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贴着门很想听听里面的动静,但这狗日的大门,隔音效果出奇的好,居然听不到一丁点动静。

  算了,还是保命要紧,这地方是人呆的啊。

  我看着周围阴森森的走廊,跑着出了这个该死的殡仪馆,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不过我没有不讲义气自顾自逃命,而是留在了殡仪馆外面,要知道这祸可是我闯的,要是我没睡着,按时给女尸擦脸,估计就没这茬。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守在了外面,心想要是过半个小时没动静,立刻报警。

  不过大概过了十分钟,老猫的电话响了,问我在哪儿,要是还活着的吧,速度去二楼办公室报到。

  我哪里敢怠慢,屁颠屁颠像狗腿子似的奔了过去,要是这殡仪馆一楼阴森恐怖,好像某个恐怖片场景似的,但二楼倒是阳光明媚,跟其他公司的办公室并无两样。

  此刻,老猫正在一间办公室门前晒着太阳,那个李师傅也在旁边,不过脸色依旧不好看,气呼呼的,好像别人欠了他几万块似的。

  “李师傅!”我恭敬的向李师傅问了声好,这种人物在我心里已经不是凡人了。

  “嗯!”李师傅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猫哥!”我又将身子转向了老猫。

  不过,我这话刚说完,老猫嘴里刚喝进的茶水,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

  “你他妈的,能不能像个人一样说话。”老猫一脚瞬间就朝我腿肚子踢了过来。

  “你爷爷的,老子对你尊敬点,是看得起你,你这坨猫屎。”见他出招,我本能的骂了过去,简直对他无语。

  “哈哈,这才像个人嘛。”老猫哈哈大笑,直接扔给了我一包中华:“去,给李师傅敬烟去。”

  “李师傅。”我又恭敬无比的递了过去。

  李师傅又嗯了一声,点上了烟,刚吸一口,半根烟就没了。

  “还别说,这小子胆儿还可以,居然能跟那个东西呆那么长时间。”吐掉了烟,李师傅终于说了句完整的人话。

  “废话,我这兄弟可不是一般人,胆儿肥着呢,这点破事算毛啊。”老猫在一旁立刻道。

  …更k$新sM最_;快上酷Ut匠《F网B

  “尼玛,你个畜生,刚才差点要了老子的命。”我狠狠瞪着老猫一眼,轻声道。

  “好,年轻有为,年轻有为。”李师傅显然没听见我说的话,不过老猫倒是听见了,在一边一个劲的偷笑。

  这时,一楼传来了喊叫:“老李啊,刚拉来一个胖子,火怎么也点不着了,赶紧来看看呐。”

  “等着,马上来。”李师傅掐灭了烟,戴上了一双黑呼呼的大手套,回头对我们道:“你俩先坐着,我先把这活干了再上来。”

  “好嘞,您老忙。”老猫和我忙点头。

  李师傅一走,我立刻就质问起了老猫,刚才的女尸到底咋回事。

  老猫没有答我话,看了我一眼,反而问我刚才都看见啥了,我前前后后描述了一遍,不过也将没给女尸洗脸那事跟他认了错。

  老猫倒没怪我,只是说了句这事不能怪你,随后叹了一气,脸上再无嬉皮笑脸。

  “到底咋回事?我刚才见到的真是鬼?”我依旧追问不舍。

  “别问了,这事你现在还不能知道,等时机一到,我会跟你讲的。”老猫故弄玄虚。

  我没再多问,老猫的性格我很清楚,他不想说逼他没用。

  “那查姜大牙的事呢?”我又道。

  “这事……”老猫话还没说完,突然外面有人大喊了起来。

  “快点救人呐,李师傅钻进尸炉后,火突然烧起来了……”

  卧槽!我跟老猫想都没想,直接奔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烧鲫鱼说:

  第七更~~~~!!!累死了。今天没有了~~~大家周末快乐!!记得点撸撸和追书。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