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酷):匠网正‘{版¤首发0'

  回到逼单房,整个人已经累的不行,白天被打了几下,疼得睡不着觉,也跟他们一样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的闷哼~

  被吊着的俊杰哼的声音比我们几个更加痛苦。地上很冰你也只能躺下,躺下要好过点。

  睡到半夜的时候,可能小弟起来上厕所,顺便进来查看,问我有没有赌博的亲戚朋友,叫我介绍过来,如果叫过来了就把我放了。我表面上答应好,其实我内心知道不可能有这样好的事情,老子才不上你鬼当。

  第二天,天刚刚亮,全部人被小弟叫出去锻炼身体,刀疤依然还是在院子空地练武术。

  “昨天晚上你们也吃了饭了,早上就应该要消化消化,跟昨天说的一样,你们几个跟他打。”

  说完,刀疤又叫小弟下注买输赢。

  六个人打我一个,我一赔二,他们六人一赔一。

  解开我们几个的脚镣手铐之后,手脚轻松舒服了很多,很想立刻拔腿就跑,但是mian甸兵拿着枪,也下了注买他们六个人赢,(两个mian甸兵一人下了五十,平时他们一个月军响也就两百块).然后拿着AK对准我们几个。

  刀疤一声令下,六个人立刻朝我扑过来,我脑子里想只要把他们几个放倒在地上就可以了,哪知道啊强第一个冲到我面前直接给了我脑袋来了一拳,还好力量不大,只有一点痛,本能反应我也朝啊强的头打了一拳,把他打在地上起不来,我不想用全力打啊强的,完全是自然的身体反应。

  他们几个看到啊强被我打倒在地,立刻停住了脚步。一个不敢上来。

  刀疤大喝一声,“卧槽~你们不跟他打的话,来跟我打。”

  没得选择,不跟我打就要跟刀疤打。

  林仔还一边啊~啊啊~的握紧拳头冲过来,看着他那瘦成皮包骨的身体,我不忍心下狠手,直接把他绊倒,没想到他还挺有演戏天赋,倒地之后在地上装的很痛的样子。

  趁我对付林仔的空隙,四川老张从旁边突然抱住我,动弹不得,力量很大。因为他刚进来,签单的就我和他有点力气。

  我被抱住了一时挣不开,俊杰和老王小彬他们三个人,上来就一阵拳头乱打在我身上。虽然他们力量都不是很大,但我还是感觉到疼,用力抬腿往四川老张的脚狠狠的踩了一下,老张忍着脚痛依然不松手,我只好再次又跺了老张一脚,然后用力一挣,解开了老张对我的束缚。然后一个个放倒。我知道轻重,有些地方我是假打的(拍戏手法,看起来真,实际很假。)

  一场如同畜生的狗血斗殴结束了,以一胜六。(一来我学过散打两年,身体素质比他们要好,他们都饿得没有力气,所以才有机会赢的,如果说、他们都在正常状态,又是同时进攻的话,我是不可能赢的。)

  刀疤哈哈大笑,手上拿着钱走到我面前,“可以啊!老板,没想到你也会点拳脚啊!来来来,我要跟你练练。”

  我正要推脱说我不敢和他打,突然感觉到屁股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直接扑到在地。

  往后一看,mian甸兵嘴上唧哩哇啦的,拿着枪又在我大腿上砸了一下。立刻感觉到大腿好像被打断了。抱着大腿不停地在地上打滚叫痛~。

  mian甸兵还要打我,被刀疤拉住了,刀疤给了他们一人一只烟,才把mian甸兵拉在一边。因为如果把我打死的话,他们拿不到钱。打我的原因是我害他们输了十天的工资……

  刀疤不准他们过来扶我起来,我是被小弟拿着棍子,像赶牲口一样的自己爬进去的。

  我一直担心我的腿被mian兵打断了,因为我脑子里无时无刻一直想逃跑,如果我走不了路,我百分百死在这里,好在到了中午渐渐好了很多,要是我体格在瘦点,这两下肯定会打断我的骨头。看了下,只是屁股和大腿肿的很厉害,可以看到自身被打的地方全是瘀青,我只能不断的自己用手揉,希望淤血快点散去。不然会坏死的。

  我骗刀疤说我大腿可能断了,这样说的目的是在向他示弱,叫他拿点药给我,刀疤说有钱就有药。

  下午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兄弟和母亲,夸大其词的说我的腿被他们打断了。叫他赶紧打钱来救我,还给我兄弟看了我受伤地方的图片,母亲在电话里哭的很伤心,十分着急,赶紧叫我兄弟打了五千过来。然而钱打过来了,刀疤也没有拿药给我。

  其他人正在打电话,小弟跑过来通知刀疤,“疤哥,老王欠的钱已经全部结清了。老板叫你放人。”

  老王一听,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跳往刀疤面前。

  “疤哥,快放了我吧!”

  ”看到没有?给了钱我们就放人,想跟老王一样回家的,赶紧叫家里人打钱过来。”

  说完,刀疤叫小弟开锁放了老王,把老王的衣服还给他穿上。穿上衣服之后,看起来老王就是个正常人了。

  刀疤还故意叫我们几个出去给老王送行,目的就是给我们心里上的折磨,羡慕老王可以回家!

  走之前刀疤还调侃道:“王老板,欢迎下次再来光顾啊!”

  老王嘴上答应说还会来的,他怕刀疤不放他走,我想他不会来了,就算还不起欠债他也宁愿坐牢,也不会再来mian甸签单了。

  看着老王走了,此时此刻心里悲喜交加,喜的是只要家里打钱我就可以和老王一样,平单回家。悲的是我家里可能一时拿不出来,拖得时间长只会被折磨的很惨,而且他们还收利息生活费,老王本来签单八万,被看单的强行收了三万,也就相当于他只签单五万。而老王家里十天内差不多打了11万过来平单。在这样快速致富的诱惑下,这些杂碎又怎么在乎你是不是人,他们眼里只有钱,为了钱他们完全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直到你家里打钱来赎人为止,他们怎么又会管你的死活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