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的郭茜茜蜷缩着身体骑着被子,姿势相当的不雅了,不过这也无所谓,她是一个人住的,也不怕人看见。

  忽然之间,旁边房门下方的缝隙,一只黑色的小虫钻了进来,在漆黑无比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屋中飞了一阵后,似乎是感觉到了人气,就逐渐朝着郭茜茜接近,然后飞向了她略张的嘴中,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熟睡的郭茜茜似乎感觉有点不太舒服,皱了皱两条眉毛,伸手又揉了揉鼻子,转了个身后,就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这时就,在郭茜茜的体表,悄悄间发生了一点改变。

  夜间,没过多久,前岗区区宾馆后院,查拉派正在重复着和先前一样的动作,也有一只黑色的飞虫摇摇晃晃的朝着王惊蛰的房间飞去。

  当飞虫接近王惊蛰住的那间房,正要顺着门缝飞进去的时候,忽然之间一只小手猛地就拍了过来。

  “啪”那只虫子被拍在了墙上,瞬间就死透了。

  “唰”正在熟睡的王惊蛰听到门外的动静,直接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人很快就从睡梦中进入到了清醒的状态。

  稍微停顿了能有两三秒钟左右,他下了床,然后来到门口倾听了片刻,觉得外面似乎没人,但却感觉到了一股挺阴暗的气息,他缓缓转动门把手,然后猛地一拉。

  “哈喽,小傻鸟……”茅小草靠在门旁,朝着懵逼了的王惊蛰挥舞了下小手。

  王惊蛰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差不多是愣了得有几秒钟,他才磕磕巴巴的问道:“不是,这个,你怎么来了,这是要侍寝吗?”

  “女王大人是来救你的,这操心的汉子”茅小草拉了他一把,把人拽出来后,指着墙上被拍死的虫子,说道:“我要是没来的话,你可能就着了道被人给阴一把了,你得谢谢我来的这么及时”

  王惊蛰皱了皱眉头,看着墙面,那只虫子是被拍死了,但它身上邪恶和阴暗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去。

  茅小草拢了下头发,淡淡的说道:“前一阵子,你问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可能是招惹到了会下降头的人,于是我就离开了陇西,你别的本事没什么问题,但关于蛊和降头你了解的不太多,我怕你有什么闪失,过来后就暗中盯着了,两天前在那间破庙里,我看见有人带了一堆尸骨过去……为了怕被他发现,我这两天没敢跟着他,但却在暗中盯着你,我料到他可能出于报复会对你下手了,果然如此啊,在你要离开之前,今晚他要对你下了降头。”

  “这人,应该是和那个下鬼降的人是一起的了,报复?”王惊蛰皱了皱眉,问道:“你看清他长得什么样了嘛?”

  “四十岁左右,皮肤有点黑,身材不胖不瘦吧,从外表来看不像是国人,就算是的话也是滇西一带的”

  王惊蛰顿时想起了今晚他和郭茜茜在大排档吃饭时,自己看到的那道身影了,对方还真是一直都在咬着他,准备伺机下手。

  想到这,王惊蛰突然惊了:“他应该不是只想对我下手才是”

  茅小草愣了下,皱眉说道:“那个警花,也有危险?”

  王惊蛰连忙拿出手机,给郭茜茜打了过去,铃声一直在响,他打了几遍那边都没有接通,就暗道一声坏了。

  他也知道,做刑警的,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绝对不会出现关机无人接听的现象。

  茅小草遗憾的说道:“我分身乏术,只能盯着你,她那边我就没办法看着了,唉,早知道我提前跟你打招呼好了”

  王惊蛰摇头说道:“你这么做没毛病,你要是提前告诉了我,有了防备这人也就不一定什么时候下手,到时就让人防不胜防的了,只能暗中盯着让他下降头,这才好把人给揪出来,只是没想到他先给郭茜茜下了,然后在轮到我,他要是先从我开始那就好了……”

  估计郭茜茜那边有可能出了问题,王惊蛰和茅小草连忙从宾馆里出来奔向了她家中,来到郭茜茜家门外,他拍打着房门,敲了片刻都没人开,他索性直接就踹开门把手闯了进去。

  屋内的气息有点冷。

  “啪”王惊蛰摸索到墙壁上打开了灯。

  茅小草在他身后歪着脑袋,小声说道:“你这开灯的过程,倒是挺轻车熟路的么?常过来看看了吧?”

  王惊蛰回过头,无语的说道:“你想哪去了,别闹”

  灯亮了以后,就看见郭茜茜熟睡的躺在床上,蜷缩着身体,乍一看似乎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等他俩走进了以后,就发现郭茜茜露在外面的身体皮肤上布满了很色的纹路,一圈接着一圈蔓延开了。

  这毫无疑问,是被下了降头。

  王惊蛰扭头问道:“能看明白么?”

  “不用看,之前看见那只虫子,就知道这是虫降头了,跟下蛊差不了多少,算是异曲同工之妙吧”茅小草坐到床边,伸手摸了下郭茜茜的脑袋,额头很是冰凉。

  “既然差不多,你能有解开降头的方式么?”

  “最直接的也简单,找到下降的人就行了,让他交出破降的方式”

  “找他?现在有点难,换个办法”王惊蛰摇头说道。

  “那先等人醒过来再说,她刚被下了降头属于适应阶段,等过了这个劲后,明天一早她自己就会醒过来了,到时候再说……”

  下降之后,人也不是说当场就死的,降头有很多都是用来胁迫人,控制人的,也就是说你若被下了降后,当场是没问题的,这时就有人可能过来找你了,你若达不到他的要求或者条件,对方才有可能在几天后要了你的命。

  明一早,警花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