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还是多走路比较好。”我赶在严先生之前推走了他的脚踏车。

  严先生见状满脸尴尬,只好跟着走。

  还是那家严先生常去的面馆。他说这里就像家一样,天天光临。

  “你记得班上有个叫陈静的学生吗。”我想起今早教室里的事情,就与他说。

  “当然。就是那个做讲台前的孩子。”严先生顿了顿反问道,“你怎么突然说起她来了。”

  “今早在班上遇见了。还和我打了招呼。难得听她说话。”

  “你倒是有几分相像。”

  “怎么会?”

  “嗯,像。都是那种整天低沉着,孤僻的学生,甚至连朋友都没几个。”严先生就这么毫不留情地说着。

  我却也无法反驳。想来,若只论这点确实相像。

  “就是这样的人可能才更想交些知心的朋友。”严先生继续侃侃而谈。

  正说到我心里去。

  “严先生就是个不错的朋友了。我知足。”我并不爱谈论着些话题,与我而言朋友本就无关紧要,于是草草说了些囫囵的言论掠过话题。

  严先生倒不领情:“换做今天没了这顿晚饭,你啊,就不这么说了。”他笑笑继续说:“要是真当我这人不错,那就好好读书吧。”

  “我不是那种人。这样的态度更自由些。更何况,要是真的努力过才发现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岂不是白白浪费心血?”

  自由些多好,何必深究将来根本用不到的奇怪问题。我就不信走路上能遇见函数或是二氧化乙醇。

  严先生也不再多说,一直保持微笑,倒是我习惯的样子。

  “回家注意安全。”严先生与我告别,晃悠地骑着他的破车向前行驶。、可刚走出不远又急忙刹车,险些摔倒。我在原地嘲笑着他的蹩脚技术时才发现不远处的道路上层层叠叠挤满行人。严先生大概特地停在那里。

  听见附近的人说前面发生了事故。十字路口,红灯,车流不息,某路人突然冲上马路中央,司机反应不及,硬生生撞上去,在柏油路面拖行了四五米才停住。

  整个身体磨损得失了形状。血迹未干,在地上铺就两条诡异的红毯。

  死者是与我相似年纪男学生,已看不清相貌,但身上穿的衣服还依稀可辨。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富川特有的校服,一眼就认出来了。

  “富川的学生。”严先生嘴里低沉自语说道。

  “你怎么知道?”

  他回头见我在旁边,便说:“凑热闹不好哦。”

  “你不也是。”

  严先生笑而不语。

  “你怎么知道他是富川的学生。”

  “我就是那里毕业的学生。”

  “那你是那里的人?”

  “是。”

  “我也是。”

  看9正Q版章节G/上8)酷*匠"网C

  严先生笑道:“原来我们还有这样的远渊源。”

  救护车很快就赶来了。于是人潮散去。我也赶着离开。

  地上还留着血迹,伤者伤势严重,怕是不行了。行人路过总要驻足看看,甚至有拍照的。

  不觉心寒。

  “那样多人把死亡当作儿戏看待,要是这种沉重常在身边发生,恐怕就没人想要见着了。”

  我把短信存进草稿箱之后特地看了眼条数,整整300条。

  看来,我离开富川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或许也该回去看看...算了吧,留在那里的,似乎只有厌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