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之后,他就带我来了这个地方。但是当初这里有士兵把守,我们一直没有机会进入那里。塔里汗对我说,这地下有一个几千年前的古墓。据当地人流传下来的故事,当时宁死不愿嫁给小乌孙王,中原皇帝为此专门派了一支百人的仪仗过来。这些人为公主送来了一块皇帝赏赐的青铜板,外加一粒丹药。”梵叔将车窗放下,将烟蒂扔了出去对我说道。

  “青铜板?丹药?莫非是因为忤逆了皇帝的意思,皇帝要赐死公主?”听梵叔提起青铜板,我的心不由得剧烈跳动了几下。不过随后我很好的掩盖住了自己的神色,反而装作很是好奇的去问他。

  “据当地人流传说,当时公主也是这么认为的。于是,她就在跟小乌孙王的婚礼上,服下了那枚丹药,然后跳了最后一支舞!”梵叔耸耸肩,调整了一下坐姿对我说。

  “其实,皇帝给她送来的,是一个无价之宝。或许是觉得亏欠这个最小的公主吧,皇帝把他最珍贵的东西赏赐了下来。传说世间有一处圣地,里边藏有长生不死的灵丹。但是想要进入那个圣地,却是难之又难。中原皇帝无意之中,得到了一幅地图。地图上的一行字,让皇帝不惜派遣精锐前去按图索骥!”梵叔双手搭在膝盖上,将身体坐得笔直的对我说。

  “什么字?”我问梵叔。

  “长生不死之秘,匹夫得道之所!”梵叔看了看我,轻笑着说道。

  “真有这样的地方?”我连忙问梵叔。

  “皇帝找了三年,终于找到了。三千铁甲,只剩下不到一百人返回。领军大将为皇帝带回了一枚丹药,据说就是从那个地方找到的。回来后不久,领军大将就得了一场恶疾毙命。而那些士兵,则被皇帝派去了边陲抵御蛮族人。此后皇帝吩咐匠人,用青铜铸了四块铜板。铜板上,分别让人雕刻上了一些图画。有一说,只要将这四块铜板凑齐,便能得到进入圣地的地图!”梵叔活动了两下身体,伸了伸懒腰说道。

  “老爷,我看就是那皇帝要杀人灭口。将军能从哪种险恶的地方回来,又怎么可能忽然暴毙?还有那些士兵,派他们去加入边陲部队,不就是让他们去送死么?至于公主,嗤,帝王家哪有儿女情长?不过是皇帝害怕丹药有假,找个借口让她替自己试药罢了。”冉佳佳手扶着方向盘,在前头开口说道。

  “佳佳倒是会琢磨事情了,不错,你说的这种可能不是没有。累了,我眯一会儿!”梵叔轻笑着赞了冉佳佳一句,然后靠在车座上打起了盹。

  “这一次要不是午阳和佳佳,我恐怕就要死在异国他乡了。就是可惜了跟我一起去的那些护卫,还有我的好友塔里汗!”辗转回到了国内帝都,梵叔设宴专门感谢我和冉佳佳。当然狗狗也得了一盆排骨作为嘉奖。席间,梵叔对我举杯说道。

  “佳佳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不过是给她打打下手而已。这一次梵叔大难不死,他日必有后福。”人都喜欢听这种奉承话,我不是不会说,而是以往不喜欢说。可是随着混迹于社会,我发现往往这种会扯淡的人活得更为滋润一些。既然人家喜欢听,我说几句又有何妨?反正如今都是你哄我,我哄你,就看最后谁能把谁哄得团团转了。

  “午阳谦虚了,在我这里,用不着说这种套话。这一杯,我谢你的救命之恩!”梵叔对我一笑,举杯将酒水一饮而尽。我连忙起身,陪他喝了一杯。

  “至于佳佳,你说要什么奖励?只要我拿得出,就一定会给你!”放下酒杯,冉佳佳急忙起身为梵叔斟酒。抬手在桌上轻敲了几下以示感谢,梵叔看着冉佳佳问道。

  “老爷之前已经给过佳佳一家公司了,佳佳实在想不出该要什么!”冉佳佳坐回座位,对梵叔低头说道。

  “佳佳内向,这个奖赏就留着她什么时候想要了,再赏吧!”一旁作陪的梵棽开口说道。

  “就依梵棽的,佳佳你什么时候想起来要什么,就直接对她说!”梵叔跟梵棽相视一笑,然后再度举杯说道。

  “午阳,我该怎么谢你呢?”三杯酒下肚,梵叔这才放慢了饮酒的速度。他起身为我布着菜,嘴里则是轻声问我。

  “梵叔这么说就见外了,分内之事,何必说谢!我师父跟梵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要是让他知道我开口讨赏,说不准得打断我的腿。”我连忙起身谦让着道。梵家的东西,不好拿。我记得师父的话,所以这一回我压根就没想要他们什么。就当是上回梵棽帮我见到了老桥的回报吧。拿梵家的越多,我怕我自己这辈子就被栓在这里了。

  “跟你师父一个脾气,难怪他会收你为徒!好吧,你不要,我就不给,咱们喝酒!”梵叔抬眼看看我,拿起酒瓶把我的杯子斟满说道。

  “来,梵叔我们再喝一杯!”跟梵叔又喝了几杯,我甩了甩头,踉跄着起身说道。酒杯就在我的面前,可是我的手却屡屡跟它错过。

  “午阳醉了,早点去歇着吧!”梵叔眯了眯眼对我说。

  “没有,没醉!”我一挥手,不小心将面前的杯子和碗筷都带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好好好,没醉,没醉,我陪你再喝一杯!”梵叔对梵棽示意,让她给我换了一套碗筷,又斟了一杯酒。

  “在公主岭,午阳你可曾发现了什么没有?例如,青铜板什么的?”梵叔跟我一碰杯,随后低声问我。

  “青铜板?哪有什么青铜板...嗝...就有许多,许多僵尸!你还别说,那公主长得还真好看!可惜...被我给...”我晃荡着回答梵叔的话,话没说完,我就出溜到了地上。

  “送他回去休息!”梵叔看着醉倒在地的我,对冉佳佳一摆手说。

  “妈的,装醉也不容易!”冉佳佳招来几个人,将我抬回了住处。等众人离开之后,我从床上翻身而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