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市,市立中学。

  一位身材略显消瘦,而又不失年轻人朝气的少年,正推着自己的92年老式自行车,缓缓步入校门。

  “喂!小李子,等等我。”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到李天的耳朵里。

  李天停住脚步,下意识的转过头,看见一位长相猥琐,满身肥肉的少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这位少年名叫张小虎,人长的有点猥琐又有点胖,但大家害怕伤他的自尊心,就给他取了个虎虎生风的外号,老虎。

  “老虎,才撸完吧!这么晚了才来。”李天略带调戏的意味问道。

  “小李子,两日不见,人变得有点猥琐啦!是不是偷偷看毛片了,才变成这样的啊!”张小虎挤眉弄眼的对李天说道。

  “滚,你才看毛片啦!”李天有些气愤的说道。

  “我本来就有看的,你不知道吗?别害羞了,要不我送你几部苍老师最近的特写。”张小虎拍了拍李天的背说道。

  走进校园,李天和张小虎可谓是成了,众人心目中的一道风景线了,李天高却廋,张小虎胖却矮。

  如此看来,却十分与曾经热门一时的小鸡不好惹中的胖乎乎与廋高高,十分相像了。

  走进所在的二班,李天看见许多同学都在埋头苦补,但李天自己却是不以为然。

  第一节课英语课每周一的不变道理,而英语课的科任老师白洁,只要你不影响他对前排的好同学传授鸟语,就算你在下面打炮,撸管,玩手机,补作业,他都会当做没看见的。

  “李天,去校外帮我买包七匹狼。”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到李天的耳朵里。

  李天一听就知道说这话的是张阳,张阳是班里的班霸,而且还听说与校外的天门有一点关系,所以班里的人都很害怕他,也不敢得罪他,生怕被打。

  “哦!知道了。”李天怯弱的回了一句。

  李天正要拿着张阳的钱去买烟,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到李天的耳中:“张阳,你又欺负我兄弟,欠打啊!”。

  李天知道说这话的是张小虎,便小跑到张小虎面前小声的说:“老虎,不要说了,你虽然打得过张阳,但是张阳他们人多,你还是不要得罪他了。”

  李天刚对张小虎说完,张阳的声音就传来了。

  “张小虎,你算什么东西,信不信放学老子砍死你。”

  张小虎也气不过了。

  “妈的,有种来砍我啊!老子等着。”

  李天看到这情况,正要阻止,上课的铃声就响了,叮……。铃……。铃……。李天拉着张小虎回到了座位上。

  不一会,一位衣着光鲜艳丽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李天一看就知道是英语老师白洁,而且李天曾经听说过,英语老师白洁,被潜规则过的消息,这些班里的人都知道。

  经常出入领导办公室,出来还衣衫不整,一年就被评上好教师,这不是摆明被潜过的吗?

  “同学们好。”英语老师白洁站在讲台桌上清了清嗓音说道。

  “老师好。”同学们,很快做出了回应。

  随后,就是一堆鸟语了,大家也没必要在看了。

  早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天和张小虎一起出了校门。

  “老虎,那个张阳要砍你啊!你不怕吗?”李天有点担心的向张小虎问道。

  “怎么啦!小李子,害怕啦!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哦!”张小虎笑着对李天说道。

  “我,我才没有害怕啦!”李天吞吞吐吐的回道。

  “放心,我叫我爸来接我了,他不敢动我的。”张小虎拍了拍胸部说道。

  独自走在漫长的小路上,李天的心正快速的跳动着。

  沙……。沙……。沙……。一阵细微的沙沙声,传到了李天的耳朵里。

  李天的心跳在一次的猛然加速。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李天颤抖的转过头,看见张阳带着几个拿着砍刀的人站在了旁边的草丛中间。

  “李天,看你今天怎么跑,张小虎今天运气好,他爸来接她了,那身为他好朋友的你,就要为他恕罪了。”张阳指着李天讥笑着说道。

  李天从小到大那里看过这阵仗,李天转过身快速的向前人流量多的地方奔去。

  这一次,李天可谓是用了吃奶的劲,不要命的往前跑。

  “草,想跑,都给我追,追着了给我砍死他。”张阳看到后指着已经跑了有一点距离的李天说道。

  “是,小少爷。”身后的几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应了一声,就起身两面包抄的向李天追去。

  “快到了,快到了”。李天在心中嘶吼道。

  突然小路口,跑出了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李天一看到他们便绝望了。

  停下脚步,李天抓着身旁的电线杆,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呼!呼!呼!张阳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李天的面前对着李天说道:“李天,你在跑啊!在跑啊!”说着张阳还用右脚使劲的踢着李天。

  /L更zI新r+最快上…酷匠k网b@

  李天在心中嘶吼道:“不,我不能这么废物,即使是死,我也要和张阳同归于尽。”

  “张阳,我要杀了你。”李天猛然暴起,对着正在踢着自己的张阳也来了一脚,张阳猝不及防,被踢了个狗吃屎。

  “草,敢踢老子,都给我砍死他。”张阳带着身旁的黑衣大汉大声的说道。

  见张阳发话了,几个拿着砍刀的黑衣大汉,也不留余力的拿起了手中的开山刀对着躺在地上的李天一阵乱砍。

  “张阳,老子死也不会放过你。”李天对着站在一旁的张阳说出了自己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看见满身被砍的血肉模糊李天,张阳也叫那几个黑衣大汉停了下来。

  “草,不放过老子,你以为你谁啊!”张阳对着血肉模糊的李天嚣张的说道。

  处女作,多多担待。

  后续章节更精彩,望书友们举力捧场,求收藏。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