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赶紧和严座汇报了轻狂,严座脸色一沉,把铁锹一丢,让大家不要那些工具了,然后带着大家朝洞口跑去。

  跑出洞后,我们又直接上了船,我在船上,依然能听到那牛叫似的咆哮,而洪水,也莫名的暴涨了起来,浪也越来越高。

  不过我们还是有惊无险的回到了我们村民暂时聚居的地方,一回到村子,村民们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着严座他们问题,后来,我才知道,刚刚一直跟着我们在一起的戴眼镜的那个人,原来是我们市里面的副市长。

  副市长拍着胸脯和村民们说了会给大家拨款补偿的后,村民们才很快散去了。

  村民们散去后,严座走到我身边,把我的衣服掀了起来,在我后背上面拍打了几下,又让我躺在地上,他又在我的脚板底拍打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跟着市长村长他们走了。

  他们走后,那个牛角似的咆哮还在持续,洪水也越涨越高,最后,几乎把村里一半的房子,都全部淹没了,连房顶都不剩。

  傍晚的时候,又下起了滂沱大雨,妈妈还是没醒过来,我和老舅婆一直守着妈妈,我看着妈妈越来越苍白的脸色,除了啜泣,不知所措,老舅婆一直和我说妈妈没事,很快就会醒。

  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了,村民们才开始涌动了起来,说吃饭了,我和年迈的老舅婆费劲力气,才抢到两碗稀饭,那个年代其实也没那么穷,不缺吃,只是这户人家和村长没有谈好洪水退后,村里给多少粮食给他,所以就只煮了几锅稀饭,让大家分。

  我因为太饿,一下子没控制住,一个人就喝了大半碗稀饭,最后老舅婆坚持只吃了几口稀饭,就把剩下的一碗稀饭全部喂给妈妈吃了,妈妈吃完后,先是手指动了动,然后喊了几声天藏,喊着喊着,就睁开了眼睛。

  妈妈醒过来后,老舅婆又去弄了点姜汤,给妈妈灌完后,妈妈好转了一些,摸了摸我的脸,问起她晕倒后的情况来。

  和妈妈说了一小会,我又感觉头晕,昏昏沉沉的,又在席子上裹着毯子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村里那个最彪悍的妇女国秀正在数落妈妈的不是,说妈妈是个骚货,专门勾引村里的男人,帮我家种地之类的事情,妈妈低着头,红着脸,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妈妈经常被那个悍妇欺压,我也和那个悍妇吵了几次,这次,我想和悍妇再吵一次,但是身体又和昨天一样,虚弱无力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悍妇在那里撒泼,很快,村里的其他几位悍妇也加入了谩骂的队伍,还是说我弄踏了土地庙,害村子被水淹没了。

  母亲终于按捺不住,和她们吵了起来,很快,吵架变成了撕扯,我想上去帮忙,却被一个悍妇撞倒,她的肥腿无情的踩在了我的脑袋上面,我就感觉嗡的一下,全世界一片黑暗,一片安静,我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了。

  在严座最后一个字说完后,我突然感觉浑身一凉,然后胃里一阵翻涌,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吐出来的,居然是黑红色的带着浓浓臭味的液体,那种液体像血又不像血,有点像猪血旺子,但是比那个颜色更深。

  我吐完后,顿时感觉浑身通畅许多,站在一边的平头小伙拍了拍我的背,说小孩,还是你有福气,碰到我们严座了,不然,你这关很难过去啊。

  我那时候还小,也没什么礼貌,虽然心里明白可能是严座救了我,但是连谢谢都不好意思说一个,反而有点害羞的赶紧下床走出房间去了。

  我冲出去后,妈妈和很多人正在大厅里面站着,妈妈看到我出来了,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赶紧低头擦了擦眼睛,朝我奔了过来。

  严座紧跟着出了房间,拉我走出屋外,让我再听听声音,我仔细一听,又听到了若有若无的那种牛叫,不过不是从传牛山传过来的,而是从村子下面一点电站的方向传过来的。

  我指着电站方向,和严座说那东西好像走了,现在在那边叫了。

  酷匠网=正,s版首\发&}

  严重赶紧对身边的平头小伙说走,叫他们准备一下,我们去看看。

  我们还是昨天去绝牛山那几个人,上了昨天的那条船。今天的水,比昨天还要大,不过还好,浪不是很高,而且有很多大树露出水面,我们的人一边努力划桨,一边攀着露出水面的大叔树枝前进,我和严座坐在船头,看着很多浮在水面上的猪啊,鸡鸭啊,狗啊,甚至还有牛的尸体,心里想着,要是能捞些起来,煮着吃了就好。

  严座似乎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从他包里拿出一包蛋糕给我吃,说实话,那真的是我第一次吃蛋糕,也许是我饿了,也许是那蛋糕太好吃,我几口就吃掉了,严座又让其他人把他们包里的蛋糕拿给我吃,我吃了三包后,虽然还想吃,但是没好意思吃了。

  船越来越靠近水电站了,本来水电站那里是一条江的,现在这条江变宽了很多倍,一片黄茫茫的水,还好,水电站的那个两层半的屋子,第三楼那半层还在,在船行走的过程中,我就隐约听到了一句类似牛的叫声,就是从水电站那块传过来的,我指着水电站那半层露在水面上的房子,和严座说声音在那里发出来的,严座便指挥着大家划桨朝水电站那里靠近。

  我们的船终于来到了水电站的房子,靠在露出水面的那半层楼那里,大家都爬到了那半层楼上面,焦急的等待了起来,我知道他们是在等着我通过声音辨别那类似牛的叫声的方位,也焦急的等待着那个声音再次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