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紧的揪着,随着严座按摩妈妈太阳穴的律动而律动,严座按了一会后,突然把妈妈额头上面的针拔了出来,直接刺进了妈妈的人中部位。

  酷B匠b¤网首E发

  妈妈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头一下抬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接着,妈妈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我很快挪到了妈妈身边,抖着声音喊了声妈。

  妈妈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我赶紧把身子凑了过去,妈妈摸了摸我的脸,用极其虚弱的声音说天藏,妈还没死啊?

  我轻声说妈,没死,没死,你当然还没死,你的命长着呢,不会死的,走,咱这就回家,我说完就去抱妈妈的身子,想把妈妈背回去。

  妈妈用手推了推我说等等,我只好赶紧又放开手,问妈妈怎么了,妈妈重重的深呼吸了几口,然后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说天藏,妈,妈有个事要告诉你。

  我也紧紧的抓住妈妈的手说什么事,妈妈又重重的呼吸了几口,断断续续的说你一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你爸正要把你埋了,却来了一个XZ活佛,他拿出一个木盒子,和我们说把你的胎盘和他的那个木盒子埋在一起,你就能活过来,后来你爸就把你的胎盘和那个木盒子埋在一起了,一埋下去没多久,你真的就活过来了,后来那活佛说在你二十五岁的时候,一定要把那个木盒子挖出来看,不然,你活不过二十五岁,你现在二十三岁了,还有两年,你就要去把那个木盒子挖出来,就埋在我们家后面那颗琵琶树下面,你要记住,一定要记得。

  我听得云里雾里,没想到我还有这种事情,以前妈也没和我说过,不过我仍然不停的点头说妈,我记住了,我会的,走,我背你回家。

  妈妈还是没肯走,依然喘着气说还有,天藏,我们吴家三代单传,你一定不能让吴家断了香火,还有你爸,你爸他,他其实,其实。。。。。

  妈妈还没说完最后那句话,就努力的挣扎着仰起头,然后张大嘴巴,似乎想把最后那句话说完,可还没说完,又一闭眼,一闭嘴,紧紧握着我的手突然一松,她的头又重新摔落在了草地上。

  我杰斯底里的大喊了一声妈,泪水像泉水一般涌了出来,紧紧的抱着我妈,大声的嚎哭了起来,我妈妈这辈子吃的苦太多了,吃了一辈子的苦,没想到现在死了个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严座也没说什么,静静的蹲在一旁等我,等我哭了一会,我又转头问严座说严座,我妈,还有办法吗?

  严座紧紧的看着我,哎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嘴唇挪动了一下,先把你妈弄回去吧。

  那几个制服同志很快帮忙,把我妈抬上了悬崖,又抬了回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昏昏沉沉,脑袋里一直希望这是一场梦,这不是事实,我妈还没死。

  一回到家里,老舅婆,国良老汉,都在我家里了,还有平头小伙和那个美女也在,平头小伙的脸好像受伤了,红哇哇的,眉毛也没了,头发也变形了,是被烧的,烧的凹凸不平的,不过我没心思和他们说话了,一回家,就把母亲放在床上,然后我跪倒在母亲床边,一直窃窃的哭。

  老舅婆和国良老汉走了进来,老舅婆摸着妈妈的脸,老泪纵横,也哀嚎着哭了一会,然后擦干眼泪,要国良老汉去隔壁村李木匠家走一趟,定副寿木(棺材),她也站起身,要去刘花婆家拿寿衣。

  就在这时,严座进来了,拉住了国良老汉说你们先别忙,先别准备后事,国良老汉抬起头看着严座说你这什么意思?人都已经死了,还不让准备后事?

  严座扭头看了看我,然后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人还有可能能活过来,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我一听严座这话霍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声说严座,你说什么,什么契机?

  严座扭头看了看我,没说话,然后又看着我老舅婆说麻烦老阿婆帮天藏妈擦拭一下身子,换上新衣服,等下我们自有安排,麻烦了?

  老舅婆怀疑的看着严座用我们那里的土话说你们要是真的有办法的话,就拜托你们行行好,救救天藏妈,她吃了一辈子的苦啊,要是就这么过了,还是被邪事害的,那她肯定死不瞑目的,我,我拜托你了,老舅婆说着一下子在严座脚下跪了下来。

  严座一把把老舅婆拉了起来,说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救人的,老舅婆被严座扶了起来后,就颤颤巍巍的和那个高个子女孩一起去打水帮妈妈擦拭身子去了。

  我和严座还有国良都走出房间回避,严座让村主任把其他人都带走了,家里只剩下了我和严座,还有高个女孩和平头小伙老舅婆五个人。

  给妈妈擦拭完身子穿好衣服后,严座带着我走进房间,然后让老舅婆和高个女孩出去了,小声和我说天藏,你妈妈现在暂时还活不过来,所以要先把她的身体运到我们那里保存好,契机一到,你妈就可以活过来,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加入我们部门,你愿意么?

  我有些茫然,平时家里的事情都是妈妈做主的,严座这么一问,我有点茫然的说愿意倒是愿意,可是,我家的那些猪怎么办啊。

  严座裂开嘴就笑了,严座平时都是严肃的很,我还是第一次看严座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接着说严座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吧,只要能把我妈妈救活,干什么我都愿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