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连神王、神皇都能给我们门主面子,他们尽给我们丢脸了!”另一个也跟着得意道。

  “算了,都是小孩子,知道个屁,下次带他们下去杀几个人都知道了,这东西需要历练的!”

  》T酷\#匠√●网永L久N免ju费O看x√小p说

  一帮人装着老资格你一句我一句正在相互吹嘘,不远处突然几十个小门徒疯一样的朝着这边冲过来,由远及近的叫喊中尽是哭爹喊娘的惨叫声。

  “怎么了?难道真的见鬼了?”几个高级门徒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着前面走去,而几个早已吃过苦头的小门徒则非常明智的躲进了门内。

  “砍呀!杀呀!”不远处一阵阵振聋发聩的巨响震的山头和林木都纷纷震了起来,几个脚步不快的小门徒此刻的境遇是相当的惨,被一批破衣烂衫的家伙拿着锄头拼命地砸,被吹嘘的强悍无比的刀剑此刻在这帮强悍的锄头帮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锄头!”

  “镰刀!” “铁锹!”

  一个个几乎都是光着膀子的庄稼汉兴奋地像一匹匹野狼眼看着就是冲到练器门的大门口了。

  “妈的,简直是见了鬼了,这帮农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一帮高级门徒纷纷抽出了手中的圣器。

  “兄弟们给我上,灭了这帮不知死活的农民!”在一个有号召力的高级门徒的带领下,十几个在方寸山中绝对的中坚力量齐唰唰的杀了过去。

  “哧!”一把利剑狠狠的朝着一个老头的胸膛处猛插。

  “小家伙,来呀,爷爷让你尽情的蹂躏!”一刀过后,老头子居然一点事情没有,在高级门徒的惊愕之下,老头子居然脱开上衣大声喊了起来。

  “怎么回事?”高级门徒一下被震住了,自己刚刚拿到手的顶级武器居然在铛的一声巨响后裂成了两半,老头子露出了两颗黑牙十分淫荡的大笑道:“嘿嘿!小弟弟,害怕了吗?”

  “见鬼了,这帮到底是什么人?”几个高级门徒都被震晕了,甚至有几个已经在被锄头帮们疯狂额蹂躏了,锄头镰刀不约而同的狠狠的朝着他们的小弟弟插去。

  惨叫!狂吼!嘶声竭裂的痛哭!

  一帮强势的高级门徒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在一阵疯狂的对决中,居然对方的人马一个也没有伤到,自己这边竟然损失了七名大将。

  “大师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胸前已经被抓破,裤子也被抓烂露出花色底裤的高级门徒忙凑到一个老成的家伙身边。

  被称为大师兄的家伙此刻早已不成人形,特别是被几个老太婆拉扯成的爆炸性的头发和全身十几个被挖破的窟窿,可以看出刚才强势的大师兄现在已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擦了擦鼻血道:“谁他妈知道!”

  “那怎么办?这帮人简直就是怪物,根本伤不了他们!”几个高级门徒眼睛都绿了,强悍的圣器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都失灵,而且原来那些普通的农具居然顷刻之间成了神器一般。

  “还能怎么办?赶紧先撤回去报告门主!”大师兄此刻已经挡不住他们的疯狂攻击,说着就开始朝着大门处奔去。

  “你们狗日的,开门,谁让你们他妈的关门的,赶紧给老子打开!”原本高傲的高级门徒们彻底晕了,此刻的大门居然彻底被封死了,想必是刚才的小弟过于害怕将大门完全给关上了。

  “嘻嘻!想往哪里跑呀,小弟弟!”

  “来嘛!陪我们再玩玩!”

  “来!先扒裤子验明正身,然后再……”几把血迹斑斑的剪刀立刻从兜里拿了出来。

  一帮高级门徒脸上顿时汗如雨注,太可怕,这帮恐怖的农民怎么砍,怎么劈,怎么捅都伤不了他们,此刻几个老头和老太更是盯着他们的花色的小短裤瞄个不停。

  方寸山练器门的内门比外门自然是更加的华丽,不过门内高级人物的生活自然也是更加奢靡,美酒艳舞更是层出不穷,特别是肥胖的门主和几个有点年纪的长老,每天的夜生活可谓是丰富多彩,原因那只因有钱,方寸山练器门的兵刃在整个神界都是列入超级极品的行列,自然在价格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价,有时候一两把小兵刃几乎都能够一个小城一年的生活,因此整天花天酒地也是平常事。、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因为方寸山炼器门身处天山,周围很多都是未开垦的蛮荒之地,因此矿物格外丰富,所以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原料有所缺失,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依靠着他们多年强盗式的积累,整个天山的炼器行业几乎已经被他们统统垄断,因此他们完全已经左右了整个神界神器的价格。

  “来,美女,替混元长老揉揉屁股,增加增加弹性!”肥胖的门主又想出一点小花招道,练器门的内门总共有一百零八间豪华包厢,为了给来往订货的客人定好等级,总共分了天、地、人三个层次,而此刻门中的元老都聚集在天字号大包厢,包厢里聚集着十几个很有姿色的美女,看的出来手段也都可以。

  “是,门主!”中间一个娇滴滴的小少妇立刻得令,非常熟练地将喝的已经有点醉意混元长老的裤子给剥了下来,两只滑嫩的手则毫无羞色的按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门主……门主,出大事了?”正当这个温情时刻,一个极其不识相的门徒猛的一下推开了门。

  “混蛋,谁他妈让你进来的,滚出去!”肥门主无比扫兴的大叫道。

  那个门徒倒也尽职,二话没说迅速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喘着粗气道:“门主,不得了了,一帮人打上来了!”

  “打上来了?”门主听了不由的一愣,忙领住了那人的衣领道:“你给我说清楚!”

  “一帮破衣烂衫的家伙已经攻破外门,现在正朝着内门杀过来了,我们弟兄快要顶不住了!”那个门徒跟着忙大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