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云枫背靠着墙沿,淡然道:“生死不过一条命,阎王要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天。”

  “阎王是什么?”秦英兰好奇道。

  狄云枫道:“我们老家那边的神话故事里的人物,是掌管人生死的人物,闻说他手头有一本册子名叫‘生死簿’人们生辰与死期都在这册簿子上记载着,死后的人就会在册子上除名。”

  “世上还有人能左右他人的生死?!”秦英兰为止震惊道。

  狄云枫浅声一笑:“我都说了那是神话里的人物,不过这世上很多人都想成为神话里的人物,从而主宰别人的生死,于是他们开始修仙,修武,修妖,修鬼……”说到这儿,他又瞧着秦英兰道:“当然,对于你来说,修行是为了报仇。”

  酷匠u{网正版}+首发/0

  秦英兰回首时眼中已闪烁着敬畏的光芒,她瞧着狄云枫,欲言又止,欲言又止。

  狄云枫则又道:“当然光让自己变强还远远不够,你还得学会利用慧眼看世界,学会拿捏自身的情感,磨练明辨是非的能力,锻炼生存下去意志,”他边说着边往塔下走去,待走至梯口却又补充道:“我说得这一席话不过是我老家那边儿的生存经验,若不受用,一笑了之便是。”

  秦英兰若觉得此话是耳旁风也不会愣得出神,她赶忙追上狄云枫,征求道:“狄云枫,如果你有时间,能带我去你老家那边看一看吗?”

  狄云枫顿下脚步,忽而一种难以理解的情愫涌入脑海中:为何自己费尽心思来到真武国,而真武国度的人却向往凡间的生活?仅仅是因为兴趣么?

  他点了点头,承诺道:“好,有空就带你去看一看所谓的正道沧桑。”

  “嘻嘻……”秦英兰咧嘴一笑,小嘴弯成了月牙。她从高冷转变至柔情,再到此时露出童真。

  一个女人若不喜欢你她总会很高冷,而当她开始喜欢你之时则会为你变得柔情似水,当她完完全全爱上你之时,她便会像个小女孩子一般在你肩膀上哭泣,在你怀中撒娇。

  有的男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让女人转变这三种态度,可狄云枫却只用了两日,他若是个风流的男人,应当会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

  午时三刻,是阳气最浓郁之时,若要进村去此时最佳,狄云枫将背上的蝴蝶刀该改作手持,与秦英兰一同站在村口前,正当他们欲进村之时,一声“且慢”喊住了他们的步子。

  张雄手持一柄大关刀从后头赶来:“我也随你们一起去!”

  秦英兰瞧了一眼狄云枫,狄云枫点了点头:“张首领肯来自然最好,出发吧。”

  狄云枫在前头引路,秦英兰在左,张雄在右,三人以三角阵型向前推进,行路半个时辰后并未发现一丝动静。

  张雄这时却纳闷道:“狄少侠,你先前可曾到过南阳村来?若不然你怎会对南阳村的各村道,邑店这般熟悉?”

  狄云枫挑了挑眉收回神识,整座南阳村尽在其掌握中,还怕迷路不成?神识中村里幸存者有三十七人,奇怪的是却并非发现海兽的踪迹,难不成这些海兽都有隐匿生机的法子?亦或者说它们本就是死物?

  秦英兰也质问道:“狄云枫,你究竟会不会带路?走了半天连丝妖气也未闻见。”

  这声问候恰好解了狄云枫的难言之隐,他故作无奈,叹道:“进屋搜寻太危险,在街上瞎转便显得漫无目的,我也没办法,谁叫此地步步惊心?”说着,他又将看向张雄,深意问道:“按理说南阳村的路该张首领来引,可张首领至进村开始便一言不发,仍由在下带路瞎转,是有何目的呢?”

  张雄皱眉,言语隐隐含怒:“什么叫做‘有何目的’!你们要察我便亲自陪你们来察!难不成还认为我张雄会坑害你们么?!”

  狄云枫则冷声道:“我们不仅要来察,还要来捕捉瘟疫之源!张首领可还愿意陪?”

  “你们疯了!”张雄呵斥道!

  狄云枫冷哼道:“我们若不疯,这瘟疫就无法休止,张首领若不愿分享情报那我也不强求,不逼你,”说完,他就要拉着秦英兰离去,但张雄却又唤一声:“且慢!”并闪身将二位拦下,他咬着牙拱手赔礼道:“我本以为二位执意探察村子是为了完成任务好回去交差,却没想到二位竟有如此大义,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对不住!”

  “张首领言重了,”秦英兰赶忙将张雄扶起,又叹道:“可四周的情况张首领也瞧见,瘟疫横生,百姓流离失所,不仅仅是南阳村,甚至整个北滩都已沦陷为死地,若是在由瘟疫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张雄深吸一口气,望着日渐西斜的太阳,缓缓道:“每当夜幕降临,明月当空之时,那些海兽便会出来搜捕幸存的村民,越往南走,海兽的数量便会越多,等阶也会越来越高……”

  “南方?”狄云枫顺势一望,夕阳之下正有一处八层高的楼阁矗立于村子中央,它与灯塔比肩傲视着整片北滩。近日正值八月中秋前后,月亮又大又圆,月之精华必然浓郁至极,海兽通灵性,一定会站在距离月亮最近的地方吸收日月精气……

  “狄云枫,听张首领说怪物只有明月当空时才会尽数出动,可黑夜容易混淆视听,对我们的行动也有一定限制,你怎么看?”秦英兰一言一行无不对狄云枫产生依赖。

  “怎么?秦女侠怕了?”狄云枫眯了眯眼睛道。

  秦英兰挺起那对比馒头大不了多少的胸脯,自豪道:“你可把我乐到了,本女侠怎么怕这些龌蹉的东西?”

  “那便留下,静静等待入夜升明月。”狄云枫说着,他瞥了一眼身旁犹豫不觉得张雄,轻声道:“张首领,不强求。”

  张雄却羞愧道:“狄少侠,秦女侠,并非我张雄贪生怕死,只是钟楼里还有一帮兄弟,我——”狄云枫还未等他说完,便轻吐“责任”二字将其打断,不错,每个人的责任不同,若凭道义强行相谋一路,绝非明智之举。

  张雄拱手作揖,道一句“二位保重”便提刀追逐夕阳离去。

  涨潮了,起风了,天就要黑了。

  狄云枫又散开神识,这一次除感知活人外,一些从黑暗中复苏的东西也渐渐出现在视线之中,且那些东西正在不断地朝着村中央的八角高楼聚拢而去。

  “狄云枫,你是不是能看见什么?”秦英兰用手在狄云枫眼前晃了几下道。

  狄云枫则抬起手,遥指村中八角楼,只道:“你看。”

  八角楼下众妖夜行,夕阳的余晖每收一点儿,它们便踩着夜的影子往楼上攀爬一些……

  秦英兰已惊得合不拢嘴,赶忙扯着狄云枫去追寻夕阳的脚步,并焦急:“光我看有什么用,夕阳的余晖就快要消失了,你怎么看?你怎么应对?”

  “光明已到了它退却的时候,夜至,我们跑不掉的。”狄云枫反将秦英兰拽住,一记清空跃至屋顶,匍匐隐匿下并嘘声道:“小心,它们要出来了。”

  秦英兰赶忙捂住自己的嘴,眼睛睁得齐大!

  黑暗带走最后一丝余晖,明月上星空,圆如银盘亮如火,日落之精华,月升之精气,浩瀚星河之魄力,三者同天而盛,怎不叫妖陶醉?

  “沙沙沙……”一头头半人高的海兽从各大屋舍中钻出,身上湿漉漉,身体臭烘烘,霎时间一股子鱼腥味儿熏得人直顾作呕。

  狄云枫捏着自己的鼻子,这股味道他再熟悉不过,尤其是在四脚蛇所居的地下溶洞内,闻上一丝儿气息胃里便翻江倒海般难受。

  “你怎么了?”秦英兰细声问道。

  “我闻不惯这味道。”狄云枫憋得心头慌慌,但这时一个小香囊塞到他鼻息前,此香绝然,天下第一无二,并不是那种浓郁的香,是清新的,是独特的,能迫使鼻子也挑剔的!

  秦英兰扬起下巴,柔唇似抹了油膏,亮过三分月色,她轻声道:“女儿家的香囊可从不外借的,等这罡腥味儿过去后就得还给我。”

  狄云枫下一刻便将香囊塞回秦英兰手里,并简单明了道:“收好,行动了,抓单!”

  海兽从四面八方朝着八角楼爬去,狄云枫看准一只落单,从腰间取下一柄飞刀,运足力道脱手而出!刀很快便将那落单的海兽钉死在地上,狄云枫又等到其余海兽走远才随秦英兰翻下屋檐去。

  不走近瞧还无法发现,这海兽竟生了一张人的面孔!眼睛鼻子嘴巴……人脸上的五官它尽有!狄云枫紧着眉头,一种不祥萦绕心头,秦英兰却忽然惊呼道:“狄云枫你快瞧,它的眼睛竟在晃动!”

  海兽的眼睛只有两颗血淋淋眼球,与其说它在晃动,不如说它正在打量着狄云枫与秦英兰,可飞刀的的确确已将它钉死在地上……“叽叽叽!”海兽竟张嘴发出三生厉笑,瞬时让人汗毛竖起,随后其光滑的肉体不断膨胀,一道道乌黑色污水从其表皮溢出,恶臭滔天!

  “快散开,它要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