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弟弟都冒出来了。

  在我们村子生活了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李山河居然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这个双胞胎弟弟从哪里冒出来的?

  “别这么看着我呀,我说的可都是真的。”见到我们的目光不善,谢涵逸抽了抽嘴角,连忙冲着我们说道:“李山水才是整个古神族当中的高层。”

  “你也知道古神族?”王帅眯了眯眼睛。

  “这谁不知道,我跟你说,当初我在茅山的时候,我还参与过一次围剿古神族的战争呢。”谢涵逸拍了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的模样,甚是搞笑。

  王帅却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可别吹牛了,小规模的械斗估计也用不上,你这个外门弟子,即便是用上了,退一万步来讲,人家多的是办法,收拾你这个外门弟子,还真以为自己所向披靡吗?还是说你把我们都当傻子?而大规模的械斗围剿,根本不会让外门弟子出手,一来你们学艺不精,可能会给门派丢人。”

  现在王帅身上附着的是自己的祖师爷,说话那叫一个不留情面。

  说的眼前谢涵逸的脸都青了。

  我现在都有些怀疑谢涵逸现在是不是连杀死王帅的心情都有了。

  如果换成我的话。

  我的确有这个心思。

  谢涵逸咳嗽一声:“倚老卖老,你们又不是没见过?”

  这家伙就这么坦然的承认了?

  谢涵逸继续说道:“且不说这个,李山河不是什么好人,这个李山水比李山河更为恐怖,现在已经有好几个阴阳家族完全沦陷,成为古神族的走狗,其中就包括魏家,东方家,刘家,反正许多知名的阴阳家族都已经成为古神族的走狗,而你们,去的那个广场,你知道是谁家的产业吗?是魏家的产业。”

  谢涵逸说到这里突然瞪圆了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就像是恍然大悟一般的这才说道:“我估计你们都不知道魏家是哪个家族的?”

  我冷哼一声:“所以这就是魏子宁背叛我们的理由吗?”

  “可能魏子宁不是背叛了,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了。”王帅在旁边小声的说道:“之前我见到魏子宁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转头一脸愤恨的盯着王帅说道。

  没想到他老人家却摆了摆手说道:“你这能怪我吗?那臭小子跟我共用一个身体,有的时候根本就不是我,更何况明明是你把他给召唤出来的,这种事情你还能怨我?”

  王帅的祖师爷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谢涵逸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接着点开了那个iPad,指着iPad上面的人头,冲着我们说:“看到这个男人了吗?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魏宇辰,是个不折不扣的活死人,而且这个活死人的身上还带着蛊虫,这个东西几个月前差点把我们整个茅山分部都给灭了。”

  魏宇辰这个名字挺熟悉的哈。

  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家伙不是死了吗?

  死了之后还被人做成了这种东西放在广场里面?

  “之前掌门大人向我问责,”谢涵逸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说我愧对道门中人,但你们不知道的是我们为了摆平这个广场付出了多少代价?可我们最终都成功了吗?没有啊,这才是让我们最为郁闷的地方。

  可我们明明知道那就是一个坑,为什么要前赴后继的往里面跳呢?

  每年死去那么多人,广场上每年也就只死去7个人而已啊,说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怪就只能怪那些人倒霉罢了。”

  谢涵逸这番话把我气的直拍桌子:“你胆子挺大的哈。”

  谢涵逸这时才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位子上:“我知道,我刚才这么说的确有些不太地道,而我也是没办法,我但凡有点办法都不会这么做的,老大,你得相信我。”

  我现在谁都不想相信。

  谢涵逸可怜兮兮的盯着我说道:“我现在只想让谢子煜不要参与这件事情。”

  我冲着谢涵逸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你不要跟我多说了,你现在就给我出去,我们之间要开一个小的会议。”

  谢涵逸这才走出了会议室,还贴心的帮我们把门给拉住了。

  陆坤和王帅迅速的检查整个会议室,发现会议室里面并没有监控设备和监听设备之后,我们这才坐在了桌子边上,并且在墙壁上都贴满了隔音符。

  “他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王帅义正词严的问道:“如果那瘪犊子说的都是假的,咱们现在就出去,把那谢涵逸给办了。”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鲁莽?”陆坤有些郁闷的说道:“你还是王帅的祖师爷呢,怎么搞得比小毛孩子还要凶悍?”

  哪成想王帅这个时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什么祖师爷?现在就是我本人。”

  “应该是真的,要不然魏子宁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那样?明明魏子宁已经接管了整个魏家,按理来说,魏子宁没有必要做到那种地步,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魏子宁的位置被别人给占了,魏宇辰又成了整个魏家的希望。”我思索了一会儿说到。

  “魏宇辰不是死了吗?”王帅一脸懵逼的说道:“这件事情太复杂了。”

  “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太复杂了,我们才不能够妄加揣测,只能找到魏子宁,仔细问一番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还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家的祖师爷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跟你是双重人格,你给我老实交代,这种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也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自从我使用了符咒召唤我们家祖师爷之后,这货就经常出入我的身体。”王帅一脸懵逼的说道:“我也想过无数种法子来压制,但是没有办法,而且我家祖师爷很厉害的,有的时候可以帮上忙。”

  “你家祖师爷和你一样坑,”我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你以为你家祖师爷有多了不起?没事就装傻卖萌,你少废话,把你家祖师爷招过来看看。”

  “我来了。”王帅下一秒就直接变了脸色。

  我和陆坤互相对视一眼,陆坤叹为观止:“还真的是无缝连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