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此刻居然没有任何的迟疑,我本来也只是故意逗逗她,为她刚才的下毒行为付出代价,可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突然二话没说一把抓住了我,力度之猛让躺在睡床上的我几乎都吓了一跳。

  珊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也许是我身上致命的器官强烈的刺激到她了,她直直的看着我的要害,开始小口小口的咽起了口水,更令她难以相信的是自己的脑子里居然浮现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想法:这个东西似乎挺好吃的,舔一下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

  珊珊的小手越抓越紧,头也越看越低,我也跟着紧张了,猛的一抽身赶紧道:“色女,你……你死命的抓着我那个想干什么?”

  “我……我没有,我……我没想舔,我绝对没有……”珊珊一下语无伦次起来,脸色更是变得超红,再度看了一眼我的命根之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算了,我还是早点离开好了,唉,太可怕了!”我连忙撂下一句话匆匆的离开了。

  我后脚刚刚踏出,原本处在“幻觉”中的珊珊一下反应了过来,狠狠地跺了一脚朝着我逃离的方向大叫道:“你个大淫贼,给我死回来,有本事你别跑,你给我等着我非杀了你不可,呀!太可恶了你!”

  珊珊狠狠地甩了甩头,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冲动的想去舔……舔那个东东?肯定是幻觉,肯定那个色狼使的妖术,绝对是的,珊珊猛的咽了一口口水,想着刚才我完美的身材,不由的拍了拍自己红彤彤的脸袋,给自己念咒道:“他不是帅哥,他是丑男,他不是帅哥,他是丑男……”

  ……

  皇家陵墓确实与其他普通的墓园与众不同,况且再加上兽国优异的建筑,不过我这几个人此刻根本就没有任何心思再欣赏这些独特而充满韵味的建筑,面地的血迹斑斑让他们每个人的神经都一下绷紧了,也就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几乎驻扎在附近的第一卫团的人马全都伤亡殆尽,而且死状都是极惨,无一例外几乎全都有烧焦的痕迹。

  “进去看看先,各位!”我没有什么迟疑,不过其余几人都纷纷有点恐惧,谁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些什么。

  墓道显得非常的幽深,不过各个路口的灯火却照的相当的亮,只不过一路上似乎都不踩在地板上似的,黏糊的让人毛骨悚然。

  看着后面三人滴答滴答不停地冒着热汗,我也是觉得相当奇怪,一般的墓室越往深处越是阴冷,甚至高级的墓底的地下水全都能结成冰块,而现在几个人仿佛正向着一个巨大的火炉前行。

  难道这墓内藏有彼岸花瓣?不然绝对不会有如此的灼热!

  Q(最》r新《章节上酷/匠。网…

  “大人,我觉得太奇怪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向我们靠近,而且还是从地下窜上来的!”一个随从听力不凡,敏感的他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眼前的这个热度已然超过了我前日在温泉池中的最高温度,出了我外,其余几个皆已气喘吁吁。

  “恩!那我们先出去再说!”我眉头一紧,跟着忙道。

  几个人听到这个命令立刻松了一口气,不过几人刚走出主墓内门,突然在一声毛骨悚然的嘶叫声后都不由的狠叫了起来。

  约莫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一个古怪的声响从建筑内外的千年的钟乳石缝隙中跳跃而出,仿佛真的如同恶鬼一般咆哮,声音从远及近,从弱到强,越到近处,越是瘆人,几个镇民到底也是肉体凡胎,再度听到这个声响不用的全都本能的靠在了一起。

  “那是什么?”我心下不由的一愣。

  “鬼……鬼呀!”一帮早已吓破胆子的人一下全都惊叫了起来,不过人刚一后退,相反对面一大帮黑影似乎显得更加害怕,反倒流着大大的鼻涕全都抱在了一起,而且我明显能细微的感觉到他们每个都在瑟瑟发抖。

  “嗯?怎么回事?”几个守卫一下有点莫名其妙了,抬头望了望我不敢过多言语。

  我也正纳闷之间,突然自己秘宝空间中的看家的抱朴子有了强烈的反应,很显然他是想出来,不过由于整天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且吃了睡睡了吃,整个体态显得相当的臃肿。

  “扑通!”抱朴子如同滚一般从我的秘宝库中落了下来,我差点没晕倒,这个家伙刚进去管家的时候身材还算比较匀称,可现在跟头肥猪没什么差别,我可有点担心自己的仙药估计被这家伙快糟蹋光了。

  “神王大人,别着急,我知道他们是谁?”抱朴子红光满面道。

  “你知道?赶紧说!”我忙道。

  抱朴子狠狠的擦了一下鼻涕道:“神王大人,他们就是被那群莫名的邪教关押起来的修道者,全都是跟我一样的,我只是相当幸运罢了。”

  “都是跟你一样的?”我仿佛被当头一棒,神人居然混的这么惨,也真是丢脸丢到家去了。

  “是的!”抱朴子似乎显得很激动,拖着肥胖的身姿快步走了上去,谁也不会相信,这个胖道士居然走起路来跟老鼠一样快,哭天喊地的朝着里面大喊了起来:“二弟,三弟,二弟,三弟……”

  起初那群黑影颤抖的不行,可突然听到抱朴子这么亲切的叫声,中间有两个本能的愣了几下,随即两个瘦的跟根柴火似的两根木条晃晃悠悠的转了过了头,也许是抱朴子的身材保养的太好了,两个家伙愣着看了大半,在反复对比了口型和脸型之后,两个备受屈辱的结拜弟兄才开始哭天喊地的擦起了鼻涕和眼泪,两个人你一只手我一只手紧紧拽着抱朴子,差点就没啃下去。

  午后,皇陵的事情终于搞清楚,是一群所谓的魔女闹事,而一大帮子关在里面受罪的所谓修道人则是替罪羊,他们都被送下了山,也许是这帮家伙被饿的时间太长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个家伙居然能分食一头野牛,估计不是亲眼看见估计谁也不会相信,此刻两个人加起来的体重还没有牛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