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人都很凶,围着黑狗都瞄着黑狗的脑袋打,打了一小会,黑狗就呜呜的趴在地上,嘴巴里面流出血来,几个年纪大一些的村民,都停了下来,不打了,还有一个打着赤膊的壮硕小伙却还不罢休,还举着棍子狠狠的朝狗的头上打。

  我以为狗必死无疑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那个长了角的尸体,转身就走。

  刚走几步,突然那狗的狂吠声又响了起来,同时伴随着人的惨叫声。

  我心里一颤,赶紧回头看去,只见那黑狗跳了起来,在壮硕小伙的胸上啃着,爪子也在他胸上抓拉着,黑狗的嘴巴还在留着血,尾巴直直的翘了起来,一双眼睛红成了猪肝色,看上去异常恐怖,壮硕小伙的棍子都已经掉在地上了,用手掐着狗的脖子一推,哇哇大叫着转身就跑。

  我也受到了惊吓,赶紧逃窜,不过壮硕小伙和黑狗很快就从我身边跑过,跑到前面去了,我当时也实在是太吓了,灵机一动,跑到那堆碎砖头上面,然后爬上了大概两米高的围墙,想等着黑狗跑远了,我在下地逃跑。

  那个壮硕小伙被黑狗追到路口的时候,一下子就串上了路口的那颗柚子树,可刚刚爬上树叉,就被黑狗凌空一跳,直接咬住了他的屁股,把壮硕小伙给拖得从树上摔了下来。然后直接扑在壮硕小伙身上,一口咬住壮硕小伙的脖子,死死的咬着不放。

  我看到壮硕小伙脖子处飙射出来的血,吓得不轻,想去救他,又不敢下墙,那几个和壮硕小伙一起来的年纪的另外几个人,也受到了惊吓,很快就都串进了疯癫妇女的房子里面,估计是从后门逃走了。疯癫妇女也安静了下来,坐在水井的井盖上面,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把梳子,在那里一边梳头,一边傻呵呵的笑。

  壮硕小伙的身子刚刚开始还能动弹,被黑狗咬了一会后,渐渐的就不动了,到了最后,身子又疯狂的抽搐起来,抽搐了一会,就彻底不动了。

  fc酷匠网%首发

  小伙不动后,黑狗没有罢休,居然咬着小伙的脚,往里面拖。我不知道这黑狗看上去小小的个子,哪里来的这么打力气,居然一直把小伙的身体拖到了那具长着角的尸体旁边。

  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本来有一具长角的尸体,就已经很怪异了,现在又出现这么个事,我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先逃走,墙的另外一面是一口水塘,水塘过去,是田,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慢慢的把身子撸下墙,然后跳进水塘里面。

  好在水塘不深,水只到我的腰部,我从水塘边沿走到对岸,走上田,一走上田,我就听到了身后的围墙里面传来一阵声音,一阵类似于老年人叹息的声音,这声音我以前也听到过,而且,一般都是在晚上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可怕,可现在,我的确是吓得腿都已经软了,因为我知道那声音,肯定和那壮硕小伙还有那具尸体有关。

  好在这声音就响了一次,就没再响了。我开始跑了起来,很快跑到了黄吉村的村口,村口已经聚集了更多的人了,人群中间,已经支了一口大的钢筋锅起来了,火还没有生起来,一个老者坐在地上,双手合十,不断的摩擦着,人群里面散发着一阵阵的香气,我知道那是之前一段时间流行过的“香功。”另外一个老者,身上背一个锣鼓,再忽急忽慢,不停的敲打着。

  二狗子他们还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事情,还在津津有味的围观,我拉都拉不走,我只好把那边发生的事情说了,这么一说,二狗子他们又看到我的裤子都湿了,才信了我,赶紧和我骑上自行车回村了。

  在回村的路上,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色就暗了下来,不一会,就电闪雷鸣,刚刚到村口,就下起了滂沱大雨,我们在村口分手,各自回家,虽然只有短短的路程,我回到家的时候,一身还是被淋了个透湿。

  我回到家,也不去割猪草了,擦了下身子,换了衣服就上床闷头睡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听到当当的打铃的声音,就知道村里要开会了,我们村不大,人口也不多,都是靠这个打铃来叫人去开会的,妈妈很快就走进了房间,说村里开会,让我去开,我只好起床,往村里老祠堂跑去。

  来到老祠堂的时候,祠堂里面已经挤满了人,二狗和几个人正在祠堂中间用锯子锯木头,看到我来了,二狗凑过来,问我没事吧,我说当然没事,能有什么事,二狗子讽刺的说没事就好,我就担心你被吓坏了呢。

  祠堂里的人都在议论着黄吉村的事,说黄吉村出现僵尸了,有些人又说是吸血鬼,一直争论不休,一直到国良老汉和村主任一人扛着一个蛇皮袋进来,争吵声才停了下来。

  以前都是由村主任发言的,这次轮到国良老汉了,国良老汉把蛇皮袋子放好后,清了清嗓子,说以前,我们村出了个走蛟,走蛟死了七十多个人,不过也好,绝牛山再也不丢牛了,现在,黄吉村出了个僵尸咬人,我们这一带的这几个村子都很危险,不过大家也别太害怕,没什么事的,现在每个人领两斤糯米回去,在大门口和后门口都撒上一圈,再带两根浸了狗血的木板回去,再门的一米高处订上,一定要做这两件事,只要大家都做了,就没什么事了。

  国良老汉刚刚说完,村会计就提着一桶血进来了,国良老汉开始把剧好的木板或者木棍一根根浸了血,挨个分发给大家,分完木板,又开始分糯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