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不由的一暖,白素素说的话虽然带着几分稚气,但却是至理名言,多少灾劫都挺过去了,我内心也从来没有一个怕字,稍稍稳了稳心,对着擦干眼泪的白素素道:“素素,去看看有没有干柴,咱们烧个火堆,我试试能不能把体内的毒给逼出来!”

  “嗯!胡大哥一定行的,素素现在就去!”白素素跟着狠狠的点了点头,整个身子刚一转头看着黑漆漆的周围,不由的停住了脚步,不过眉头一紧、眼睛一闭还是咬了咬整个人瞬间没入了黑暗之中。

  黑暗的奇怪溶洞,恐怖蟒蛇岛的地下,谁也不能断定会不会还有什么诡异的东西跳出来,白素素轻轻的抽了抽鼻子,两只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四周,虽然周围黑的要命,但白灵还是丝毫不敢闭眼,稍微一丝的响动就会让她心跟着猛缠,嘴里则跟着一直嘀咕着:“素素绝对不会害怕的,素素是最勇敢的……”

  而很快,勇敢的白素素弄来了一大堆甘草,随即点亮。

  “冷,冷!”暖暖的火焰之下我整个人颤颤的抖了起来,此刻的我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脸色发白、嘴唇发紫,整个人卷曲了起来,像是一下子掉进了万丈冰窟窿似的。

  “冷?很冷吗?”白素素的小瞌睡一下子被完全打醒了,跟着立刻开始朝火里添柴火,经过了刚才的努力此刻两个人的周围几乎堆满了干草。

  “胡大哥,我再给你添,添多了就暖和了!”白素素擦了擦自己的小碳脸跟着使劲添道。

  “冷,还是冷……”我的冰寒仿佛是从体内逼出的似的,嘴里吐着白汽,四肢都像是冻起来了似的。

  J酷匠i。网永"久免{◇费看I小{=说k、

  “怎么会还冷呢?”白素素都已经感觉浑身都冒汗,然而自己的话刚一说完,冻得实在不行的我本能的缩到白素素怀里。

  “嘶!”白素素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仿佛自己像是摸到了一根冰棍似的,看着我卷缩的样子,白素素心痛的眼泪再度浸满了眼眶,她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和整个蚌族。

  心善的白素素一把抱住了我,使劲的给他搓了背,嘴里跟着道:“没事的,胡大哥,我抱着你,咱们一起挺过今晚就好了!”

  “冷!”我抖着身子,毒素攻心,没有几个人能抵挡的住,嘴里哆嗦着整个脑袋跟着开始往白素素脖颈衣服里钻。

  “嗯,来搂紧我,胡大哥!”白素素丝毫没有任何的迟疑,说着一下解开了外衣,跟着便是内衣,林虚整个身子完全搂在了白灵裸露的上身之上,两只手则也紧紧的搂住她的小背。

  “胡大哥,你会没事的!”白素素将我的全身和自己都盖上了暖暖的干草,两个人再度裸体紧搂,不过此刻显然比上次搂的还要紧,几乎都心贴着心。

  白灵亲吻了一下我的头发,狠狠的咬了咬牙,虽然自己整个身子也在打颤,但此刻她一动也未动,而林虚像是稍稍有些缓和似的,虽然还在颤,但显然比刚才平和多了。

  “你这样是没有用的,他身上的毒性已经侵入五脏六腑了,若不是他身体奇异,恐怕早就死了,如果你再不采取措施,恐怕按照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顶不到天明!”

  迷迷糊糊的周围一个悦耳的女声透着岩壁传了过来,声音极富回声。

  “你……你是谁?”虽然声音甜美,但弱小的白素素还是颤颤地问道。

  “我?连我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多少年了,你们俩还是头一个能进到这里来的生人!”那声音带着十足的沧桑。

  “你在这里很多年了?”白灵心里不由的一震。

  “是啊!”那声音跟着道。

  白灵眼睛睁的大大,嘴里突然道:“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您能救救胡大哥嘛?”

  “我救不了他,我现在无实无形,唯有孤寂的灵魂!”那声音突然低了许多。

  “不会的,你肯定有办法的!”白素素憋起了嘴。

  “不过,小姑娘别灰心,你有着一颗谁也比不了的善良的心,你的纯洁绝世少有,现在只有你才能救的了他!”那声音跟着道。

  “我?”白素素一愣,她根本什么也不懂。 “对,不过你若真的想救他必须牺牲你一件最宝贵的东西,你一定要考虑清楚!”那声音继续道。

  “没事,只要现在能救得了胡大哥,我愿意付出我任何的东西,甚至……甚至包括生命!”白素素顿了顿仿佛比刚才还要勇敢。

  “可怜的小姑娘,这东西比起女孩子自己的命来还要重要!”那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似乎对白灵的稚嫩相当的欣慰。

  “那是什么?”白素素实在想不出来。

  “是你宝贵的处子之身!”那声音更着沉沉道。

  “处子……之身?”白素素心里狠狠的一咯噔,即便她如何稚嫩,还是一下领悟了她的意思,看着面前强壮的男人,整张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上,虽然他们此刻也是全裸相对,但即便如此纯纯的白灵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仿佛男女之事对于这个小女孩儿来说还依旧像是很远很远。

  “你如果不愿意也是很正常,不必要自责,一切都是天意!”那声音见白素素顿了好久跟着叹息道。

  “不!我愿意,只要能救胡大哥,我什么都愿意!”但是白素素却出乎了她的意料,说话像是非常的干脆,丝毫没有存在任何的疑虑。

  “你可想清楚啦?”那声音再次确认道。

  “绝对想清楚!”白素素点了点头,虽然心跳砰砰直跳。

  “唉!这家伙可真有福气。”那声音的叹息之色像是更重了,那个声音说完突然便消失了,好像这个声音根本不是来自这个蟒蛇岛,而是来自更遥远的地方——彼岸之边。

  不过这种男女白素素似乎毫无经验,一切都慢慢的进行,不过我隐约间感觉体内的毒在慢慢的往外排,与此同时,我更感觉自身的实力又有了提升,似乎得到了北冥什么神秘的力量洗礼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