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把梳子什么时候到我口袋的?”我完全懵了,我居然毫无任何知觉,而且此时整个衬衣口袋都已染成了红色。

  “你别动!”小猫折下了两根树枝,她显得很紧张,拿着两根树枝小心翼翼的将梳子从我口袋里夹了出来。

  看着这把梳子,我脑袋里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小S梳头的那把,老猫也说过她若是给谁梳头,就代表谁要死了,她宿舍里那两个女孩,刚死的那个女宿管员,铁定都被她梳过。

  而我则直接带着这把梳子走了,这代表什么?

  我不敢往下想了。

  小猫的脸色也变的很难看。

  当小猫闻了闻梳子上的血腥味后,突然松了口气,那神情也平静了许多。

  然而平静之后,她的眉头又是一紧,猛的一把将我脖子上挂的那个护身符夺了过去,一下将那梳子包了起来。

  “别私自拆开,拿去给我哥。”小猫不知道怎么包的,几秒钟后居然将那张护身符包成了八卦状。

  我点了点头,将那个八卦状护身符塞进了包里。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估计查不出什么线索了,有人在刻意隐藏或者毁灭什么。”小猫很冷静的分析着。

  我“嗯”了一声,小猫分析的很对,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来临江的目的是为了核对璐璐是不是真的在半年前死了,而刚到临江,所有可以证明坠亡者身份的东西都没了,甚至有人还不惜杀人来掩盖线索。我猜想那个女宿管员是被人谋杀。

  而这又意味着什么?

  难道璐璐真的已经死了?我越想越糊涂。

  “别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小猫显然看出我的心思,像是在点拨我。

  “小猫,那你觉得小S到底是谁?”老猫早上说的很对,我心里确实已经有了一个心结,这个心结若不解开,我会陷入一个死胡同,更何况来之前,在火车站上那一幕,更让我心如乱麻。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S不是人,你也不要多想,以你现在的见识,还没有能力想到那一层。”小猫说了一堆让我莫名其妙的话。

  “你能不能说的明白点?”我愣愣道。

  “唉!”小猫轻轻叹了一气,转而看向了远方,过了一分多钟才来了一句,让人心里冰凉的话:“我已经后悔刚才说的那两句话了,其实真相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恐怖,当然你不用问我,也不用问我哥,我们同样也不知道。”

  老猫、小猫,真不愧是兄妹,他们彻底把我绕进去了。

  在学校里又呆了一会儿,天终于又亮了,小猫将我送出了校门,让我以后最好别来了,随后她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小猫离去的身影,我突然多了一丝痛楚,好比一根针扎进了我的心头,越扎越深,越扎越痛。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也发生了这样的事,只不过当事人是另一个人,一个像是在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我突然非常肯定,我以前来过这里,但具体的事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璐璐、小S、或者其他女人?

  W看{@正n版‘章节?√上w酷●匠网(B

  我的头真的要晕死了!

  我拿出了那半张相片,突然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这次的临江之行,非但没有让我释疑,反而让整件事更加扑朔迷离,最关键的是我人生中有一段很特殊的记忆,似乎被人无情的抹去了,而我只感觉自己已经陷进了一个可怕的深渊。

  “劳驾,让我一下,让我一下!”正当我暗自苦笑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一个人拿着大包小包一个劲的往前挤。

  我不经意间看了一下他的背景,似乎哪里见过,而他包里貌似有一样东西掉进了我怀里,但当我再看去时,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低头一看,顿时一愣,他掉出来的不是别物,竟然那本《直击现场》的临江杂志,出刊号还是今天。

  刚才那人难道是杂志社的编辑?我心头那么一想,本能的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可就在我站起来的刹那,突然听到火车的车载电视播送突发新闻。

  “今日凌晨,临江创业路53号突发火灾,一间名为《直击现场》的杂志社彻底烧毁,死伤十三人,面对突发事件,市委市政府领导第一时间……”

  刚才那人难道是凶手?整件事件的幕后元凶?

  我心头一紧,因为在今天这本《直击现场》的杂志后背,赫然还有一个大大的血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烧鲫鱼说:

  第三更~~~今晚写得快,平常都要九点左右才能写完~~今天晚上没有了,下一章明天上午十点左右~~~谢谢@心瘾的打赏!!谢谢。大家帮我多宣传下哈,希望在网站看的人越来越多,看得人多写起来有动力~~~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