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小烧包痛苦的表情,我也是有点心疼,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可能是像我这农村出来的孩子心都善,见不得别人这样,尤其是女孩子,可是又转念一想,这个小烧包平时把我欺负的老惨了,我是敢怒不敢言,而且她还有个哥哥给她撑腰,不行,这次就抓住她这个把柄,好好的跟她说说以后不要欺负我,我要谈条件!想到这,我竟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估摸着她是听见我在笑,又把我头往底下按了一截,好嘛!直接就给我头按俩馒头上了,因为当时天热穿的衣服也少,再加上她穿的是那种背心式的内衣,隐隐约约我还感觉她胸上有什么东西在蹭我鼻子,我就想着可能是馒头上的花生米,这对当时年少无知的我来说,就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

  李颖一手把我头按在她胸口上,另一只手攒着钱但还是不忘捂着肚子,我就小声问她你到底怎么了,她没说话,只是从嘴里发出小声的呻吟声,看来给这小烧包疼得不轻!这个时候我就预见了事态的严重性,赶忙把我快要窒息的脸从他胸口上挣脱开,抬头看了看她,见她脸上的表情都挤在了一起,闭着眼睛,崩着嘴,我又想不厚道的笑了,这小烧包痛苦的表情跟个猴子一样,不过还别说,是个猴也是个漂亮的母猴。

  我从她那只捂着肚子的手把钱掏了过来,就问她是不是要卫生巾来着,她点了点头,我也没继续再问她到底卫生巾是个什么物件,也把刚才要和她谈条件的事儿忘了一干二净,想想还是救人要紧,就抓着跑出了教室,临出教室的时候二彬给我叫住问我干嘛去,我就说去撒尿,他非跟我一块去,我就让他滚,撒个尿还得拉帮结派的,跟个娘们儿似的。话没说完我就从他眼巴钱消失了。

  因为当时是午休来着,学校规定午休的时候是不能在校园里来回胡乱窜的,我下了教学楼就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后面的教师办公楼,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学校超市。进了超市老板就问我怎么过来的,因为这老板在学校也是老师,但不是领导,我也就没多怕他,就说是走过来的,他也没说啥让我自己看着拿东西。我站那就傻眼了,因为我还不知道这卫生巾到底是啥,还能治肚子疼。

  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出个一二三,老板就说你站那干啥,买什么自己去拿不就行了。我就灵机一动,转过身就对老板说:给我来包卫生巾,老板看了看我,问我要那玩意儿干啥,我就说用呗,这时候我分明看见老板脸上那似笑非笑蛋疼菊紧的表情,我表示不解。他就指了一下最里面那块区域,让我自己去拿,我到了跟前才明白眼前这花花绿绿包装的玩意儿就是卫生巾,我就又纳了闷了,这东西怎么治肚子疼,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吃的物件,而且我发现这种东西还有很多型号,她也没告诉我她要那种,我就看了看手里的五块钱,挑了一包价钱一样的付了钱揣兜里就跑了,临走那商店老板对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给我笑的浑身不自在。

  进班的时候离午休结束还有一段时间,我把那玩意儿交到李颖手里的时候,她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立马来了精神,不过那表情还是相当的狰狞,她起身就要拉我,我问她干嘛去,我刚上来还没歇会儿,她就小声对我说陪她去个厕所,我一听就不乐意,难不成刚才对二彬说的话你听着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去个厕所也要拉个人,况且你肚子疼刚才去厕所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干嘛还要我下去跑这一趟,她看我不想去就又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我去找我哥。我一听这就怂了,无奈只能跟在她后面,边走边想这小烧包太可恶了,我给她办事她却回过头想要咬我,女人心,海底针。

  在厕所门口等了老半天,她才从里面出来,出来就对我说让我办个事都办不好,东西给她买错了,说完就扔给我一个东西,我抓过来一看是我刚才给她买的那包卫生巾,已经拆开了,里面是一小包一小包的,我就问她你肚子疼用这玩意干什么,她就说是用来吸血的,我一听老吓人了就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她骂我一句傻逼捡起来装进口袋里走了,我在后面跟着的时候问她为啥说给她买错了,她就摆了摆手,说给她买小了,下次买大点。我寻思这小烧包还想有下次,就撇了撇嘴没理她,可她说那玩意儿是吸血的,还给她买小了就让我陷入了深深的谜团,卫生巾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我们俩的关系也没有因此而改变,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欺负我,让我做她跟班,我宿舍的那帮伙计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二彬说要去找她理论,小鸟说要教她做人,我都给他俩这念头打压下去了,说人家又没打你又没骂你的,犯不着和她一般见识,他俩就说我怂包,我也是无奈的笑笑,原因只有我自己清楚。

  有天晚自习放学的时候她把我叫住,说找我有点事,我就一摊手,说吧买啥,她皱了皱眉头说:我哥要见你!我一听就愣在了那里。

  U~最u新…章m节v上$酷$I匠、o网9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少侠张说:

没有一点头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