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咋醒了?按道理不应该啊。”一个声音扎进了我耳朵,我听得出来应该是狗爷回来了,他似乎对我的惊醒很诧异。

  “要不还是打麻药吧?”这个声音是璐璐,她手里像是拽着一个针头。

  “打个屁麻药啊,他的身子根本用不着打麻药,要是乱打恐怕要出大乱子,咱们还是赶紧做吧。”虽然我现在还有点昏昏沉沉,但狗爷这话一说,我本能的吓了一跳,不打麻药就上会出人命的啊。

  我想反抗几声,动弹两下,可他娘的根本不行,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所有的神经都像被剪断了似的。

  “好吧,你赶紧开始吧,我按着他点。”璐璐居然没有反驳,反而上前按住了我的胸膛,我朦朦胧胧好像看见她也穿了一件白大褂,那深深地乳沟,还别说真性感。

  但是下一秒,我就没那个闲情逸致了,那混蛋狗爷居然抽出了一把长长大剪子,对准我的手指剪了下去。

  妈呀!你个狗日的,至少给老子打针麻药啊,活生生剪手指,你疯啦!

  我心里头大骂,想阻止也为时已晚了,那大剪子咔嚓一声,我的那根已经彻底腐烂的手指就这样被剪掉了。

  不过奇怪的是,那老东西一剪刀下去我本以为会疼的哭爹喊娘,但却一点都不痛,而且痒痒地还很舒服。

  我拼命睁眼想看个究竟,但眼皮仅仅只是拉开了一条缝,不过我居然看到璐璐弯着身子再给我添手指的伤口。

  我一愣,心想璐璐可真是啥事情都敢干啊,万一舔感染了咋办?

  我正想拼老命阻止,可哪有力气啊,眼皮好不容易挤出的一条缝也合上了,而这时我听见狗爷口中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开始换了。”

  璐璐嗯了一声,终于不再舔了。

  不过朦胧之间,我感觉狗爷又推出了一张床,砰的一声紧紧地挨住了我。

  瞬间,一股寒气逼了过来,我的身子微微一颤,感觉自己像是进了冰窖,这狗爷到底推来了一个什么玩意啊。

  咋感觉像是刚从冷柜里拉出的死尸?

  s最新|章?节上e酷Ub匠3E网)_

  因为那硬邦邦的身子刚好贴着我的肉。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我完全被搅糊涂了。

  这时,我又听到一声很清脆的咔嚓声,一样东西像是被剪了下来。

  “怎么样?大小差不多吧?别呆会儿有长有短就不好看了。”璐璐突然道。

  “妈的,要求还真多,放心啦,绝对合适。”狗爷不耐烦道。

  “那就好,对了,什么时候给他再封印?”璐璐继续道。

  “别急,等我给他接上骨再说,你先去调朱砂,浓一点。”狗爷道。

  “好的,那要不要再给他加点其他作料?”璐璐道。

  “院里有只大公鸡给我去宰了,然后把鸡血都给我弄来,公鸡血阳气最旺,可以镇一镇阴气,另外有多余的我还可以给他换血。”狗爷说完这话,我完全被他整懵了,镇什么阴气?哪有拿鸡血换的?这老家伙是个疯子吧?

  不过最关键的是璐璐居然深信老疯子的话,居然真的去杀鸡了,我听到院里大公鸡拼命的在叫唤。

  骗子啊!

  神棍啊!

  璐璐怎么就一点没有常识,任由这个老家伙摆布。

  此刻,也许是自己过于激动,神智倒是越来越清醒,不过眼皮始终无法再撑开,仿佛上面压着一块千斤巨石似的。

  璐璐杀完了鸡,狗爷则来回不停的搅合,时不时的还往里倒点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狗爷突然道:“终于成了,你按住他点,我要动手了。”

  璐璐说了声好,立刻死死按住了我,而就在下一秒一股钻心的剧痛席卷而来,仿佛有一把尖刀生生扎入了我的手指。

  我本能的一声惊叫,身体像是冲破了什么似的,双眼猛的一开睁开了,我发现我的手上多了一根粉嫩的手指,上面还涂满了血红色的指甲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烧鲫鱼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