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他带着几分警惕,又有些古怪,略有好奇问道:“什么生意?”

讲道理,要说平时,犬长老跟我们这些舵主的生意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我们俩在帮里虽是地位相等的人,但赚钱的方向却完全不同,能有什么生意可做?

该不会是这老家伙想要借着抓住我的把柄,威胁我狠狠地讹我一笔吧?以我对这老东西的了解,他绝对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啊!

“你先说,做不做,我再说。”犬长老抚摸着怀里狗子的脑袋,悠悠然的说着。

“你不说是什么生意,我怎么知道做不做?”我无语的说道。

“听不听由你,听了,就得付钱。”犬长老嘿嘿的笑:“但是你若选择不听的话,可别后悔。”

我心里暗骂这贪财的老神棍,行,反正他也没说多少钱,大不了如果他说的是个没什么营养的生意,就随便给他个几百块打发了就是了。

“你说吧。”

犬长老望着我咧开嘴笑了一下,仿佛吃定了我似的,然后缓缓地说:“有人开价,让我弄死你手下一个叫做……叫啥来着……哦,一个叫做甘龙的小子。”

我微微张大嘴巴,顿时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犬长老笑呵呵的抽着烟:“怎么样,我就知道这买卖你一定感兴趣吧?”

“是谁?”我皱着眉。

“蔣傲峰。”

犬长老轻飘飘的吐出了这个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知道是应该觉得应该还是觉得惊讶,蔣傲峰跟我过不去,我完全可以理解,就算收拾了他一次,但这家伙也没那么容易被打服,可是他为什么老盯着甘龙不放?

难道说……

我的脑海里蹦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除了他以外,谁还会这么执着的跟甘龙过不去?

我沉吟了一会,又用审视的眼光盯着犬长老,问道:“你说蔣傲峰给你钱,找你买凶杀人,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好像不符合道上的规矩吧,难道你想赚我们两头的钱?”

“废话,我犬某人贪财归贪财,向来是最讲道上规矩的。”犬长老大喇喇的说道:“那家伙出的价钱太少,才十万块,**,打发叫花子呢?我就没答应他。”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是这样,你来告诉我,好像也是不符合规矩的吧?

不过有一说一,十万块要买一条小弟的命,已经算不少了。犬长老冲我一伸手:“好了,给钱吧。”

我也不啰嗦,立马招手找来了季勇成,过了一会,我将一张存有三十万元的银行卡放到他的面前。犬长老笑呵呵的把卡收了,冲我拱了拱手:“谢了,辰舵主果然大方,下回有好生意我再找你。”只是过来通个风报个信就赚了三十万,这笔买卖犬长老赚到姥姥家去了,关键是这老东西谁也不会得罪,反正蔣傲峰也不会知道。

犬长老跟我告辞了以后,便抱着他的爱犬离开了酒吧。

陆尘这时正好走过来,看了眼抱着狗狗离开的犬长老,走过来问我:“辰阳,那人是谁啊?来酒吧喝酒,咋还抱着条狗?”

此刻我正坐在犬长老原来坐的位子上抽烟,一边抽烟一边想着一些事情。我看了陆尘一眼,道:

“犬长老。”

陆尘愣了一下:“犬长老??他是蝰蛇帮的长老?”

季勇成这时也走过来:“阳哥,刚才你咋还给他钱了呢?那个犬长老,他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啥?还给他钱了?”陆尘惊讶的道,随即严肃起一张脸来,竟用一副教育的口吻对我说道:“辰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还以为你是个有骨气不低头的汉子呢,怎么能为求安稳,向帮会里的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老家伙们低头送财呢?你现在是我们整个分舵的大哥,你要是怂了,他们会以为咱们整个分舵都是怂包。”

“哪跟哪儿啊……”我有些无语,轻轻抖了抖手里的烟灰,说道:“季勇成,先去把兄弟们都叫过来,我有事要说。”

“好。”季勇成转身去叫人了。

过了一会,鬼八爷、阿肯、南风、乐谱他们都聚了过来,坐在卡座周围围成一圈,凌梦莹因为太晚了已经先回家了。

然后我开始说了,先把前两天晚上我把蔣傲峰撞飞的事情跟大家简单说了一遍,众人听完后纷纷喜笑颜开,兴奋的跟什么似的:“阳哥,原来蔣傲峰的伤是你弄出来的啊?”“阳哥你真牛逼,一个人就把他们全干了!”接着我又把刚才犬长老跟我说的事情说了,众人又纷纷表露出十分气愤的模样:“这个蔣傲峰简直不知好歹,竟然还敢来惹咱们!”

鬼八爷挠了挠脑袋,道:“辰阳兄弟,就算这样,那犬长老就是给咱们报个信而已,你也不用给他三十万那么多吧?他这买卖也太无成本了。”

我笑了笑。

乐谱这时忽然说道:“我倒是觉得,阳哥这钱给的对。咱们分舵在帮内已经得罪太多人了,总得结交一些人的,出来混不就是靠着朋友吗?况且那个犬长老,以后如果可以,最好不要去惹他。”

“为什么?”陆尘不解的问:“难道那犬长老有很多厉害的手下?”

乐谱摇了摇头:“他一个手下也没有。”

这下连我都是一愣,我知道犬长老的厉害,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犬长老手下连一个“人”都没有。

乐谱说,犬长老在帮内才是真正的独行侠,在蝰蛇帮,长老和特使主要分别负责帮会的一些特殊任务和管理,手底下的小弟确实大不如六大舵主多,但每人肯定也会养至少十几号为自己做事的小弟,至少总不能每件事都自己亲力亲为吧?可是这犬长老却是一个特例,他是唯一一个手下连一个小弟都没有的长老。

“那他有什么好怕的?”陆尘奇怪的问道。

我抽着烟,这时悠悠的补了一句:“因为,虽然他没有小弟,但他却养了一群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