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想到了昨天晚上在我家门外响起的那类似老人喘息的声音,刚刚开始是在我窗户外面响,过一会,又在我妈窗户边上响了,接着,我又想到了我去黄吉村看那具长了肉角的尸体的时候,碰到的那条黑狗,那条黑狗那双有点像人喝醉了酒似的红通通的眼睛。。。。

  我蹲在地上,用手划拉着地,想了一会,想不出个所以然,便站起身,打算再回去看看,兴许,妈妈这时候回来了呢。

  我抱着莫大的希望一口气跑到家,可母亲房间还是那个样子,母亲还是没有影踪,我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说我那时候最大的幸福,就是能看到母亲每天的笑脸,能吃到母亲做的可口的饭菜,可母亲不见了,我的主心骨都没了,我在家门口的门坎上瘫软着坐了下来。

  没过一会,从侧面传来脚步声,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心都悬到嗓子眼了,精神一震,赶紧站了起来,一站起来,就看到走过来的是严座,我一阵失望,我还以为是我妈回来了呢。

  严座的脸上像涂了墨水一样,应该是被火烤的,急急的走过来说天藏,你妈怎么回事,找到了吗?

  我赶紧把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严座,严座在我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低下头考虑了一会,然后低下头小声说不好,我们中计了。

  我摸不着头脑,问严座说我们中计了,我们中什么计。严座把还有半拉子的烟头一丢,用脚踩灭扭头看着我说那东西故意把我们引开的,故意从那边走,把我们带向那边,等你妈落单的时候,可能就被他们带走了。

  我脑袋又是一阵发麻,我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我看着严座,抖着声音说我妈,我妈真的是被那东西带走的?

  严座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天藏,你也别太担心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想办法找你母亲。

  严座说完也不等我回答,转身就风风火火的往他来时的方向走去。

  严座刚走几步,我就大声喊了句严座,严座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我说还有什么事吗?我低下头,抖着声音说严座,我,我妈被他们抓走,和,和我有关系嘛,是不是,是不是昨天黄吉村那条黑狗报复我?

  严座嘴一张,顿了顿,说别瞎想了,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就回来,说完又转过身,小跑着走了。我通过严座的反应,更加确定了我母亲失踪和那条黑狗有关系,因为昨天严座他们商量的时候,就说了那条黑狗眼睛能变红,而且那条黑狗年纪已经很大了,说明那跳黑狗已经度过了身体死亡的极限,成了黑狗灵了,有了思想了,然后附身在那具长了牛角的尸体上,成了灵尸,而我昨天还和那黑狗较量了一下,可能那黑狗是为了报复我,才利用灵尸的身体把我母亲抓走的。

  想到这里,一直都很坚强的我,莫名的流泪了,刚刚开始还是默默的流泪,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哭出了声音,控制不住的一直哭,哭得鼻子一直不停的流鼻涕。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侧面又传过来一阵脚步声,还伴随着狗的呜呜声,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以为有什么情况,却看到是严座带着几个穿制服的小伙来了,其中一个小伙手里还牵着一条高大威猛的狗。

  严座让那个牵狗的小伙,带着那条狗去我妈房间的被子里面闻了一下我妈的气味,然后让狗带路,我们所有的人都跟着狗走了起来。

  这狗带着我们走到绝牛山的靠近村边小路的那一面,在一个根本没有路的地方上了绝牛山。

  没有路很难走,而我们跟着狗走的速度又很快,我的衣服被山中的蒺藜挂破了,肉也被挂破了几道,但是我一点都没感觉到,一直到爬到山中腰的时候,走上了一片熙攘的竹林,才感觉到身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走进竹林的时候,我的心又悬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前面就是一个有十几二十米高的悬崖,我便一直期待着这狗能停下来。

  酷‘匠网i$唯一)#正版‘6,其他TP都@是E盗i版

  可狗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一直走,一直往悬崖的方向走,我越走觉得腿越软,心跳越快。

  没想到这狗真的走到悬崖边停了下来,在悬崖边的草地上呜呜的叫着,打着圈圈。我几步奔到悬崖边上,朝下面看去,可悬崖下面是一片很高的水草,加上月光不太亮,根本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情况。

  我因为太心急,在爬下去快要到地面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直接摔了下去,好在下面是长满很高的草的沼泽,我摔下去也没怎么受伤,只是一身全部摔进了稀泥里面,糊了一头一脸一身的稀泥。

  我很快又爬了起来,一边抖着声音喊妈,一边到处找,一小会后,严座大喊一声人在这里,我心里一凉,赶紧冲了过去,只见我妈身子全部陷在稀泥里了,只露出脑袋在上面,嘴唇已经发紫了,脖子位置,一个很清晰的紫黑色的卡痕。

  严座走了过来,一把抱住我脏兮兮的身子,把我抱到妈妈身体旁边比较干的一个小土包上面,然后蹲下身,用手抹去我喷在妈妈脸上的血,用手翻了翻我妈的眼皮,又用手掌贴在我妈妈的后脖子位置感受了一下,然后一把抱住我妈妈的身体,也抬到了旁边一块比较干的地方。

  严座从他包里拿出一根针,插在了妈妈的额头上面,然后用双手的手掌扣住妈妈的太阳穴,闭上眼睛用手掌轻轻的揉了起来,我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希望,难道妈妈还有救,我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赶紧走到妈妈身边,蹲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