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先生请我吃他最爱的牛肉面,说是奖赏我帮他推车回家。

  他说自己独自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已经很久没有人陪他一起吃饭了。现在饭桌上多一个人心里高兴。

  我也是。

  破旧的店面,古老的塑料椅和木制折叠桌,老板和老板娘仔仔细细收拾得整齐干净。这家上了年纪的面馆躲在繁华13街的背面,却生意兴隆。

  “常来这里吗?”我随口问着。

  “大概每天都在这里吃晚饭吧。老板认识我,总会给我多放些牛肉。”

  “嗯?那也会给我多放咯?”

  “那必须的。”严先生笑着说,“说起煮面的话,我爸做的面可不比这里差。可惜他去世了,还没教会我做他拿手的杂酱面。”严先生淡淡地说起死去的父亲,带着淡淡的伤感伤“他总是不要我帮他,什么事情都为我料理妥当了。”

  “是个好父亲。”

  “大概是他对我太好,刚上大学的时候还真有些不习惯。好在他什么都料理清楚了还留下好多叮嘱。”

  “这倒比我这样被不声不响留在这里要好许多。”

  “嗯?”

  “不提。”我只是稍微抱怨一句,好在小时候就习惯了独活,也不需要谁的太多顾及。

  “父母也有各自难处吗,不要责怪他们咯。”

  一顿饭的时间好像东拉西扯说了好多,我记得回到这座城市之后再没谁和我谈过这些有的没的了。

  “呐。回家路上要注意安全哦。最近这条街可不太平。”分叉路口的时候严先生推着自己的破车装出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对我说。

  “哦?”

  “昨天就有个女的莫名奇妙的死在这条街上了吧。”

  “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吧,这么大一男的,胆子这么小。”我笑着拿出小拇指在他面前比划一番。

  严先生尴尬着绕饶头,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夯。

  然后互相道别,各自回家。

  也许是我做学生运气不好,好像这些年来都没遇见过几个像样的老师,要是教书的那些人都和他一样的话,我大概也会是认真听课的好学生吧。

  可惜。除了他之外,我再想不到哪个我需要记住的老师了,如果非要算的话,在富川时的班主任于老师大概也算个好人吧。

  于老师像是没有愤怒和忧伤的奇怪动物,那段能见到他的时光里,他就一直保持着初见时的温和笑容,一尘不变,我一直怀疑他是已经麻木了那样的脸,也就只能一直保持着了。

  我只一次见到他痛苦的表情。但在那个时候,他却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我并不愿意去想起那时候的画面,直到现在,浓重血腥味和充斥着浓烈鲜血的恐怖画面依旧重重敲击着我的心脏。

  So更新cz最W快{上M酷3匠8(网@T

  2014年1月,雨夹雪。高二上学期,临近期末,那些日子天空一直阴沉着。

  学生正努力备战期终考试。

  老师也忙着帮学生复习功课。

  平时午休不常有人的教室因此热闹起来。就连从来没认真听过课的我也不好意思地捧了本厚重的英语词典遮在面前。

  于老师坐在我旁边的空位上批改卷子。不时甩甩手里已经空掉了的红色圆珠笔。

  他起身从后门走出班级,顺手从后门边上取了把黑色的雨伞。大概要回办公室找只红笔。

  办公室在对面的教学楼,离这里稍有段距离,窗外还飘着冷雨夹杂星星点点小雪花。

  于先生裹紧了围巾,朝手上呵了几口热气就关上后门出去了,脚步匆忙,谁愿意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多呆一秒?

  但他许久都没回来。

  应该是受不了这天气躲回办公室坐在暖炉旁边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