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儿今天的气质和衣着与昨天绝对是迥然不同,成熟的学校制服,婉约的发型加上甜甜的老师形象顿时让人感觉一股儿时的亲切感包围全身。

  不过原本口齿伶俐的艾薇儿突然看见门口站着看着自己的我,顿时就慌了手脚,他怎么来了?难道说他是这个班的学生?我的学生?

  被自己的学生看光光了,而且还给自己擦身,实在是羞死人了,以后自己怎么在兽师学院做下去?艾薇儿想到这里原本沉稳的心态立刻慌乱了起来,庄严的神色也瞬间变成了红苹果。

  “这位……这位同学?你走错门了吧?”艾薇儿开始做最后的挣扎。

  “老师,你难道不认识他吗?他是新生中最优秀的学员。”中间一个男生立刻道。

  完了,真的是自己的班的学生,艾薇儿急的忍不住跺脚,不过最后还是稳住了。

  我不由一笑,上前跟着道:“老师,你没事吗?”

  “没事,没事,这位同学请你坐回自己的位置吧!”艾薇儿跟着忙道。

  “幸运,他竟然跟我同座!”一个女生忍不住暗自庆幸,另一个女生忍不住道:“瞧你乐的,你的脸好红啊!”

  这个女生不服气,忙道:“我脸红什么,你们看老师的脸才红呢!”

  “啪!”讲台上的艾薇儿头皮不由一阵发麻,手里的黑板擦不由掉在了地上。

  彷徨和紧张中一天的课程仿佛比蜗牛爬还要慢。

  “我,你能不能不答应我一件事?”艾薇儿憋了好久才忍不住说道。

  “说吧,我听着呢!”我跟着道。

  艾薇儿拳头捏了捏紧,壮着胆道:“昨天晚上的在我家的事能不能别说出去呀?”艾薇儿边说着便脸红红的看着我。

  酷匠K网p永tH久}Z免费看小$说@m

  “什么事情啊?”我又道。

  艾薇儿一时不好开口,但还是给他提了一个小醒道:“就是在浴缸里我喝醉酒后……那个那个……”

  “你是说帮你洗……澡……”还没等我说出口,艾薇儿跟兔子一样迅速伸出手死死的捂住了我的嘴。

  “不准说出口,唉!”艾薇儿甩起小脾气,艾薇儿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曾经是学校的校花,现在又是整个紫焰兽师学院最漂亮的老师,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甚至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简直可以用冰清玉洁来形容,自己曾经发过毒誓,谁要是碰了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要么嫁给他,要么就杀了他,显然现在杀人是不现实的毕竟他是无意的,但是嫁给他更不行了,他可是自己的学生,搞师生恋呀?艾薇儿心乱如麻。

  “好的,好的,我不说就是了,我当时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不管你吧!”我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西方世界的女人是怎么想的。

  “好的,你不说就好,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吧。”艾薇儿微微平静了一下道。

  “吃饭就想堵住我的嘴,不成!”我见缝插针道。

  “那你想要什么?”艾薇儿一惊,现在的社会风气极差,想想保不齐我就是一个小流氓,艾薇儿不由再度紧张了起来。

  “去帮我洗洗脏衣服,脏内裤什么的,我家里都快放不下了!”我忙道,作为“生活自理能力”极差的我来说这样的家务活根本不会做,而彩儿来到西方世界后便开始闭门。

  “唉,又是一个生活没有自理能力的孩子!”艾薇儿不由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跟着摸摸我的脑袋放下戒心道:“好吧,只要你答应老师不要乱说,我可以帮你去洗,反正新生的话我都要去家访的。”

  午后,紫焰兽师学院的教导处内,艾薇儿又因为“工作原因”而被叫了进去。

  “薇儿,你来了啊,来来来,赶紧坐,千万别客气!”肥的流油的教导处主任宾格色迷迷的看着漂亮的艾薇儿,眼神里无疑充满着淫荡。

  “主任,我还是站着吧,有什么事情您就吩咐吧!”作为兽师学院目前教龄最低,等级最差的艾薇儿自然没有她坐的份,女人在这个国度地位相当的低,不管你漂亮还是丑陋。

  “别那么拘束嘛,我看你一个人在这个学院也不容易,来喝茶!”宾格乐呵呵的忙端过茶水道。

  艾薇儿倒是显得挺安分,忙推辞道:“主任,我们还是赶紧谈工作吧,有什么不足我会改进的!”

  “工作嘛,慢慢来,跟我说说生活上我什么困难我好想办法替你解决啊!”宾格说着靠的艾薇儿更近了。

  “没有,我一个人可以的!”艾薇儿不由微微后退了一下道。

  “可以什么呀,一个弱女人孤零零的,让人想着就怪心疼的,是不是?”宾格似乎是嚣张惯了,说着说着就伸出毛茸茸的爪子一下捏住了艾薇儿的嫩手。

  “主任别这样!”艾薇儿一个紧张,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别怕嘛,薇儿跟我还客气什么!”宾格说着更是得寸进尺了,说着哈喇子一流,一下瞧准了艾薇儿圆圆的屁股,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狠狠的摸住了艾薇儿。

  “呀!”艾薇儿不由一叫,连忙甩手打开了宾格,自己则不觉退了几米,眉头紧锁,原本薄弱的忍耐力一下绷紧了:“主任,请你放尊重点!”

  “放尊重点?我要是不尊重你呢,我会怎么样啊!”宾格瞧着艾薇儿惧怕的样子,嘴里不由的笑出了声,说着还一把抓住了艾薇儿的双手。

  “你这个混蛋,你再这样我可喊人了!”艾薇儿说着就急了,她心里万分清楚这个教导处主任是个出了名的坏老师,学校里好多女老师都曾经被她欺负过,有些实在受不了都纷纷辞职不干了,然而像艾薇儿这种初来咋到又十分要强的女人,这份教师的工资对她来说是全部的生活来源,即便这个坏老师对自己早有不轨企图,但都忍了下来。

  “喊啊,哈哈!你现在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管你的,我的小美人,我喜欢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从了我吧!”宾格丝毫没有惧怕什么,在学院的办公室里把窗帘一拉,随后一把将艾薇儿搂在了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