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很糟糕,现在我看还没有扩散,如果想保住性命的话,还有一个比较快捷的方法!”我故意装出样子“研究”了很久跟着道。

  “什么方法?胡先生您快说!”那女族长显得更急道。 “那就是现在立刻做手术马上割去,这样一下估计就没事了!”我跟着道。

  “什么?割……割掉?”女族长整张脸像是遭到雷劈似的,一下紧绷了起来,随即本能的喊道:“不行,绝对不行,这怎么可以?”

  “那就有点麻烦了!”我舔了舔口水道。 “就……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似乎此刻的蚌女族长几乎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似的。

  说实话我现在基本已经弄清楚了这女族长的病症,其实这女族长是长了肿块,虽然这种病症要解救是有点麻烦,不过找全了各种药材,另外在配合好彼岸之花,根治也不难!不过这治病可不是我来这座“海底龙宫”的初衷,我要的是那彼岸之花的第七瓣花瓣,当然我现在已经断定这宝物肯定是在这座龙宫,只要放开了找肯定也能找到。

  为此,我转了下眼珠子忙道:“我确实有办法,而且可以保证根治,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没问题,没问题!”此刻,那女族长哪里还有半分犹豫,忙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别会所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一千个条件我都答应!”

  “也不用那么多,我只在这宝殿内随意拿一件宝物,希望女族长不要吝啬,一件即可!”我说出了的目的。

  而那女族长哪里会有犹豫,这北冥之地,本身就是大的无边的宝藏,别说一件宝物,就算拿走一万件对她们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根本不算什么!

  为此,就在我说出这话的刹那,那女族长就笑了:“没问题,一点都没问题,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即便是镇守宫殿的至宝你都可以拿走!”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绝无二话!我这里其他没有,宝物有的是!”

  我点点头。

  而那女族长又忙问道:“那你赶紧说说我的病症和办法吧!”

  U酷匠网永u…久免/费8看小说

  见那女族长确实急了,我也不再掖着藏着,忙跟着道:“里面确实有肿块,而且两只都有的,更奇怪的好像还有生命似的!”。

  女族长一惊,随即又道:“肿块还有生命?”

  女族长说出这句话两只眼睛那是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胸,仿佛此刻它们根本就不是自己炫耀身材的优势,而是魔鬼。

  “是的,我刚才捏的时候分明感觉到里面有什么在蠕动!”我摇了摇头,显得很自信道。

  “什么?”老族长听着我突然爆出这么一句话,整个人更是惊慌失措,居然一下子钻进了我的怀里。

  “我说你别那么激动,顶多就是类似虫类和爬行动物的幼虫寄生在你那里了,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也不是肿瘤,你大可放心好了!”我双手张开有点尴尬道。

  “呀,不会吧!”老族长恐怖的神色一下膨胀到了极点,对着我的胸口竟是一顿乱捶。

  “咳咳咳!”我有点挡不住这样的大的打击,赶紧握住了她的双手道:“我有办法的,我有办法把东西拿出来的!”

  “那胡先生您赶紧想办法啊!除了你说的那个割……割的办法其他的都可以!”老族长算是彻底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

  蚌女族的大殿上众人正在商讨的治疗女族长的方子,也许是被林虚突然治好海马事件的影响,附近几个隔的很近族群的名医全都被吸引过来了。

  “胡先生,您说照你得出的病症结论族长的病该如何进一步用药治疗呢?”一边女官跟着问道。

  “具体吃什么药能根治,我已经有眉目了。”我表现的很有把握道。

  “那先生您快说!”女族长有点等不及了,今天出来之前特意将自己的胸胸连连裹了厚厚的三层,简直达到了密不透风的程度。

  “我这里就有一张刚刚写好的治疗处方,我想这样的药连吃三天保证能消除病根!”我跟着拿出了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道。

  看着年纪轻轻的林虚如此的自信,围住在一起的众名医更是一片哗然。

  “孔老,您是我们中间最有威望的行家,要不您上去替我们瞧瞧,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在胡乱吹嘘!”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类似海虾似的家伙跟着道。

  面前一个犹如海中巨龟似的家伙跟着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显然他也是心存疑惑和不满,看着林虚这么不把众人放在眼里,孔老拄着拐杖不由的在众人的期盼下走了过去。

  “年轻人,老夫也算是个医道中人,要不先让老夫瞧瞧如何?”孔老拱手道。

  “可以!”我点了点头将手里的药方递给了孔老,那孔老确实也是老迈,跟着慢慢的戴上了老花镜,开始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不过刚开始孔老倒是没有过多的表情,不过看的一半整张脸唰的一下全青了,喘息声也随之猛的加重了。

  “孔老,您……您没事,什么药方让你这么激动!”旁边一个中年人连忙上去扶住道。

  “这简直是想要人性命,不,这药方起码能要一千人的性命!”随着孔老如此一言,其他名医再度惊愕的叫了起来。

  微微缓了缓,旁边一个胆大的才高声念了起来:“黑蛇毒四两、花蜘蛛五两、青蜈蚣三两……”

  随着那人一字不差的往下读,所有人都跟着一声声的惊愕。

  “我说胡先生您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的一个女官也无比费解道。

  “无知!”我摇了摇头,随即跟着道:“天下任何药材都有毒性,只是其中毒性大小不一不一而已,虽然我手上列出的单子全都是顶级的毒物,中间几种还是极为罕见的,如果说是普通人别说吃了,就是沾上那么一星半点也会一命呜呼,不过老族长就不同了,她的病症已然快要达到膏肓之期,那就只能用最顶级毒性,产生以毒攻毒的效果,否则就只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