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再多看一眼,我挖你眼睛。”那瘦子突然恶狠狠叫道。

  老猫一把将我拉到了身边:“不该看的别看,查查最烦的就是这个,懂吗?”

  我茫然的点点头,那瘦子哼了一声,屁股一抖,那条尾巴似的东西突然消失了。

  “好了,人我已经收了,你们都走吧。”瘦子似乎没缓过劲来,依旧气呼呼的。

  “那行,查查,我们就先走了,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点好酒。”李师傅头也没回,直接出了牙科室,爆女紧随其后。

  “不好意思,我想留下来可以吗?”说实话,我真的很不放心。

  “随你便,不过我这里可不提供床铺哦。”瘦子继续赌气,老猫则拍了拍我肩膀,让我晚上小心点,他也知道今晚就算回去,我恐怕也睡不着。

  不一会儿,老猫三人都走了,医院也到了下班的点了,医护人员陆续走了,偌大的牙科室显得格外空荡。

  瘦子将璐璐扛到了里屋一间VIP诊室,门被反锁了,他说要给璐璐手术,不准我看,这次要是乱看可不是挖眼睛那么简单了。

  酷pw匠1网永n$久免q=费看S小说hF

  我点点头,既然老猫他们几个这么信任这瘦子,那你这人肯定有点本事,而且看着外面墙上居然还挂满了锦旗,送的人还都是本市的名人,如此一看,这瘦子就更不能小觑了。

  我索然无味的等着,而里面居然没有一丁点的动静,静的出奇,这个时候夜幕降临了,而我则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到底是谁?

  自从去了临江之后,我便思索这个问题,而这次棺材村之行,让我明白我不单单只是失去一段记忆那么简单。

  那对老夫妻?

  那具尸体?

  甚至还有钟馗?

  他们都跟我多少有些关联,而我却对他们没有一点印象,直觉告诉我,我必须搞清楚这一些,要不然我下半辈子估计只会是行尸走肉。

  又该如何下手?原本想着问老猫他们,可现在看来他们也未必清楚,我该怎么办,我心里一片茫然,甚至还有些无助。

  “砰!”这个时候那间VIP诊室突然打开了,我吓得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可笑,你小子居然只有这点胆子。”瘦子瞟我了一眼:“事情比较难办,需要借你一点东西,肯给吗?”

  “肯,当然肯,就算是命我也给你。”我脱口而出,我看着这瘦子大汗淋漓,像是经历了一场战斗。

  “要你命有个屌用,抽你一点血就行了。”瘦子说着,直接拿出了一个针管。

  “行,抽,抽多少就行。”我忙挽起了袖子。

  “哼,你的血谁敢多用,抽一管子足够。”瘦子显得很小心,居然带了四层防菌手套。

  很快,一管子血就抽好了,瘦子小心翼翼将管子放进了一个密封的袋子里,临走跟我来了句:“这管血抽了,你会感觉非常饿,你若不想饿死,就去买点吃的。”

  我点点头,看着瘦子又推开了VIP的门,虽然他警告我别看,但我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我一跳,璐璐好像被吊在了空中。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真不知道瘦子在玩什么,不过瘦子说的没错,抽完血后,我很快就饿了,而且饿的非常夸张,简直有一种吃下一头牛的冲动。

  忍了几分钟,我实在忍不住了,出了牙科室,下了楼,直奔门口的一家兰州拉面。

  十几分钟,我整整吃了六碗牛肉面,犹如饿死鬼投胎一般,那兰州拉面的老板都有点慌了,直接走过来安慰我道:“哥们,千万别跟自己的胃过不去,这年头好姑娘多的是,别把自己撑死喽。”

  妈的,这小胡子老板还真有意思,我对他微微一笑,只说了四个字:“再来两碗。”

  又连吞了两碗后,我终于打出了一个满意的饱嗝,而小胡子老板则像送神一样,将我送出了面馆,临走不仅不收我钱,而且还主动给了我一百,让我想开点,别做傻事。

  我彻底无语,然而就当我再度迈进市一医院大门时,我突然看见了一件无比诡异的事情,我居然看见不远处一排座位上,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正在阴阴地看着我,而这个女人竟然是璐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烧鲫鱼说:

  第三更~~晚上没有了,谢谢@53e043cd42dcf @545f7e180ce3d 刚刚投的挖掘机支持~~明天要小解谜一下了~~大家明天见~~。下一章明天上午十点左右。默认名字是字符的书友,加客服QQ找改一下名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