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微微蹙眉,说:“就这样?太随便了吧,要不……”我看见她把目光投向了价格在一千元以上的红酒货架,以及一些镀金的手链专柜。

  我双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让她转过来正对看着我:“只要是你送的,他们都会喜欢,他们是长辈,而你只是个学生啊,暑期兼职打工的钱又没有多少,你要是送得比他们还贵重,那你觉得他们二老能好意思吗?”

  “说的也对。”叶子绕以为是的点点头道:“幸好你提醒我了。”

  拿了买好的礼物,让商场的导购小姐帮忙用礼品盒装好,我们提着礼品袋就准备离开商场,可是今天我们的运气似乎不太好,我在银华认识的人不少,除了同学之外还有数量不少的道上朋友,但是要在这样茫茫人海的城市大街上绝对是小概率事件,但是今天我们偏偏遇到了,还不止一个——月幽晓,还有跟她走在一起的我曾经在南圣高中见过一面的苏颜,据说是八大家族中苏家的人,两个大小美女走在一起就像一对亲姐妹花,在这样的商场绝对是大多数男性欣赏的焦点人物,看她俩的样子大包小包的应该是刚购物完,或者还在购物。

  我们在一个上下电梯的路口正好相遇了,四个人面对面的碰在一起,我们两方人都怔了一下。

  月幽晓瞥了眼我身边挽着我胳膊的叶子,以及我手里提着的一大堆东西,露出了一个颇带着些玩味的笑容来,说道:“这么巧啊,辰舵主,来陪女朋友买东西?”

  “嗯。”我淡淡的回应着。我们和月幽晓这个女孩的关系,一直都处于比较压线的状态,说是敌人吧,也算不上,毕竟她还曾经帮过我们,说是朋友吧,可她是五行会的分会长,而且她上次自己也说了,她跟我们不是朋友。

  以及八爷失踪的事,她也处于在我怀疑的范围内,所以我便表现得有些不冷不热的。

  苏颜眨了眨眼睛,看着我大声说道:“诶,我记得你,你是那个打败了甘龙的辰阳!”

  “呃……”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苏颜这小丫头看起来挺小,嗓门却不是一般的大,这一声起来感觉整个商场的人都朝我们看了过来,而且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所以显得我挺尴尬的。

  月幽晓瞪了她一眼,压着声音训斥道:“小颜,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在公共场合不要咋咋呼呼的,你好歹也是苏家的大小姐,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喔……”苏颜听后委屈的瘪起了嘴。

  “呵。”我对她们说:“我今天和我的女朋友还有点事,改天再聊了。”说完我带着叶子就要从旁边离开。

  月幽晓微微扬了嘴角,说:“没想到,传说中最有情有义的银高老大辰阳,也和那些人没什么分别,自己的兄弟生死不明,却还陪着女朋友在外面商场逛街购物,呵呵……”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猛地停下了脚步,冷冷地看着她:“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

  “少装,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八爷下落不明?”

  “原来和沙虎一起失踪的人是八爷啊。”月幽晓笑意更浓了:“我一开始可不知道是鬼八爷哦。”

  “……”没想到我这么轻易就掉进这丫头给我下的套里去了。

  叶子和苏颜都在一旁无辜的看着我俩,两个女孩的目光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月幽晓。

  “你早就知道是我做的?”我换了一个问题。

  “是,那倒是。这本来就是什么太难分析的问题嘛,谁让我偏偏知道叶宇天就住在那儿呢?金老大通知我沙虎被刺,又离奇失踪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月幽晓带着妩媚的笑意望着我:“我猜到沙虎会出车祸肯定不是平常的事故,不过原来我以为沙虎是被你们的人带走的呢,但后来,我这两天发现,你们分舵的人最近好像也在外面到处寻找着什么人,而且多数在滨江附近搜索,我就知道,你们负责去阻截沙虎的人也被弄丢了。”

  我皱起眉毛,盯着眼前这个女人。月幽晓说:“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不用担心,这事我可没跟金老大说过哦,当然……”她顿了顿,眯起眼睛继续说:“也没跟我父亲说过。”

  我心里“咯噔”的一下。

  “我知道凭你们蝰蛇帮的能力,你应该早就已经知道我父亲回来Z国的消息了吧?”月幽晓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样子,这个女人,实在令我摸不着头脑。

  “不用那么紧张,我会替你保密的。”

  月幽晓高跟鞋往前踏了一步,离我更近了,近到鼻息几乎能吐到我的脸上,同时伸出一根青葱细指,轻轻挑起我的下巴,这是一个非常轻佻的动作,望着我的眼神带着魅惑同时也带着挑衅:“所以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我冷眼与她对视。

  叶子皱紧了眉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实在忍不下去了,挡到我的面前,把我和月幽晓分隔开来:“喂,你……你不要太过份哦……”

  月幽晓一愣,大概是第一次有女孩子敢这么跟她说话。叶子似乎也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面对她表现得有些不太敢说话,毕竟叶子虽然在银高有小魔女之称,但月幽晓可是五行会的分会长,叶子只是一个从小与哥哥相依为命的孤儿,两人的社会地位有着天与地的差距,那股身份上的压力给人内心直接带来的自卑感是无法抵抗的。

  月幽晓饶有兴趣的望着她,忽然笑了,说:“放心,叶子妹妹,我不会对你的男人怎么样的。”接着她看了我一眼,退后了一步,又重新和苏颜挽起胳膊。

  我想不通这个月幽晓到底想干什么,但现在的情况,让我感觉就好像小时候作弊,被某个同学看见了,那个同学跟你算不上朋友也半带着私仇,虽然答应你会替你保密不告诉老师,但你心里总是还会有点焦虑不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