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福坤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滋的了这战魄。

  因为在听到夏福坤有意思要滋自己一下的时候,那战魄就直接老实巴交的出来了。

  现在对“滋”这个字眼,这战魄畏惧的要死。

  见到那自己守护着的东西,神秘妖兽忍不住喃喃开口:

  “很久以前,有一些神帝之境的强者想要抢夺这战魄,但是最后都没有能够通过这战魄的考验,没想到,我的干儿子,竟然如此了得,哈哈哈哈!”

  “大王牛皮!”

  “少大王牛皮!”

  周围的那些妖兽先是吼了一嗓子,后来,担心夏福坤听不懂兽语,又用人类的话翻译了一遍。

  夏福坤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对了,干儿子,你拿走了这第三域的圣地之心,这战神山,很快就要塌陷了,相信你已经察觉到了吧?”

  神秘妖兽像是想到了什么,着急的对着夏福坤开口说道。

  “呵呵,我没有察觉到。”

  夏福坤老实巴交的回应了一句,他觉得周遭没什么变化啊。这天,还是那么的蓝,这山,还是那么的青……

  “不,你察觉到了。”

  神秘妖兽给夏福坤使了个眼神。

  夏福坤翻了翻白眼,算了,这神秘妖兽怎么说怎么是吧。

  “你之前说的,能够带我离开这圣地,是真的还是假的?”

  搞定了战魄那边的事情,神秘妖兽对着夏福坤又问了一句。

  “自然是真的,干爹,我有一件神器,可以容纳天地万物,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将这里所有的妖兽都装进去,都不是问题。”

  “哦?”

  听到夏福坤的话,这神秘妖兽也是眼前一亮。要知道,这些神帝之境的妖兽,可全部都是它的食物啊!本来还在琢磨,是走之前把这些神帝之境的妖兽都给吞噬了呢,还是先留他们一条性命,结果现在夏福坤说这些妖兽全部都可以带走。

  那先前担心的那些,就全部不需要担心了啊!

  “好好好!干儿子,你快把我装起来,顺便把这些家伙也都装上,我们抓紧时间,离开这圣地。”

  夏福坤看了一眼这神秘妖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神秘妖兽,好像有点迫切的想要离开这圣地?他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但是他一时半会的也没有察觉出来。

  只能想着这神秘妖兽可能是想要早日见到吞天冥兽所以才会如此的把。

  想到自己把这神秘妖兽带走,日后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个保命的底牌。想到这里,夏福坤对着神秘妖兽道:

  “干爹,我可以把你们装起来,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个问题,就是您的名号是什么?你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回头要是外面的那些人问我,你干爹是谁,我都不知道怎么说。”

  “嗯,你说的有道理。”

  神秘妖兽点了点头。

  “我叫吞地。”

  夏福坤:“???”

  儿子叫吞天,老子叫吞地?

  看到夏福坤脸上出现的狐疑,那神秘妖兽,也就是吞地,尴尬的解释了一句:

  “是这样的……”

  “我的确是叫吞地,因为那会儿,我觉得这个名字还蛮霸气的,因为地面上的所有一切,我都可以吞噬。但是后来有了吞吞之后,我觉得,光是地面上的还不够。所以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吞天。刚好我们的血脉也是属于吞天一族。虽然其中带有一部分赤焰金猊兽的血脉,但是实际上,我们的档次,要比赤焰金猊兽高不知道多少。”

  夏福坤:“……”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对着吞地挤出一道笑容。

  “没事,干爹您高兴就好,您乐意叫什么就叫什么。”

  吞地点了点头。

  “那你快点给我装起来吧。”

  “好……”

  夏福坤笑了笑,把吞地以及一行神帝之境的妖兽全部装到了天地葫芦里面。旋即,目光打量了一眼这战神山。

  不知道为什么……

  在夏福坤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吸了口气。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大胆,但是尝试一下,总是没问题的吧?

  想到这里,夏福坤打了个响指……

  第三域……

  福临门天源地。

  这里,几乎聚集了所有的天神之境强者。

  而此刻,所有人都在紧张兮兮的看着那战神山与天源地之间的入口。

  在不久之前,那天道就狼狈的从那第三域的圣地之中跌落了出来。

  看着那身受重创的天道,大神宫的宫主云辽的脸色也显得很难看。

  他原本的设想不是这样的……

  他是想着,天道最后一个出来,手中握着战魄。那样的话,他们就已经算是将前十域的这些势力都踩在了脚底下了。然后,他再让天道把战魄交出来,这样子,就有点像是可怜福临门才交出来的战魄。

  但是没想到,福临门的人还没有全部出局,这天道,就率先出局了。而且在天道之前,他福临门的另外两个圣子,也已经被早早的淘汰了出来。

  本来还想询问一下那天道战神山里面到底什么情况,结果,那天道一出来就晕厥了过去。

  云辽脸色阴沉,本来想带着大神宫的人离去。结果那帮主爸爸直接封锁了空间。

  “不急,等我福临门的弟子都出来了再说。”

  听到帮主爸爸的话,云辽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也是这个时候。

  那墓碑和薛谦两人,也踉跄着从那战神山之中跌落了出来。

  这一刻,福临门那边也都震惊了。

  什么意思?

  所以说,这一次,所有人都被淘汰了么?

  “不……”

  “我福临门,还有一位弟子在那战神山之中……”

  青衣掌教脑海中,出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他也没想到,最后留在那战神山之中唯一的弟子,竟然会是夏福坤。

  夏福坤资质确实不俗,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仅仅是一个神王之境的家伙啊……

  不管是青衣掌教还是其他的那些天神之境强者,说实话,对一个神王之境的家伙,都不会抱以太大的信心。

  但没办法,夏福坤还在那战神山中,他们能做的,就只是等待。

  就这样,差不多又过去了半天左右的时间。

  距离战神山关闭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那夏福坤,在搞什么?”

  就连帮主爸爸,都是忍不住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也是在这个时候。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战神山……

  突然消失了……

  消失的那般的果断。

  就好像……

  从未出现过一般……

  整个天源地,一片寂静。

  到处都是静悄悄。

  没有人知道,那战神山,到底咋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