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的门主和炼器门的其他弟子此刻早已放弃了所有了的抵抗,无数的珍宝和成块的金砖迅速被一帮人快速的往后拉,不过是在是难以相信几个年近八十的老头居然拉着几千斤的黄金跑的速度跟兔子似的,两只眼睛全都盯着财宝,也许是贫穷的时间太长了,所有人的眼睛都充斥着泪光,擦了擦流下的激动的鼻涕,个个显得干劲十足。

  我对这些金银珠宝已经兴趣不大,我在乎的是可是能劈开火焰神山的极品神器,而正在这时突然数道紫色的光芒突然从墓穴中间飞射而出。

  “那是什么?难道是异宝?”我不由的心中一震,紫色之物却是非常罕见,绝对是极品中的巅峰之物。

  “宝贝,绝对是好宝贝!”

  “砰”的一声巨响,我朝着摆放着历代牌位的主墓重重地一脚仿佛劈在了炼器门最后几个坚强弟子的胸口,那个头发冒烟的妖孽人类刚才似乎还很冷静,突然之间疯一样的往主墓里面狂冲了进去。

  圣洁的墓墙轰然倒塌。

  9I酷e.匠‘网Q唯E一正^@版z,%其W他都D是盗s版…

  无比崇敬的墓雕瞬间被打烂。

  更让他们彻底选择自杀的是,一个个他们视若生命的历代牌位居然被这个妖孽人类稀里哗啦的全都仍了出来。

  “绝对是超级神器!”一柄轻盈闪着紫光的开山巨斧立刻出现在了我面前,在周围所有所谓的神器面前傲视群雄,虽然看的出来表面并不特别显眼,然而从它摆放的位置来看绝对是顶级之物。

  “砰!”我一把握住眼前的满是龙纹的巨斧,顿时一道道紫光如同一个个想逃离束缚的鬼魅一般耀眼而出,顿时高大辉煌的大墓顿时轰然倒塌。

  此刻肥胖的门主提了提肥肥的肚子终于用鞋带勒住了自己的脖子,悲惨的死胖子和所有的门徒在农民军的严密的看管下,终于艰难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夜色凝重,方寸山的冰寒似乎随着一场让人胆寒的厮杀之后失去了原有的个性,雪小了,滴滴落落的带着几丝江南的醉意,透着久违无比的月光,我坐在屋顶正在细细地端详着一柄先天的紫色神器,这绝对是罕见的神物,劈开火焰神山就只有靠它,此刻我甚至都能感知到那第五瓣彼岸花瓣的欢呼,似乎连它都有些等不及了。

  绝对的极品!握着燃着紫色“火焰”的巨斧我居然能感觉一只强悍的巨手牢牢地抓着自己,我摸着巨斧随着枪柄几滴淤泥的掉落,几行古文字赫然出现在了我眼前,在旋转螺旋形的文字中间是两个大如硬币般的繁文隶书——灭天。

  灭天!我不由的一震,难怪自己一握到这柄巨斧就感觉自己仿佛粘着似的,居然有十万神魂融合一身,再沿着螺旋形的文字继续阅读,赫然便写到,巨斧乃是上古洪荒十大兵器之一,不过由于它过于邪性,无人能掌控于它,因此数万年来一直是无主之斧。

  “噌!”一阵剧烈的摩擦声后,巨斧突然本能的挣脱了我的手,一下子飞跃到了半空之中,我的手劲尽管也是不凡居然也握不住它,不过我哪里会放手,可是连抓了数十次居然次次被它逃脱,每次差不多得手的时候却还是让它一扭枪身逃的远远地,仿佛这柄多少年都未曾碰它的神器故意跟我玩耍似的,看到我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居然还连翻了好几个跟头。

  “混蛋!”我无奈的呼了一口气,底下几个占领了方寸山正在逍遥玩乐的农民兄弟一个劲的竖着大拇指夸赞道:“你们看,胡先生不愧是英雄豪杰,大半夜的居然冒着风雪在屋顶上练功,这种意志谁人能及啊!”

  “是啊,老三,像我们这样凡人修个万年也及不了胡先生半分,走还是去吃我们的火锅吧!”几个人一前一后以非常崇敬的眼神朝着气急败坏的我鞠了一躬之后迅速的离开了。

  “噌噌噌!”巨斧开始显摆出它的得意,或许也是十万神魂精灵古怪的性格作怪,巨斧有了专门喜欢作弄和调戏高手的个性,看着我这样的强者根本连自己的影子都摸不到,兴奋地它居然来回扭了起来。

  “妈的,居然还敢挑起钢管舞!”我差点没有吐血。

  “噌噌噌!”巨斧仿佛能听懂我的话似的,二话没说居然弯着枪身,肆无忌惮的朝着我磨起了身子,已显示对他的嘲弄。

  “算了,不跟你玩了,等我想到办法再好好驯服你!”我有点气急败坏,不过还没有等他越到地面,巨斧居然主动出击,狠狠的一棍子打到在了我的屁股上。

  “砰!”可怜的我被重重地摔到了地面,整个头部重重地埋在了石头缝隙里。

  “你……你没什么吧,听说你在练功,练功也不至于这么自残啊,真是的!”作为后勤部长的彩儿处理完一切事务之后来到了我身边,不过还是十分不解的扶起了我。

  “我不是在练功,而是在降服这巨斧!”我没有跟彩儿撒谎,而是说起了实话。

  “这斧子还需要降服?”那彩儿似乎有些不解,整个方寸山都给我们攻下来了,一把斧头还需要降服什么,她说着竟还大胆的朝着那巨斧走了过去。

  “别……别过去!”我急了,忙要去拉住彩儿,她哪里知道这巨斧的厉害。

  可让我感到无比奇怪的是,那猖狂无比的巨斧,竟有些害怕她似的,那彩儿往前走了一步,那巨斧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情况?我都有些纳闷,心里则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这巨斧怕彩儿?

  “彩儿你去降服这巨斧试试?”我忙对彩儿道。

  彩儿很乐意的点了点头,忙上去走了过去,同时嘴里恶狠狠的对那巨斧喝道:“别动,让我握着你!”

  我有些无语,这彩儿那么一说,那巨斧竟真的就不动了,而且还心甘情愿的让彩儿握着,我一下子头顶满是问号,难道天生万物,真的是一物降一物,这堂堂无敌天下的巨斧真的就怕彩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