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剑算是彻底划开了我和陈可然的界限,如果她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恨我入骨。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杀母之仇亦是如此,我有想过这件事会被陈可然发现,但没想到她发现的如此之快。因为就在此时,地下室入口钻进来了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可然,她一脸着急的朝着这边跑来,一进密室,就看到我手执黄鸣剑站在她母亲的尸体边。

  那一瞬间陈可然的世界观崩塌了,她捂着嘴愣在了原地,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很想出声,可喉咙就像卡住了一样,发不出半点声音。

  原本打算离开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过了十来秒的时间,陈可然终于出声了,她哭着趴陈母身上去,眼泪止都止不住。

  说实话这一幕我不想看到,也不想让其发生,但我必须做选择。

  陈可然哭了一会儿,脸上蹭了不少鲜血,看着蛮让人心疼的。她扭头看向我,缓缓起身说道:“张易风,你杀了我母亲?”

  “嗯”我点了点头。

  “你真下得去手啊,你变了,你真的变了,她是我妈,你就真下得去手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根本连杀人都不敢想,可是,可是现在……张易风,我恨你。”陈可然指着我咬牙切齿道。

  “我替刘成报了仇,所以,你们两清了,以后别再去伤害他以及他的家人。”我很无奈的说出了这话。

  “那我呢?他的仇报了,我的仇呢?”陈可然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死死的盯着我。

  “呛”我将黄鸣剑丢过去,淡然道:“动手吧,我欠你的,还给你。”

  “好一句还给我……”陈可然凄惨的笑了笑,捡起黄鸣剑将剑尖指向我:“我爱你,以前爱,现在也爱,可现在恨比爱多,张易风,你为什么非得逼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不想离开我母亲而已我有什么错?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就像一个恶魔,你杀人都不眨眼的,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还不是你们逼的”听她诉说着这些话,我心里生出一股怒火:“你以为我愿意杀人吗,你以为我想跟你作对吗?如果我们只是个普通人的话,现在已经大学了,可能大学以后我们就会结婚,然后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可是这些都不现实。我快被你们逼疯了,我眼睁睁看着我妈离开,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就我不知道,包括我妈都知道可是她从头到尾没打算告诉我。好啊,我还一直傻乎乎的想着学道,学有所成之后接她回家,可现在对我来说还接个屁啊,她在冥教过的这么好,恐怕早就不想回去了吧?还有你们,明知道刘成是我兄弟,是我死党是我铁哥们儿,还那么对他,还让我失去他,为什么你们要把我逼上这条路?为什么你告诉我啊?”

  陈可然流着泪没有说话,我接着说道:“说不出来了吧?好了,你动手吧,我张易风绝对不还手,今天就没打算活着离开这里。”

  “张易风……”陈可然冷漠的看着我。

  “张易风??哈哈哈,张易风已经死了,你选的嘛”

  “闭嘴”陈可然怒吼一声,一剑划了过来,黄鸣剑划过我胸膛,在胸口留下一道口子,不是很深,但鲜血很快就将衣服染红了。

  奇怪的是那一刻我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感,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滴答,滴答”密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很静很静,静到能清晰的听见鲜血滴落在地的声音。

  陈可然怔怔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任由鲜血滴落。

  片刻后,一股浓烟流进密室,似乎外边着火了一般。

  站在烟雾之中,陈可然突然问道:“你恨我么?”

  “恨过”

  “那你爱过我吗?说实话,哪怕一点点。”

  “爱过,第一眼看到你时,是喜欢。后来你牵我手时,喜欢变成了爱!”

  “拿着你的黄鸣剑,滚出我的世界吧”她把黄鸣剑丢到我面前,然后走到陈母身边,抱着陈母的尸体往外走去,边走边说:“记住你胸口的那道伤疤,我留的,或许之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两清了,下次见面,我就把那道伤疤劈开,让你尝尝心痛是什么感觉。”

  她的身影消失在通道之中后,我默默的捡起黄鸣剑,捂着胸口朝着出口走去。

  看_正版GQ章节r$上‘:酷M匠yC网0~e

  另一头,广场上

  广场上躺着一群人,全是夏晓莜打趴下的,包括朱东也受伤了,但夏晓莜也没好到哪儿去,她眼睛的颜色在逐渐变淡,尸气也若隐若现。她看向后山竹林,皱着眉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走到竹林边的时候,煞魂钉彻底将她压制住了,眼睛的颜色由红变回黑,人也晕倒在地。

  我走出地下室,刚好遇到了夕念,见我受伤,夕念皱了皱眉头问我怎么弄的,我随口说了句没事,继而让她帮我拿一下黄鸣剑,她也没说什么,拿着黄鸣剑和我肩并肩走着。

  走出竹林,前方不远处躺着一个人,那是夏晓莜,我鼻子一酸,无力一笑:“妖藤司缺人吗?”

  “如果你想带她一起,那就带吧”夕念点头道。

  “谢谢”我快步走到夏晓莜身边,弯腰将她搂在怀里。

  就这样,我抱着夏晓莜一瘸一拐的走着,夕念走在最前面,一路上没有人阻拦我们,走到村里的时候,来了一大群人将我们团团围住,陈可然和她的家人不在人群之中,想来她应该还没把事情告诉她父亲,不然他父亲早就杀过来了。

  “每次在我最落寞的时候,陪着我的总会是你,为了我闯进地府的也是你,你说你怎么那么傻呢”我抱着夏晓莜向前走着,那些人虽然围住了我们,但没人敢上前一步。

  “教主有令,让他们走”就在这时,一个老头跑过来喊道。

  话音刚落,人群瞬间散开,让出了一条道。

  夕念主动站在我身后,生怕这些人使啥阴招,走到村门口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村子中最高的那栋小楼,楼顶似乎站着一个人,她也在望着我。

  愣了那么几秒,随后我毫不犹豫的抱着夏晓莜离开了这个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