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言,不过从近距离观察可以判断的出这位奥黛尔皇妃属于超级节俭的类型,穿着也极其朴素,不过隐隐约约之间胸衣锁骨之间的几道细微伤痕却引起了我的注意,虽然奥黛尔有意掩饰却依旧逃不过我的眼睛。

  四下正喝着醇正的清茶之时,具有无敌模仿兴趣的小公主晶晶赤裸着小身子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三人不由的一愣,奥黛尔马上发挥其严母的个性训斥道:“晶晶,你胡闹什么,没看到有客人在吗?”

  看的出来这个个性十足的小公主让奥黛尔相当的头疼,不过却也为心情沉重的奥黛尔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妈妈,你脱光衣服啊,我们来做游戏呢!”小晶晶很是认真的拉着奥黛尔的手道。

  “脱衣服?”奥黛尔不由得一惊,这个小家伙又要打什么坏主意。

  “是的呀,刚才我看见大哥哥和大姐姐他们就是脱光衣服光着身子抱在一起,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妈妈不如我们也玩吧,很有意思的!”小晶晶口无遮拦的滔滔不绝道。

  艾薇儿立刻脸红的像染着红漆一样,狠命的低着头真想立刻找条地缝钻下去,奥黛尔也极其尴尬的一笑,不由得狠狠地拍了一下小晶晶的小屁股道:“小家伙不准乱说,这件事情不准再跟别人说了,知道吗?”

  “噢!”小晶晶的委屈的低下了小脑袋,半响才嘟嘟囔囔的极其微弱的说了一句话:“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跟我玩,我去找别人玩,哼哼!”

  ……

  西方兽都的豪华绝对不是平常人类所能想象的到的,豪华之处不单单是奢侈的建筑和奇异的珍宝更令人称奇的是那些昂贵珍奇的宠物,虽然在人类的魔法世界中宠物是魔法师最普遍的一种攻击性武器,它跟随自己的主人终生,然而在妖兽之都人类的那些所谓的魔法宠物在强大的宠物兽师面前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不过由于宠物的昂贵和稀少却也没几个地方能养的起,不过在兽都却是满街都是。

  基尔率领着庞大的车队先行去了皇城卫帅驻扎,兽都得军队制度非常严明,四方共驻扎着四镇,每镇约有兵马十万八千人,其中大王子卢旺和二王子盖隐分别执掌着东镇和西镇,势力庞大,家臣无数,且相处的是水火不容,而其余的南镇和北镇则由朝中左右两路大帅执掌。

  “滚开,滚开!”五、六个拿着大铁锤的军将突然冲到了我他们两辆单独的马车队伍前。

  “干什么,没看到这是皇贵妃的马车吗?”望着他们嚣张的气焰,马车前忠实的老奴立刻怒道。

  “贵妃?”几个军将不由勒住了军马,但依旧一副孤傲之色,中间还带着几分狐疑之气。

  “你们这些虎头军太不像话了,还不给我们让开,真的想公然造反吗?”老奴似乎一点也不畏惧,反而更加理直气壮道。

  “属下不敢!”五、六个军将这才让出了一条小道,不过依然未从战马下来,看见两辆车马刚刚越过,立刻“驾”的一声风驰电掣的朝着西面而去。

  “贵妃娘娘,您没有受惊吧?”老奴不由得转头问了一句。

  “没事,自从大王病卧之后我都已经习惯这样了!”奥黛尔透着一丝苦笑,已然对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感觉了。

  “怎么回事皇妃?他们是谁?一点都不知道礼数!”在艾薇儿心中,奥黛尔是何等的尊贵,居然被几个草莽低级的军士蔑视,简直是难以相信。

  “他们是大王子卢旺手下的虎头军,估计又是去西镇挑衅二王子盖隐的狼头军,自从大王不理朝政之后,他们两人就开始了疯狂的篡夺王位的争斗,手下人根本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奥黛尔手下的丫头不由说道。

  “难道他们一点也不关心皇陵的诡异之事,这可是关系到兽都的命脉!”艾薇儿不由替奥黛尔担心了起来。

  “没用的,外患必有内忧!”奥黛尔很清楚现在的状态,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能力再与两个成年的王子抗衡,恐怕宫廷内斗是再所难免了。

  酷匠网}正。版首dW发Lk

  兽都密密麻麻的西镇军营,此时兵马列阵,一副要厮杀一番的场景,四五个匆匆赶到的虎头军没有迟疑立刻列进了千人的战队之中,周围百姓无人敢进。

  “杀,杀,杀!”千人列队举着龙腾长枪纷纷叫阵道,长阵狼烟四起,烈风阵阵,阵前赫然出现了一头足有三米多长的黄色的黄金猛虎,浑身穿着一套黑色的盔甲,一声长啸足以威慑敌方军心,猛虎之上端坐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壮汉,虽是寒冷的天气却依旧穿着一条短衫,虎视眈眈的双眼盯着西镇狼头军营这四个大字,手中的一双巨大铁锤似乎已经对准了目标。

  “啊……呕……”

  人未到,声先行,一声尖锐无比的兽吼之后,一个瘦弱无神的光头青年从里面缓步的出来了,身下则是一头黑色凶猛的巨狼,看的出来无论是虎还是狼全都是极品的兽宠,而且跟人类世界的野兽绝对是天壤之别,即便是普通的龙族也未必是这些异化兽宠的对手。

  青年虽然无神,但脸上那两道清晰无比的刀痕却让人不由的生畏。

  “卢旺,是不是嫌自己的命长了?”刀疤青年一声冷笑,矛头直指面前的络腮胡子。

  “盖隐,就凭你也想挡的住我的兵马,有本事就大大方方干一场别躲在寨子里像个婊子似的!”卢旺说话向来大大咧咧,双方的战将早已有点按捺不住。

  “砰!”

  西镇寨子的大门瞬间被撞开了。

  “杀!”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杀了起来,两帮人马顿时搅浑在了一起,一时间风起云涌、血色冲天,整支千人战队融合在了金戈铁马之中。

  眼见了骨肉相残祸害着兽都一方生灵,正当这危急之时也不知是哪路人马冲杀了双方战队之间,顿时一阵金属之物碰撞的器皿之声,一位威武兽将立在了双方强悍之士中间,此刻饶是普通将领定然会被乱刀斩于马下,不过谁都不知道中间的这位威武兽将不是别人正是北镇头领,一代辅国悍将龙飞鹰,虽然已是老迈之人,但却是两位成年王子的启蒙老师,辈分之高加之多年来南征北战的军中威望,此时纵然只有他一人立在两帮早已杀红眼的军将之间,也绝然没有一个人敢越雷池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