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不会这么衰吧!”钟馗大骂了一句。

  下着大雨换轮胎,绝对是件痛苦的事情,更何况是在这种鬼地方,而且这雨下在身上,跟下刀子一样。

  “哥们,去帮哥一把,哥一个人可搞不定啊。”钟馗推了我一把。

  我点了点头,没办法,车上四个人,后面两个根本不用指望。

  于是,我和钟馗都下了车。

  我抬千斤顶,钟馗卸轮胎,两人配合的倒也默契,没几分钟就搞定了。

  不过当两人回过头来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车上、路上居然都铺上了一层白蒙蒙的细雪。

  “这个天气咋那么古怪!”钟馗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也跟着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才几月啊,我跟钟馗无一例外都还穿着短袖。

  “上车,上车!”钟馗搓着手,赶紧拉我上了车。

  一上车,钟馗我听起了天气预报,只听见电台一个骚货懒洋洋道:“今天这天儿热的也太吓人了,姑娘们的内衣是不是都湿啦……”

  我跟钟馗面面相觑,眼看着外面的“雪”竟越下越大,周围从白蒙蒙变成了白茫茫。

  “馗哥,要不咱们今天先撤,明天再来?”我担忧道。

  “不行,这天气上山容易,下山难,现在下去搞不好要翻车!”钟馗这么一说,我才发现。

  “最新K章节H上z酷匠网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群山之间了,前面不远就是棺材村的地界了。

  钟馗重新发动了汽车,速度一下子慢了很多。

  我望着前路,心里纠结的要死,因为那种不详的感觉愈来愈浓,心里不由的想起了钟馗说的那个经历。

  万一我要是碰到那条长着女人脸的大蛇该怎么办?

  在这样让人心惊胆战的节骨眼上,后面那对老夫妻居然还睡着了,不过睡觉的姿势格外僵硬,也格外变态。

  两人笔直的靠在座位上,手里捧着自己的牌位,头上还盖着一条黑头巾,搞得跟真的死尸一样。

  若不是他俩发出一前一后的呼噜声,我真以为他俩死了。

  也不知道接下去会碰到啥事,随着天色越发暗淡,周围从白蒙蒙变成了灰蒙蒙。

  路上别说车了,就连野猫野狗都没有。

  死气沉沉,钟馗驾着车似乎带着我们进入了死人的世界。

  不知不觉,又在路上缓慢行进了半个多小时,我被颠簸的居然也有些昏昏欲睡。

  正当我双眼刚合上的刹那,突然远处一声汽车喇叭声把我吵醒了。

  “前面有车?”我忙道。

  “是啊,谁啊!”钟馗也愣了一下,似乎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不应该会碰到同类。

  “过去看看,下大雪估计抛锚了吧。”我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想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能他妈是好人嘛。

  钟馗小心翼翼的开了过去,然后开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别说车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钟馗脸色有点白了,我和他都知道刚才听着声音,车子顶多在二三百米的位置。

  “别管了,也许我们都听错了。”我傻傻地安慰道。

  “嗯!”钟馗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一个人听错正常,两个人听错那绝不可能。

  就这样,车子又开了几分钟后,我感觉棺材村应该到了,可这条山路好像没边似的,怎么也开不完。

  我看一眼钟馗,他的脸都已经绿了,显然他比我明白多了。

  这条路真的有古怪!

  正在这时,突然又响起了汽车喇叭声,这次无比的清楚,我打包票这次绝不是幻听。

  而且这中间除了喇叭声外,还有人声,而且不止一个。

  离的越近,声音更是越嘈杂。

  “小心点,这种地方不可能会有那么多人。”钟馗突然来了一句。

  我微微一抖,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

  突然,那喇叭声愈来愈响,而且远处居然还出现了强烈的灯光。

  我瞪大了双眼,确实有一辆车,而且是辆很古董的解放牌军车。

  不过那辆车很古怪,前面挂着一幅巨大的毛主席像,同时还挂着好几条血红色的大条幅,车厢里则站满了衣衫褴褛的人,这些人好像个个都从坟堆里爬出来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烧鲫鱼说:

  第二更,谢谢 conufse Zero雨晨 誓言天道 零時差的擁有0c7c ConfidentWu 的支持~~ 。第三更,下午两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