溪边上,有一颗巨大的柳树,郁郁葱葱的,应该在百年以上,几只鸭子正在柳树下面躲太阳,嘎嘎的叫着,嬉闹着。

  门口屋檐下,一个脸膛被晒得坳黑的汉子正在斩猪草,看到我们来了,汉子停下了手里的活,站起身,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小跑着走过来,憨厚的笑着用蹩脚的普通话问刘总有什么事。

  刘总撇了撇嘴说领导有话问你,你和领导说吧。汉子马上弓着背,一脸憨笑的请我们进屋坐。

  一进屋,一股霉腐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鸡鸭的粪便味道铺面而来,屋里很阴暗,没有什么光线。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出这家庭太贫苦了,只有一张桌子,一个香台,几把椅子,还有一辆看上去年纪很大的满是鸡屎的独轮车。

  我们一坐下,憨厚的汉子就要去给我们烧开水,严座没让汉子烧,拉着汉子,问起了他那个被魂祭的疯癫女儿的情况来。

  原来这汉子有两个双胞胎女儿,生出第二个的时候,他老婆就大出血死了,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把两个女儿拉扯大,不过因为家里贫困,两个女儿只读了小学就没读书了,小学毕业后就在家帮他伺弄几亩田地,在两个女儿十九岁那年,他就发现两个女儿都有了变化,以前很勤快的两个女儿,慢慢的变懒了,脾气也变暴躁了,而且还喜欢睡觉,一有空,就睡觉,而且经常在睡着的时候,会嗯嗯啊啊的说梦话。

  刚刚开始他还没怎么注意,没想到后来越来越严重了,小女儿还好一些,大女儿开始神志紊乱了,动不动就傻笑,动不动就无缘无故的骂人,打人,有时候看着两个女儿厮打在一起,他很难劝动,只能默默的流泪。

  汉子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最后抖着声音说他也是没有办法,不想看到两个女儿天天打架,才把大女儿拿去魂祭的,卖大女儿的钱,他还一分都没动,还放在家里,准备过几天,带小女儿去市里大医院看病。

  汉子说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脸上脏兮兮,穿着很破烂的衣服的女孩子站在里面那个房间门口,偷偷的探出头看我们,看一会,又把头缩进去,过一会又探出头来看一下。

  严座听完汉子的讲诉,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和汉子说这种病,在医院是看不好的,说完又站起身,让汉子带他去大女儿生前睡觉的房间看看,汉子带着严座就去了那个小女儿躲着的那个房间。他们一走进去,就听到一个女人尖利的声音啊啊大叫了起来。

  一小会后,尖利的叫声停了下来,严座和汉子也走了出来,出来后,严座一个人走出了大门,在门口小溪边来回走着,最后,在那颗巨大的老柳树下面蹲了下来,一边用手在地上扒拉着,一看看着老柳树。

  我和严坤和陈璇也走了出去,在严座身边蹲了下来,陈璇用带着浓浓的东北口音的好听的普通话问严座说严座,你总看着这柳树干嘛,是不是这柳树成灵了,缠上了那对双胞胎啊?

  严座捡了一根小树枝,在地上扒拉着,淡淡的说那对双胞胎的八字我看了,确实是阴元低啊,我估摸着很有可能是被邪灵缠上了,但是现在还不敢做确定,晚上我们在看看情况吧。

  在那汉子家里呆了一会,太阳渐渐西沉了,刘总叫我们去吃饭,说要带我们去吃海鲜,同时,那个汉子也热情的说要做饭给我们吃,说他家里有野兔子肉晒成的干,很好吃,让我们别走。

  酷1匠网\唯*一正版…L,其?-他I都4是盗版

  严座毫不犹豫的答应汉子留下来吃饭,让刘总自己去吃海鲜,刘总有些尴尬,最后只好也留了下来。

  一直到太阳已经落山,天快要黑了,饭才弄好了,汉子去借了几斤米酒,让我们边吃边喝,他自己则说要照顾女儿,去厨房里面吃饭去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汉子还没过来吃饭,我就起身去厨房叫他吃饭,我一冲进厨房,却看到汉子和他女儿一个人拿了个装了饭的舀水的那种塑料勺子,就着一碗霉豆腐在吃饭,顿时感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一股酸痒冲上喉咙,鼻子一酸,差点就要流出眼泪。

  那个疯癫的女儿看到我来,裂开嘴露出黄黄的牙齿傻笑,汉子一阵尴尬,憨憨的说家里饭碗不够,只好用勺子吃了,那种野兔子肉,他们也吃腻了,还是霉豆腐好吃。

  我转过头,捏了捏鼻子,把自己的哭意捏回去,然后拉汉子去吃饭,可汉子说什么也不去吃,我只好自己去吃了。

  吃过饭,刘总又说要带我们回去,要给我们开个豪华酒店睡觉,严座却让刘总自己回去,我们要留下来,晚上还要办正事,刘总只好自己回去了。

  刘总走后,严座把我叫了出来,说晚上我和他一起睡,打地铺,让我晚上先不要睡觉,用心听一下声音,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声音,就把他叫醒,他自会处理。

  严座这么一说,倒让我有些害怕起来,毕竟这还是第一次出任务,经历的还不多,不过,还好是和严座一起睡,有严座在,我倒是安心了很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