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里有超级的防冻背心,每一个人给你们一件,即便是零下万度也照样安然无恙!”我活着将准备好的一大捆背心拿了出来。

  这些东西都是我委托那些亲信做的,说实话我这么费劲心计也是有自己的打算,一来这些人都是铁匠,虽然都很普通,但每一个人都是一颗匠人之心,这些对于最终天下第一号神器的出炉是有作用的,这二来这些人也都是忠厚之士,世代被方寸山欺压,也是时候反抗了,这也是整个神界彻底洗牌的一个环节。此外,我若能降服天山这块领域,也需要一帮子亲信,这些铁匠镇的人就是最好的人选。

  而此刻,几个缺胳膊断腿被关进猪窝从方寸山下来的黑盔武士不由的相互看了几眼,天山深处,极寒顶峰,没有人敢轻易上的去,即便是功力极高之人很多也挡不住,寒冷也是方寸山令人恐惧的第一大因素,很多厉害的人物未到山腰就会化成冰块,更别说这些普普通通的人了,很明显不仅仅是这些人,甚至连镇民都表现出了无比的怀疑,因为我让他们特意制作的背心看上去跟麻布条没什么区别。

  “为了使大家相信胡先生的话,我决定找个人亲自给大家试试!”那匠王老婆跟彩儿一样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坚信,两只眼睛不由的瞄向了旁边缩成一团准备随时溜走的匠王。

  “你……想干什么……你别开玩笑好不好老婆!”匠王老婆二话没说一把拉过了哆哆嗦嗦的匠王,此时虽值初秋,但按照铁匠镇的地理位置,此刻的温度已是零度以下,匠王老婆说着一把将匠王的上衣全都脱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桶冰水。

  “老婆……你……你不会来真的吧?”匠王牙齿都开始打颤了,一件破烂的背心一下子套在了匠王的身上。

  “哗啦”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大桶冰水瞬间淋在了可怜的匠王身上。

  “嗤嗤!”在所有人吃惊的表情下,诡异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原本绝对可以冻成冰棍的匠王居然腾腾腾的冒起了热气,身上则大把大把的开始出热汗。

  “怎么样?”匠王老婆狠狠的转了转几乎都快要晕倒的匠王大声喊道。

  “神奇,太神奇了,你看匠王的头发都开始冒烟了!”

  “何止冒烟,我看他几乎都要烧起来了,恩,厉害!”

  我心头微微一笑,说实话原本那些地堡大祭司亲信制作的背心还没强悍到这种地步,关键我还渗入了彼岸之花的力量,虽然会有些耗损,但为了能拿到第五瓣彼岸花瓣,损耗点也在所不惜。

  在众人啧啧的称奇声中,有一个摆在镇民面前的问题出现了,又一些村民不由的担忧道:“胡先生,那我们这些人对于那些强悍的黑盔武士来说那绝对是属于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被他们手中的强大神器随便一挥就一命呜呼了,即便上了方寸山也估计干不过两个回合的呀!”

  “放心,这个问题我也已经想过了,昨天晚上我连夜制作了一些防御力极强的符咒,抵御他们手中神器的进攻绝对是绰绰有余,就算是被他们先砍上几刀那也不会碍事的!”我说着又拿出一大把早已画好了防御符咒道,当然这些符咒看似平常,其实也沾染了彼岸花瓣的气息,要不然我也不会故意拿出来糊弄。

  “符咒?”所有朴实的镇民脑袋上不由的爬满了问号,难道真的是自己窝在这个穷山谷里面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变化,一张小纸片能挡的住一把大刀砍?

  镇民再度瞪大的双眼!

  “为了使大家开开眼界,我也再度给大家做个实验看看,让大家好心服口服!”那匠王老婆显得很卖力,说着又将两眼爬满血丝的匠王拖了过来。

  “老婆你可别乱来,咱们夫妻多年,这张破纸片能挡得住那可真见鬼了!”匠王此刻更是吓得眼珠子暴突,匠王老婆迅速在匠王背心里面贴上了符咒,居然抡起一把锋利的武器朝着药王的胸膛猛刺了过去,很显然为了体现试验的公平,为了让所有人都信服,那匠王老婆直接挑了一把强悍无比,且在铁匠镇神器榜起码能排的进前三的神兵利器,当然这也是方寸山人的杰作。

  药王猛的吸了一口长气,当即晕倒了在地上。

  “铛!”的一声巨响,所有人纷纷踮起了脚尖,只见原本被视为强悍的神器转瞬之间居然卷了起来,原本单薄无比的匠王身板宛如钢铁一般。

  几个断胳膊断腿的黑盔武士呆住了,有几个甚至开始互相抽起了嘴巴,方寸山几百年来所有炼制出来的兵刃基本都是被抢购一空,绝对是削铁如泥极品武器,今天居然败给了一张破纸片,几个心理素质低的当即口吐白沫,不醒人世了。

  ‘9酷`匠。网正版l…首S发?

  “太神奇了!太牛了!”一帮民众的眼睛都绿了。

  “而且大家也不怕没有攻击性的武器,大家伙现在手里不论是什么材质的东西只要浸泡在这种神奇的符水之中立刻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效果,即便他们口中称赞的超强神器也绝然不是你们的对手!”彩儿跟着也起哄道。

  匠王老婆则一把扔开了昏倒中的匠王在为一大群也已经疯狂的民众浇灌起了符水,旁边的背心和符咒早已被一抢一空,几对民众已经互相打起了拳头,棍子尖刀也相互揍了起来,几个年迈的老头从年轻的时候就想成为江湖中的高手,这会更是抡起一把杀猪刀疯狂的对劈了起来。

  与此同时几把昨天还被当成宝贝的圣器瞬间就成了蹂躏的对象,几个镇民纷纷抡起了农家的破烂锄头、铁锹、榔头、甚至连木头都用上了,十几件传说中的圣器在几分钟后就被几个相当兴奋地老头齐刷刷的给打成了废铁。

  “他们还是人嘛?”早已哆嗦的不成样子的黑盔武士们,圣器在他们眼里居然还抵不过一把破锄头,看着这帮高举着农具的农民欢呼雀跃的样子,几个人都仿佛看到鬼一般还要恐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