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面沉默,心中冷笑。

不懂事的小弟?

昨天那几个家伙的年纪,有的年纪甚至比我大了一轮!难道还要我这个小屁孩教他们做人不成?

至于伤和气……呵呵,从我看到他们对芷榆意图做那一幕开始,我就跟他们不可能有什么和气了。

当然,这话我不可能明着跟李仇说。最近李仇好像忙得很,他只是单纯不想在这个时候,看见我们这些舵主之间再闹出什么矛盾和事端而已。我只能顺由他说的,我都淡淡的“嗯、嗯、嗯”的糊弄过去。

李仇似乎也感觉出来我的敷衍,不过他也没有戳穿我。

我忽然想到,像李仇这么聪明的人,他怎么可能想不到我的心思?他对我说这些话,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至于我听或不听,他好像也无所谓。

像极了在银城高中的时候,那些在讲台上自顾自讲课、看着下面趴着一排睡觉的学生却当作没看见的老师的样子啊……

苦口婆心地对我唠叨了好一会,最后李仇说道:“这事我问过了,疤钉并不知情,纯粹是他手下那几个不懂事的小弟在外面自己接的活罢了。既然这样,那就是个误会,大家都是一个帮的兄弟,没有什么误会是不可化解的。回头我给你们组个局,你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犹豫了下来。

“怎么,人都被你杀了,你就算有气,也该消了吧?”李仇笑骂道:“可以了辰阳,没有必要伤了和气。你放心吧,没有人会把这当回事的,不过是死了两个不值钱的小弟而已,疤钉也只是觉得自己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就这么大白天被你闯进去杀了,面子上过不去而已。他好歹是你的前辈,有的时候让一步,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忘了上次我怎么对你说的了?”

我点点头,在我接电话前,叶子也同意这么提醒过我。李仇都这么说了,我不可能不给他面子,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大哥。”

“嗯,我知道你一点就通。”李仇淡淡的笑了笑,接着又好似不经意的问了句:“对了,潘晋波,他在你那里,对吧?”

“嗯,是……”这不算是什么秘密,我知道也瞒不住,当天晚上在枫林晚宾馆抓住潘晋波,有那么多舵里的兄弟都参与了,传到李仇的耳朵里太正常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我……”我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忽然发觉,李仇的这个电话,也许是为了这个事才打来的,我试探着问道:“大哥有什么指教吗?”

“我知道你和潘晋波有过不少恩怨。”李仇缓缓的说:“但是,我建议你,潘晋波不能动。”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李仇这个“不能动”,指的是哪种程度的“不能动”。是指因为他是公众人物知名导演,杀了会有麻烦所以不能杀了他,还是指连基本的教训都不可以?

“为什么?”我咬着牙,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出这个问题。

“潘晋波所在的潘家,和他的老婆蔡嘉妮所在的蔡家,都已经联系过我了,他们都向我求情。以及潘晋波的父亲,他是某个jun区的领导。”说到这,李仇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的心中顿时有些五味陈杂,*区领导,这几个字,无疑成为压在我头顶的大山,那是令我不得不屈服的大山:“那我?……”

“他父亲已经知道了你的事,不过你别担心,我已经想办法帮你暂时摆平了。”

“把潘晋波放了吧。”李仇缓缓的说:“他的身份特殊,他和我们这些生活在阴暗死角里的人不同,他拥有一定的知名度,拥有合法的财富和人脉,他是个公众人物。潘家的势力在八大家族中不算强的,但就因为他知名导演的身份,我们要动他,也得掂量掂量。”

话末,李仇深吸了口气,用很认真的语气道:“你应该能够理解,对吗?”

“我知道了。”我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心中却有些隐隐的不甘,好不容易才抓到了潘晋波,却只能这么放了,实在是令我有些不甘心。

李仇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甘,压低了声音,说道:“下次,如果你真那么想报复他的话,不要亲自动手,即使动手,也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并且要先把尾巴处理干净。这次,就当是积累经验吧。”

我能说什么,难道我还能拒绝吗?

“好了,你忙吧。饭局的事,我会再派人通知你的。”

“嗯,谢了大哥。”我指的是他帮我摆平潘晋波的事。

李仇笑了笑,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就当我啰嗦吧。”

“我知道,你跟那些条子走得很近,我也不反对,咱们走*道的,本来就要经常与条子打交道,跟他们把关系搞好,我们有很多事情都可以方便许多。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

“千万不要完全相信他们。”李仇非常郑重且严肃的说出了这句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一个人在厕所里抽了一会烟。其实我现在已经很少抽烟了,只是有的时候思考,会习惯性的点上一支。

香烟在我手中一点一点的燃烧殆尽,我却大部分时间都在望着厕所的地板发呆,等我想起来想要抽一口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只剩下烟蒂了,无奈苦笑,我只好又点了一支。

有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懒得思考,真希望有一个人能直接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到底该相信谁?

我忽然很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边连个能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陆尘打架还行,让他动脑子,比杀了他还痛苦;叶宇天不是这个圈子的人;叶子冰雪聪明,却是个女孩子,不适合跟她讲这些东西;乐谱的脑子够好使,也够聪明,看的格局也很全面,可惜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他;凌梦莹……唉,那丫头就不提了吧……

我点着自己的脑袋,很是头疼……我的身边,急缺军师类的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