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押送到我们面前的这人,他三十五六的样子,虽然挺普通的一人,但配上他嘴角的鲜血却给人一种狰狞外加阴险的感觉。

  副队双目含煞的看着他,冷声道:“你知道我们想知道什么,现在,你可以说了。”

  那人呵呵笑了声,道:“我要是说我不知道呢?”

  瞬间,我感觉周身一寒,我骇然的发现在副队的身上迸发出了骇人的煞气。

  “不知道?”

  》\看r正!Q版☆章D#节s.上{酷匠X网0

  他笑了,冷笑。

  上前一步捏住了那人的脖子,在那人面露惊恐之色的同时,他手上狠狠的一捏。

  咯咯……

  脆响声儿传出,那人的脖子直接被他给捏断了,不过人还没死,正在剧烈的喘着气。

  但……他的喉咙因为这一下而被堵上了,就算此时不死,随后也会死,而且还是死于窒息这种痛苦的死法。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副队,他明明可以捏碎他的脖子直接让他死,但却选择了捏碎,以此堵住他的喉咙让他死于窒息,这手段……会不会太残忍了,而且直接就杀人,有必要吗?

  看着那人在地上打滚张大了嘴想要呼吸,但却只能吐气而不能入气,我不禁有些于心不忍。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人的脸已经憋成了酱紫色,额头上的青筋更是根根鼓起几乎都要爆掉了。

  又一会儿后,他的嘴角开始溢出鲜血和白沫,眼看着是不行了。

  半分多钟后,他不动了……不过他当然还没死,人在呼吸道不能呼吸的时候实际上肺部也能自行呼吸,但这终究有个限度,他不会在活多长时间,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多活一秒都极为痛苦。

  不过,在这里的人谁都没管,包括那三位静安寺的高僧。

  “哼,诸如此类,死不足惜!”

  副队卒了一口,身上的煞气开始收敛,直至消失不见。

  这时候丰之年对那边的三位僧人单掌一竖,道:“还请麻烦各位快一点。”

  话落,他又补充道:“不必顾虑这些人的死活,多追求些效率。”

  这话让我不自禁的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这副队还有丰之年,压根是没把这帮人当人看啊……

  不,这么说都算是客气的,他们是压根没把这些人当生物看!

  不过,我这时却观察道那边隔间里的人面色都白了几分。

  我们能从外面看到里面,里面的人自然也能从里面看到外面。

  而刚才的那一幕显然他们都看见了。

  看着他们惨白的面色,我不由想到了一个词,杀鸡儆猴!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并没有多重要,在杨家刮骨刀手下你们是棋子,在我们这,你们连棋子都算不上,你们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垃圾,我们懒了,你们就还能在这碍眼,我们稍微动一下打扫的念头,你们就都得死!”

  副队冷冰冰的道出一句话,随即没好气的怒囊道:“真是麻烦。”

  我嘴角抽了抽,不过也没说什么,这帮人跟着那个刮骨刀准定没干好事,此刻都是戴罪之身,这种情况下还不配合我们,那也是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在这种威慑下,下一个被度化过后的人果然老实了很多,一出来便道:“我加入他们的时间并不长,我只知道我们除了在申城有据点之外在东北也有一个据点。”

  “我们组织里的总人数在四十多人,不过大多数都是被逼加入的,核心就那么几个人……”

  “核心,核心有捞尸人,藏区的一个和尚,老山林那边的一个蛇仙,还有个鬼……是……是个恶鬼!”

  “我,我知道的就这些了,他做什么事儿之前都是让那些核心通知我们,我们只管做事,实际上我们连见都没见过他本人。”

  “别的……别的我真不知道了。”

  这人一口气把能交代的都交代了,随即慌乱的样子也实在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但就算如此,副队也依旧二话不说就放出了那恐怖的煞气。

  他上前一步,手掌在那人的脖颈上比量着,道:“别跟我打马虎眼儿,你说的这些,都是我知道的,放聪明些,说点儿我不知道的!”

  那人面露恐惧的咽了口口水,支支吾吾的道:“我,我真不知道什么了。”

  副队一怔,随即笑着就把手伸了上去。

  “啊,我想起来了,他说他去东瀛办事儿去了。”

  东瀛?

  我目光一闪,上前问道:“去东瀛干什么去了?”

  “说……说是去找那边儿的阴阳家了。”

  我眉头大皱,去找阴阳家了?

  东南亚这边,东瀛的阴阳家,苗疆的巫师,泰国的降头术,这三者名头非常响亮,不过却是凶名。

  我又问道:“为什么要找阴阳家?”

  “我……这我真不知道了……”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应该并没说谎,我沉默下来,好不容易知道了那人的消息,却不想他竟然去了东瀛。

  这时副队问道:“还有呢?”

  “还有,还有……还有捞尸人现在潜伏在一个富豪的身边,在,在蓉城!”

  这话一说,我这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一个捞尸人……在蓉城?

  丰之年朝我看了一眼,我凑了凑肩,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副队又道:“你们聚在一起,都干过什么事儿?”

  那人哆哆嗦嗦的道:“杀……杀人,盗墓,倒卖古董,还有给人下祟。”

  我目光一寒,这果然都没干什么好事。

  “为什么杀人?又为什么要给人下祟?”

  “杀人是,是为了给,给那个恶鬼……吞……”

  这句话说完我明显感觉到副队的眼内闪过一道寒光。

  “作祟是,是……是为了让阻止壮大……”

  “还有呢?”

  “我……我就知道这么多,我加入的时间不长……真不知道什么了。”

  副队沉吟了一会,随即边不再多问,又把那家伙关了起来。

  后面又审问了几个人,不过这后面并没有我关注的消息,我现在已经在想着要不要去东瀛找那个家伙了……

  两个小时后,所有人都问完了,而所得的消息也并没有太多。

  除了一些作祟倒卖古董之外,也压根没问出他们到底谋划了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