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人影,悄然摸进了前方的家属院内,离的稍远一点后在看,那五个老偷儿人影就渐渐的淡了不少,然后忽然之间就仿佛如一缕轻烟般飘忽忽的就不见了踪迹。

  这得算是一种障眼法了,能够让人视而不见!

  以往,五鬼运财符就是一种招偏财的手段,打个比方就是一个带了运财符的人去打牌,如果他的气运发霉那就是能保证他少输或者不输,如果气运正浓的话,则是赢得更多更快一些,如果是命中八字有属偏财的,那用上五鬼运财符就如虎添翼了,敛财就跟手到擒来差不多,只是捞的毕竟是偏财横财,忌讳还是有不少的。

  家属院里,五个老偷儿进去的时候还有点战战兢兢的,他们刚翻过栅栏时,开始谁也没注意院内一棵松树上挂着个摄像头正闪着红外线灯,转着镜头正好对准了那五人的身影。

  眼镜中年的感觉还是挺灵敏的,他刚走两步道,头皮忽然之间就麻了一下,他“唰”的一下扭过头,眼睛就对上了那个摄像头。

  “咕嘟”中年咽了口唾沫,浑身上下瞬间就哆嗦了一下,他抬起手指指着摄像头磕磕巴巴的说道:“一进来就响了?”

  五道眼神瞬间顿时汇聚而去,有人立马就想打退堂鼓转身就要回去了,干瘪小老头一把抓住他,皱眉说道:“先别乱动,等下在看”

  那摄像头转过来的时候根本没停,又朝着旁边转了过去,几人又松了口气,他们也算是个行家了,知道这种摄像头的后面都是有专人在看着的,一旦发现什么意外的状况,镜头马上就不会在动了,直接就把目标给锁定住了,此时摄像头又转开了,就说明负责监控的人压根就没看见,或者是看不见了?

  在这个家属院,监控的人都得是二十四小时打紧精神的,怎么可能出现溜号没注意到的状况,那就说明是这五个老偷儿在监控镜头里,是让人看不见的!

  几人都不禁摸了下身上的五鬼运财符,心里就一个念头:“靠谱!”

  几分钟后,五个老偷逐渐靠近了家属院里北边的一栋三层小楼,房子红砖绿瓦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阳面的墙上还挂着爬山虎,三层和二层各有两个房间都亮着灯,拉着窗帘,然后心瞬间就绷紧了不少,狂跳了好几下,这就是老顾的家。

  “老肥一会负责溜门撬锁,山姑在外面把风,小贵你们两个跟我进去就行,这房子肯定有地下室的,有啥东西估计都会放在下面,但住在这院子里也没有用保险箱的必要,所以咱们只要进去了得手的可能性就很大……”干瘪小老头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然后放在了胸前,将身前的画面开始录进了手机里。

  “中,兔爷!”另外四个点头道。

  老顾在书房里,烟灰缸中捻灭了不少烟头,大部分都是抽了半截就给掐灭的,他一直都紧锁着眉头抿着嘴唇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右眼皮这几天一直都在跳,后来跳的他有心心烦了,就撕了片纸贴在了眼皮上,这才好了点。

  最近这段日子,老顾的日子过的有点如履薄冰的,因为上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几个关系始终都没吭声,在他现在这种处境来讲,没有发声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哪怕是有人教育他一顿,都比这种状况好多了。

  “山雨欲来啊……”老顾呆坐了大半天后,嘴里才吐出了一句话,然后拿起纸笔准备写个辞呈。

  酷W"匠●网唯}一uL正$版,k其)√他VS都D*是}*盗e版0=

  老顾衡量了许久,打算主动告老了,此时的他也琢磨过来,既然一味的向上求没有什么结果,倒不如主动退下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别人吧,至少还能博得个同情分。

  正在老顾准备写上辞呈的时候,一楼的地下室里,兔爷三人张着嘴巴看着面前立着的柜子,柜中杂乱无章的放了一堆东西,一尊大概巴掌大小的翡翠观音,旁边放着个闪着金光的金蟾蜍,除此以外还有不少的字画和古董,一眼望去眼珠子似乎酒掉到了一个聚宝盆里。

  “真他么的是横财啊!”兔爷哆嗦着嘴唇说了一句,然后一摆手说道:“装,装上,能装多少装多少,都带走了”

  三人解下背着的旅行包,伸手就把柜子里的东西全都给掏了出来,然后往包里都塞了进去,片刻后三个背包都给装满了,还剩下不少的东西。

  “这都是民脂民膏啊,这帮狗东西天知道刮了多少黑钱,而且这还只是一部分,现金都不知道给藏到哪去了!”兔爷眼珠子的通红的吐了口粘痰,咬牙骂道。

  十五分钟之后,家属院外,那条偏僻的岔路上,兔爷五个老偷儿安然返回。

  王惊蛰伸手打开包,扒拉了几下里面的东西,只是稍微有点皱眉,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几个挑一件,就当是这次干活的酬劳了”

  几人一听先是愣了愣,小老头兔儿爷就跳着脚骂道:“你是不是太贪了?我们几个冒死进去带出来的东西,那不得是二一添作五么?就是不平分了,也得四六或者三七吧,你到好上下嘴唇一碰就让我们带走一件,你这心也太贪太黑了吧?”

  王惊蛰冷笑道:“这些东西我不能碰,你们还敢碰不成?哪一个卖出去了不得捅出个窟窿来啊,要钱还是要命自己不掂量掂量?让你们挑一件,还得是挑个不起眼的,太扎眼的东西你卖得出去么?省省心吧几位,我掏了他家里的东西也不是为财来的,真要是想要钱我的手段多了去了,何必扯这个呢?”

  兔儿和老肥等人咬了咬牙,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呼吸急促的瞅着王惊蛰,半天后就叹了口气说道:“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啊,算了,算了,我们也不差这一回了,以后有都是机会捞钱!”

  “想明白了就行,人啊,还得赚有数的钱才行,有的钱财太烫手了不好拿……”王惊蛰弯腰将地上的包全都给拎了起来,然后伸手接过兔爷递过来的手机翻看了几下,点头说道:“就此别过吧几位,山高水远来日方长再见!”

  王惊蛰说完拎着包转身就走,兔儿爷几人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拐角,都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几天之后偶然之间他们几个才从新闻上看明白了王惊蛰耍的是什么路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