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真没想到小小的铁匠镇居然还藏龙卧虎!”正当这时一匹绝世的烈马突然从旁边密林之中闪了出来,神马之上是一身金色盔甲的蛮荒战将,手中一柄几乎达到两米的狂刀证明此人地位绝不一般,且随着此人的到来后面居然哗哗的涌出来十几人,一声声惊嘶的马叫惊得众人不由的往后退了两步。

  “嘭嘭嘭!”随着那人一吼,更诡异的事情跟着上演,原本镇民手中紧拽着金属钝器瞬间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抓去一般,纷纷掉到了两批人中间。

  “看来兵器圣地的传说并非只是夸大其词,这些人的兵刃遇到他们居然立刻失去了攻击力!”我心中不由的一阵感叹,眼前这十几号人手中几乎无所例外都拿着这样的圣器。

  不过对方的几位悍将则更是吃惊不小,看着地下已经完全不能站起的黑盔武士,所有人不由的多看了看我几眼,谁都看到他仅仅只踢上了一脚而已。

  “哼!”然而那个金色盔甲的蛮人却是冷哼了一声,随即又道:“你以为就凭你一人就能挡的住我这么多人,老老实实的交出人种来,不然我就下令立刻灭了整个铁匠镇!”

  “你……就凭你……”彩儿不由得拉大嗓门道。

  “小姑娘长的倒是不错,是不是你想做人种啊?”蛮人露出了一道恶狠狠地刀疤,一柄长剑狠狠的插进了地面,双手则做出了捏乳抓胸的样子。

  “嘴巴放干净点,不然老子立刻就撕了你!”我朝他们喝道。

  “别去,他们人多,你去肯定吃亏!”匠王不由得拉住了我,我的强悍他们全都知道,不过方寸山一下子下来了这么多人,谁的心里都没有底。

  “没事的,就他们这几棵小菜,我可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我一声冷笑道“有种!”蛮人眼中瞬间露出了杀机,口中继续道:“在这片天山之地,几万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胆量轻视我们,你是第一个,小子,我想你会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的!”

  蛮人身边立刻闪出一道金光,战马突然一阵长嘶,手中的狂刀瞬间剁向了我的头颅,速度之快,力量之快,让旁边的民众都不由的紧闭起了双眼,普通人兴许刀未接触,头早已被巨大的刀气所劈开。

  “怎么回事?”此刻地下即便只是掉下一根细针也是清楚的能听到,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所有民众的眼睛一下又凝固到了那个地方。

  瞬间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刀锋竟直接被我两指轻轻地夹住,锋利的刀刃居然未伤及一分一毫,要不知道那可是方寸山锻造出的兵刃。

  很显然我的举动把所有方寸山的黑盔武士都惊得愣住了,蛮人看来是他们的头领,不过此刻他居然连抽出自己武器的手劲都没有了,唰的一下愣是被我从神马上被摔了下来,整个狗头则被狠狠的踩在了泥浆水里。

  “垃圾!”我二话没说砰的一脚一下将这个混蛋的脑袋踩进了岩石缝里,鲜血瞬间染红了整个地面。

  “杀光这帮畜生,一个不留!”我猛的怒吼,几乎所有人都跟着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大叫。

  或许也是方寸山这帮狗日的土匪太不是东西了,蛮人带来的十几号人居然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几乎都葬身在了我所带领的土农民之手,偶尔有一两个断胳膊断腿的则被仍到了一边,同时铁匠镇也奇迹般的缴获了十几把强大的神圣之器。

  次日。

  “你说什么?让我们铁匠镇去攻打方寸山?”我刚跟匠王说完我的想法,他立刻叫了起来。

  “是啊,我想让你带头,毕竟你的威望在铁匠镇还是比较大的嘛!”我忙道,说实话以我一人之力要对付整个方寸山还有点吃力。

  酷匠E&网首I◇发C

  “方寸山,那是人该去的地方!胡先生,你没发烧吧?”匠王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道。

  “爸,我看胡先生说的挺有道理的,为什么咱们铁匠镇就非得被他们踩在脚下,更何况我们这么好的老镇长被别人活活踩死了,难道这个仇我们就不报了吗?”后面走过来的彩儿此刻自然是义无反顾的站在了我这一边。

  “彩儿,你怎么也跟着脑子发热?”匠王狠狠的摇了摇头,觉得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

  “怎么了嘛?胡先生只要说行那么肯定行的!呵呵!”彩儿宛然一笑道。

  “胡闹!”匠王狠狠的放下了茶壶。

  “我看你才胡闹,我看胡先生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方寸山这么嚣张你没看到昨天被胡先生打成什么样子了,山上的难道就很可怕了,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男人一回好不好?”匠王老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窜了出来,突然变转枪头道。

  “夫人,您怎么也……也这么糊涂啊!”匠王一看是自己的夫人,语气上立刻软了一截道。

  “怎么你真的不敢?”匠王老婆说着耸了耸肩膀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不去,不去,绝对不去,开什么玩笑,这跟送死有什么分别?”匠王顿了顿相当肯定道。

  “咋了?想起义咋的?”匠王老婆二话没说,身后的搓衣板立刻在匠王面前一亮,瞬间这惧内的匠王就投降了。

  铁匠镇攻打整个方寸山的消息一出来,整个方寸山就立刻炸开了锅,众人几乎都是纷纷举着农家常有的锄头和镰刀赶了过来,几万年来起义造反估计有人相信,不过攻打方寸山这样的事情估计很多人都只会认为在开玩笑。

  不过疑问和恐惧依旧环绕着所有的镇民,虽说在他们心中我已然是个神一样的人物,但是跟自己的命相比很多人还是选择了退缩。

  “其他的先不说,胡先生方寸山海拔极高,山上的温度极低,我们中间估计没有几个人能抵挡的住如此的严寒!”中间一个镇民第一发言道。

  “大家放心,这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有办法!”说实话我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为此我让地堡大祭司的几个亲信早已做了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