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我?”我泯了一口酒。

  “是的!我们妖兽帝国有事情想拜托您,所以今天我特意过来!”基尔开门见山道。

  “什么事情还需要宰相大人您亲自过来?”麦主任忙凑近疑惑道。

  “这里没有外人,我也实话跟你们说好了,前一段时间帝国皇陵出现了一件超级怪事,至今也没有人破解的了!”基尔咽了一口口水显得有点紧张道:“前几任帝都国王的灵柩居然凭空漂浮了起来。”

  “漂浮了起来?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随着麦主任一句疑问,所有刚才懒散的注意力全都被基尔的故事给吸引住了。

  “是的,谁也解释不清,帝都好几个先知和很多彪悍的预言家全都拿这个诡异的现象没有任何办法。”基尔跟着变低了声调道。

  “基尔宰相请恕我冒昧,据我了解这种情况应该不可能的,每一具帝王的灵柩的安放全都是帝国最强悍的十大兽师和最强悍的封存师固定的,前任国王我也有幸参加的,即便是天崩地裂也不会发生任何的动摇,怎么可能会凭空浮动呢?”斯坦普跟着回忆道。

  “如果光这一点还算是好的!”基尔跟着又凑了一句道。

  “什么?还有更奇怪的?”艾薇儿也跟着好奇道。

  “是的,国王米歇尔还有王后众皇妃,而且还包括王子和公主甚至包括我都饱受着各种血淋淋噩梦的折磨,前几任的国王、王后、妃子甚至包括很多殉葬者全都提着血淋淋的脑袋向你诉苦,令朝廷内外都苦不堪言,没有一个医师判断的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基尔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显得非常头疼道。

  “什么?居然会有这样的诡异的事情?真的可谓是闻所未闻!”斯坦普不由愣了愣,在妖兽帝国眼中帝都得神圣远比人类对于神的敬畏还要高。

  “确实是这样,所以我才冒昧前来想请胡先生去我们帝都查看一下究竟!”基尔两眼瞪得大大的看着林虚,似乎活了这么多年就等着这一刻。

  “我……我还是考虑一下吧!”我顿了顿有点疲惫的神色,这一段时间我确实有点太“忙”了,不过他说起这件事情,似乎跟彼岸花瓣有些关联。

  “胡先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肯定会答应你的!”基尔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根据他的了解人类基本都是属于超级贪婪的那一种,没有大大的好处肯定不会轻易出手,看我打着哈欠无所谓的样子,基尔已经决定这回要大出血了。

  “放心吧,宰相大人,他肯定会去的,你不用担心!”旁边的艾薇儿狠狠地锤了一下“睡眼朦胧”的我轻声道:“死小子,你必须得答应,兽都我做梦都想去,知道吗?”

  我有气无力的看着有点白痴的艾薇儿摇了摇头道:“你想去你就去吧!”

  “不行,一定的去!”艾薇儿狠狠地挺了挺,猛然大声道。

  “咕!”基尔不由再度咽了一口口水,十分惊愕的看着历来被视为淑女的艾薇儿。

  “放心吧,宰相大人!”面对三个老男人另类的神色,艾薇儿立刻换上了甜甜的笑容道:“他要是不想去,我就锤死他,这么光荣的任务他肯定会答应的!”

  三个老男人狠狠地点了点头,旁边被视为超级恐怖人类竟被艾薇儿用胳膊夹着脑袋几乎都快夹出鼻涕来了。

  夜色森森,前往兽都得路是非常漫长的,出于对兽皇的无限忠诚宰相基尔带着足足三公里的长队准备连夜出发了,艾薇儿似乎显得很开心,自从比自己漂亮好几倍的彩儿闭关开始新一轮的修行之后,艾薇儿终于可以独自霸占我了。

  “太棒了,基尔宰相简直太大方了,居然送了我这么多东西,好幸福啊!”在一辆足有二十个平方超级豪华的宫廷马车上,艾薇儿有点疯狂的试戴着各类价值连城的珠宝。

  “大姐,没搞错吧,这可是单独送给我的啊!”被抛弃在一个角落的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妖兽帝国的官员在人类看来绝对是属于超级木讷的木头级别的家伙,圆滑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就拿边境城镇的几个城主来说居然这么长时间连见一见我的胆量都没有,更别提送礼物给我,也许是穷怕了的缘故,他们这些大小财主对于金钱的嗜好都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拿出去送人跟要了他们的命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成了布朗他们得逞一个重要原因,不过宰相基尔就不同了,也许是怕被艾薇儿强行拉上马车的我突然反悔,基尔连续送了他们五十个戒指、四十窜项链、三十个手镯,锦衣玉食就更不用说了,钱对于我来说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不过艾薇儿就不能等同了,现在她两只手上几乎都戴满了被定义为极品的钻石戒指。

  更*C新"最2d快7上!酷匠KE网)

  “死家伙,我都已经成了你的人了,你居然还跟我分什么你我,太伤心了真是!”艾薇儿有点狡诈的说着,可嘴角都依旧偷着笑。

  “老师你居然也能说出这样暧昧的话了!”我一愣,这个平时小心翼翼的女人居然也开始放荡了。

  “什么嘛!难道你不想承认吗?”艾薇儿听着一下凑到了我身边,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道:“我第一次都给了你这个混小子,你要是甩了我,我就咬死你!”

  艾薇儿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不过我的眼神却一下瞄向了艾薇儿的束胸衣道:“我怎么觉得你的似乎比以前大多了,哈哈。”

  突然被我这么一说刚才还十分咋呼的艾薇儿一下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粉嫩的脸颊出现了两个大大的红晕,一下松开我抓住的手慌忙道:“你……你坏死了你……”

  “我坏吗?”我看着艾薇儿若隐若现的部位,不由得春心浮动,可机敏的艾薇儿就立刻跳开了。

  “色狼,你个臭色狼!”不过艾薇儿的身段怎么可能逃的过林虚的追击,没两步艾薇儿就林虚给抱住了下身。

  由于基尔宰相下了严令我的车马外面必须有重兵把守,随时听从我的指示,所以马车外围足足围着上百人,稍有风吹草动所有人都会毫无迟疑的警戒起来。

  车马内,林虚和艾薇儿两个人已然缠绵在了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