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有多糟糕,给我透个底吧。”司空尘坐在庭院的最北处,众人的最中央,老龟在他的对面,其余人在两边依次排开。

  司空尘的声音中夹带着疲惫,他靠在椅背上双眼合拢,双手放在大腿上合握,大拇指一下一下的敲着。

  “中州出问题的大多都在这儿了,”老龟还是老样子,双手收进了袖子,像是在躲避刺骨的寒风,“西海的人在月仙那儿,至于东原的人,”老龟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花老,花老会意抬头看向大门“小黑,进来吧。”咻的一声,一个身穿紧身衣带着兜帽的蒙面男子出现在了大门边,他的身上没有一片防具,只是右手裹着一层绷带,绷带上还有道纹。

  “到我这来。”司空尘看着小黑歪了歪头,尤其注意到了他的右手,小黑擦过老龟的椅子,大步流星的走到司空尘面前,并单膝跪地,司空尘握着小黑的右膀臂抬起来,从上往下顺着看到了手,一边打量一边皱起了眉头。

  对此花老也是倍感麻烦的皱起了眉头,开口向师傅解释,“这是在寻东原的师兄弟们是被人伤到的,东原的师兄弟们在那一天后回各自的势力交代完事后出发的路上被针对了,我们当时在忙着接应中州的人,没能顾上,事后我用了很多灵药治小黑的伤,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是神族的功法,你解不出来不怪你。”司空尘放开了手重新坐直身子,小黑默默地站起来退到椅子后面,司空尘面带疑色的再次看向花老“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将人留在凤族?”

  花老张了张嘴吐不出话,想来是有些事不好说,只能往老龟那儿看了好几眼盼着他救场。

  “问过了,”老龟的声音沉稳而又雄厚,只是稍显冷漠,在寒风的刺骨下显得庭院更冷清了,“没用。”

  “马德,是凤无双那丫头不让吧。槽!”司空尘怒上眉梢,咬牙切齿的,好似要活剥了那凤无双,不过也难怪,毕竟自己的徒弟惨烈成这样,换谁都忍不了。

  “说是疲于应付佛门,无凰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老龟闭眼养神不慌不忙,看着毫不在意,其实心里也早是燥怒不已,他这话一出,对面的司空尘差点就跳起来开口破骂了,不过好在还是按捺住了手脚,一条膀臂就着扶手摩挲着额头,“她凤族几乎等于三分之一的兽族,我就不信她连几个人都接不过去!马德,槽……”对于这种情况,疯狂揉脑门的司空尘只能表示头疼脑胀。

  稍过了一会儿,司空尘像是想起了什么,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虽然他是闭着眼睛偏过头去的,但众人还是突然的有种心微微凉的感觉。

  “死灵和长生,是不是也出了什么事。”

  此话一出,所有人心脏都猛的一个骤停,一个个挑眉吸气,有些脸皮薄的默不作声的装作要咳嗽或是头发痒等等伸手遮住了脸,生怕被师父看出破绽来。

  于是,还是得老龟来解释。

  酷匠gH网E首◇发0x●

  “死灵他在最后一刻冲进了纪元逆流再没回头,他让我和你说,他会在纪元的尽头等你,长生的话,”话说到这,师兄弟们动作越发不自然,老龟把脖子往衣领里缩了缩,努力避免让自己不与师父对视,身体也稍微蜷了起来,这是他心虚时的下意识动作,换作以往司空尘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此时的他越来越烦躁,也就没能细细注意,“他随着死灵一起冲了进去,生死不知……”

  “那就还有活着的可能。”对于司空尘来说,这勉强算是一个好消息,他再次精疲力竭的抬起头来无力的躺在椅子上,在众徒弟的眼中,这一刻的师父,仿佛老了许多,“神族看来是怎么都避不开了。”司空尘把手搭在了脸上用以避开寒风,“轮回和长生都出了事,没了续命的可能,三界地下埋着的老不死都会爬出来为自己后辈护道搏天命。”司空尘的声音又变得无比沙哑,昨晚一宿没睡让他困得不行。“到时候,百帝临世,天下大乱。谁家孩子比较优秀的,说说吧,别不好意思。”

  司空尘的潜台词很明白,他们这些老人不仅年龄超标,潜力见底,而且大多重伤,已经不堪重用了,他需要培养下一代来掌控三界。说实话,被师父嫌没用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几十个人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讨论,几分钟下来没个结果,主要原因是,他们现在遇上了一个尴尬的情况。

  司空尘的徒弟里,大多是近百万年才收的徒弟,女的也就那么几个,一个凤族女帝,一个“西海女神”,一个永不会有真爱的妖狐,在这种等于没有妹子可撩的情况下,再加上半数尘子是散修,其余自家有势力的,既然能够接触到司空尘这种等级,那就绝对不是什么暴发户一类的仙门,所以司空尘的徒弟里,有四分之三是单身狗。。。

  余下的四分之一,又因为结婚过晚,自己的实力过于强大,导致生育率受到了影响,之前又出了逆天这桩子事,更是把生育率降到了冰点,有孩子的,也就那么几个了。

  大家都想把自己人推荐给师父,毕竟能得到师父全力培养,而且眼下天命之子空缺,师父是绝对会去争一争天命,一个天命仙帝的出世就象征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只是碍于脸面,如果不是自己亲生的,徒弟们也不好意思推出来。

  大家互相你来我往谦让的好不热闹,坐在中间的司空尘躺那儿等着等着,头就一歪一歪的开始打瞌睡。

  花老离司空尘比较近,思维比较活络的他注意到了师父昏昏欲睡的模样,知道再讨论下去师父非打出酣来不可,“咳咳!”花老故作大声的咳嗽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顺便叫醒师父“张城的儿子张少天不错,二十岁就登顶王侯出门闯荡,如今拉着一帮少年天骄在整个中州宣扬大道理,是个搞大事的孩子。”

  “没有其他人选推荐了吗”司空尘勉强坐起来哈切连天,“没了。”

  “那就定他了!”老龟一句话压下了争论,司空尘也果断的拍板决定,众人也不敢反驳。

  接下来的时间,司空尘和徒弟们又相继决定了几件事,综合起来是以下几点:

  1、所有人将手下的暗势力交由小黑的黑龙门统一驱使

  2、关于如何处理地下界的问题,最终还是决定交由司空尘亲自寻找合适人选忽悠过去。

  3、如何全力支持张少天,各方面围堵张少天的敌人。

  4、如何安置部分徒弟家的那些埋着的的人。

  5、关于是否该寻找漂亮女徒弟的事(划掉)

  “那个,那小子人呢?”司空尘左右找昨天那个呆头少年的身影,“喂!小子你人在哪儿啊?到我这来!”

  躲在房间里的周星辰瑟瑟发抖,外面坐的清一色的巅峰王侯,还有个大叔看不清实力,要不是他见识广,早吓得瘫在地上了,“啊?啊我我……我在这儿,我这就出来。”周星辰拍拍衣服整理整理领子偷偷摸摸的开门探了出来,

  “门关上。”

  “啊?哦哦哦”跑到半路的周星辰被老龟这么轻飘飘的一喊又赶紧回头带上了门,然后跑司空尘那儿站着,但离司空尘起码有八米远。

  “靠近点。”

  “哦哦哦”周星辰赶紧靠过去,不过离得越近,他手脚就越不自在,等到他和小黑一起站在司空尘后面时,他腿几乎抖得跟筛子似得。

  “叫什么?”

  “周……周星辰。”

  “周泰山是你谁”

  “是……是我太爷爷。”

  周星辰说话结结巴巴的还带了点颤音,在众人看来又老实又好玩。

  “师父,这是小师弟吗?”

  “对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们最小的师弟啦!来,向你的师兄们介绍一下自己。”

  “我……我……”出于自己又多了个师弟,所有人都好奇的盯着周星辰看,就连老龟都微微抬起眼皮看着他,周星辰不过是无意中扫过了老龟一眼,就被他吓得心口一颤,就跟看到了老祖宗一样,他咽了口唾沫错了措辞,至于为什么成了他们师弟,他已经紧张的忘掉了“我……我叫周星辰,是……是星辰龟一族的少……少族长,今年五千岁,到这里是想找到传说中的玄……玄武,谢谢!”说完,周星辰就来了个弯腰九十度大鞠躬。

  “好!”“啪啪啪……”下面的人立即叫好并热烈鼓掌,看他的眼神带着善意。

  此时,周星辰内心:看来,我表现不错

  徒弟们的内心:卧槽,师父666啊,连星辰龟一族的少族长都能忽悠来,就是有点傻乎乎的。

  “你们交流交流,多照顾照顾你们的小师弟,老龟,陪我去收拾行李”司空尘走回了主屋,老龟也跟了过去,而徒弟们则热情的围着周星辰各种好奇问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