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我心里很清楚,这第五分身非同小可,即便就从它被关进天牢第十八层而言,它的破坏力就不容小觑,不过它的诱惑力还是很强了,吸了它,确实就能一步登天,晋升圣仙!

  圣仙什么概念?那可是天母一类的顶级强者,天州顶层人物,要知道在堂堂天庭圣仙不过四个,而虽然祖仙很多,天州之外祖仙或许有近千人,在天州祖仙起码越是三位数,但这些人之中能够晋升圣仙的却是寥寥无几,虽说三花聚顶是成就圣仙的必经之路,但那也不过是基础,真正成就圣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真好比用瓢去填满大海了。

  而我现在却不同,那分身之力足以让我傲视群雄,不过虽是捷径,但也是不好走,我心里清楚,这一战非同小可,绝对有生命之危。

  冲!不过我没半分犹豫,直接一脚便踏进了第十八层天牢,里头阴暗无比,鬼气森森,而刚踏进去的刹那,原本开着的门瞬间砰的一声合上了,外面的狱卒吓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大喊着阿弥陀佛,而我也是心头紧张,那赤龙更是直接爬到了我头顶,仿佛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硬仗,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牺牲。

  “切记,万分小心,那妖王厉害非常!”赤龙吼了一声,瞬间两眼射出了金光,一下子照亮了周围的光景,也许是长年累月都没人来这地底十八层,里头晦暗不明,仿佛这根本不是人该呆的场所,里头布满蜘蛛网,而是角落还有蜥蜴和蟾蜍游走,它们一只只都漆黑一片,似乎身上所有的光亮都已被黑暗夺走。

  不过这地下十八层相当寂静,不像上面的几层,吵吵嚷嚷,哀嚎一片,反而是寂静,静的出奇,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越寂静!越危险!一瞬间我将浑身的实力全都激发了出来了,准备决死一战!而这天牢十八层最为牢固,即便是天崩地裂不会有事!

  然而正在我和赤龙紧张万分的刹那,突然旁边响起了低沉的哭声,一种可怜楚楚的哭声,似乎还是个小女孩的哭声,哭的让人心痛。

  “是那厮的幻化,千万小心了!”赤龙立刻在我耳边说道。

  我忙一点头,心里早已清楚万分,那哭声就是那家伙的幻化,而且还弄的惟妙惟肖,可惜这样的手段岂能骗的到我!

  “大哥哥,救我,快救我,我是被骗到这里来的,我想回家!”那家伙似乎觉得光哭已经没用,直接对我叫了起来,那声音充满稚嫩,仿佛就是一个可怜的小女生发出来的一般。

  “放你娘个屁!”我没有丝毫手软,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记猛烈的火球横扫了过去,轰然一声,那说话声那头直接炸了起来。

  “干的好!娘的,装鸡巴装!”见我突然出手,赤龙也在一旁叫起了好。

  “呵呵!”我暗暗一笑,大踏步直接朝着那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既然已准备大干一场就没必要再扭扭捏捏。

  /更H4新#最6w快上\酷{匠网

  然而那家伙似乎贼心不死,不过也许也是出于妖的本性,骗完这一招之后,居然还来一招,此刻突然变化成了一名极品少妇对我勾引了起来。

  “帅哥,这里可是整个仙界最逍遥的场所,既然来了,何不痛快玩乐一番呢!”

  那声音说完,我定睛望去,差点鼻孔没喷血,那家伙可真下血本,竟变出了一个露臀的少妇,那翘臀要多性感有多性感,而且还对着我拍了拍!

  妖就是妖!就算到哪里都不会改变!

  我冷哼一声,这一次我照样没有客气,直接从变化出一根硕大无比的铁棒子猛地朝那家伙的屁眼射了过去。

  “噗嗤!”一声,正中那家伙的要害!一瞬间,那狗日的鬼哭狼嚎了起来!

  “哈哈哈!”赤龙在一旁哈哈大笑,似乎对我的手法相当佩服,而我也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对着他大吼了起来。

  “好了,别玩了,痛痛快快干一场吧,玩这种小孩子游戏有意思吗?”

  我说完,赤龙也紧跟着来了一句:“妖王,你应该还记得我吧,识相点就归顺闯祸,别再玩了,你我都清楚,只有跟着闯祸才能真正修成正果,才能真正超脱,达到彼岸!”

  赤龙说完,那一头瞬间没了声响,不过没过多久,就听到一个声音大笑了起来,笑声中还带着一世妖王的霸气,同时口中威风道:“赤龙,你变了,你难道忘了什么叫做宁做鸡头,不为牛后的道理吗?”

  “呵呵,原本你就属于闯祸,何必如此?况且你被困在这里,暗无天日,根本没有出路,还是归顺闯祸吧!”赤龙继续劝道。

  可那家伙丝毫没有半分认同,反而阴笑了起来:“你错了,原本我是没出路,不过你们既然来了,那就有出路了,我只要吞了胡闯祸,我便有了再生为人的机会,哈哈!”

  “痴人做梦!”赤龙大喝一声,这一次他可没有再留机会,直接将天锁抛了出去,猛然间只听见锵锵锵的声音,一条三头六臂的怪物一下被锁住了。

  “妖王,还不归降?”赤龙再度大喝,整个龙身竟在顷刻间突然变大,金光闪闪,夺目无边。

  “呵呵,就凭这样的破锁就想锁住我?笑话!”那妖王冷笑一声,整个人也开始急速膨胀,隐约间,那所谓的天锁竟有些控制不住他。

  “闯祸,速度施展吞噬大法,吸干这小子的精元!”那赤龙立刻狂吼。

  “明白!”我没有多想,猛的一跺脚,开始施展吞噬之术,拼命冲着那混账吸了起来,一时间这整个第十八层天牢都开始形成了旋风,似乎其中阴气、戾气、邪气都被我吸了出来。

  然而让我没料到的是,那妖王似乎是铁板一块,如此猛烈狂吸,竟然没有办法吸走半分。

  “不行啊,根本吸不动!”我压根没料到会是如此情况,而那妖王咯咯一笑,似乎早就料到会是如此,振臂一挥竟大摇大摆朝我杀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