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富川

  镇上只有一所高中,于是那时就一直认为走在前面的女学生将与我同行多年。

  学校的名字也叫富川,富川镇的富川中学,我是去过的——在刚搬来的时候我就去了,那时寒假才过一周,学校里空荡荡的。如今就热闹多了。

  学生喜欢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喜欢一起谈论游戏和昨晚的电视节目。于是这条从车站到学校的路上便有了笑声。

  无奈我初来咋到,只是形单影只,好在与我邻居的女学生似乎没有遇到熟人,同我一样形单影只,我也不显得太过寂寞。

  教务处报到的新生只有我一个,主任是父亲的旧相识,好心把我塞进稍微优秀的班级里。但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我这样懒散的个性,恐怕不久就要给踢出来了吧。

  好在班主任的样子相当和蔼可亲,他带我去的教室,路上对我滔滔不绝的说了许多杂七杂八的小事情,但我只记下了他的名字。我随同学叫他于老师,偶尔开玩笑叫他老企鹅。是个谢了顶的矮胖中年男人,50岁左右,一直眯着眼睛微笑,乐呵呵的老好人相貌。喜欢背着手,走起路来微微摆动着身子,像个企鹅似的。

  “我叫凌人。”在黑板上草草写下名字,回头对同学像晚辈一样介绍自己,“今后就是一三班的一员,请多关照。”

  台下的掌声稀稀拉拉,甚至没几个抬头听的。让我莫名处于尴尬的境地。

  班主任依旧那副微笑的脸,把我安排在最后排的空位上。

  发现前排的女学生碰巧就是今早遇见的那个。心里轻松不少——班里也算是有认识的人了。

  酷Z√匠网V首发W

  但她似乎并不受欢迎——吵闹的时候没有人回头和她谈笑,写字的时候没有人向她借笔,甚至连刚才发书的时候,她前边那个爱起哄的小胖子都没有向后转头。

  她坐在窗边,九点钟的阳光恰好透过浅绿的玻璃窗照进屋里,覆盖她的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彩,我见过她的相貌,绝对可以称的上美好的一张脸,在花一样的年纪里却是孤孤单单的样子,真是难以置信。

  开学的第一天,领了书本,听些唠叨就放学。

  之后就能回家睡觉去了。难得清闲,好自为之。

  “喂。交作业!”

  我把书本随意塞进抽屉里,正准备离开,却听着似乎有人对我喊着话。

  回头的时候,那个声音就在面前了。

  “交作业!”

  说话的女孩子体态轻盈娇小,正睁着圆眼睛抬头对我说话。要不是那套高中生校服,我根本不会相信她与我同龄。她的样子顶多像个刚上初一的小孩。

  我当然郁闷,这是我第一天上学,怎么可能写了作业。

  “新来的就不用交作业吗!不公平!明天要上交的!”说着她就把一大堆练习丢给我。

  我在原地不知所措。

  “对了。我叫梓子,学习委员。以后记得把作业给我!”

  梓子是在富川时形影不离的朋友。原因只是因为我不交作业而她就一直一直跟着我催交作业而已。我记得她为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假期作业整整烦了我三天,直到班主任特批我不用补交为止。

  “喂。该起床了!”

  直到放学铃响,高三化学课老师敲了我的桌子才醒过来,精神恍惚,脑子里还忆着过去的事。

  学生们把这个弄醒我的人叫作“严先生”,像是古代手执戒尺的教书秀才的“名字”。实际上这样的称谓与他毫无相干。只是开学的时候他对着学生们这样介绍自己,就这么一直沿用下来了。是个青年教师,大概二十五六的岁数,某个大学刚毕业的研究生,这是他工作的第一年,不过教起书来却相当老成的样子。相貌平平,留着清爽的短发,黑框眼镜,喜欢穿装饰简单的白色T恤,只是带着浓重的读书人的文雅气质,于是深受学生喜爱,就算在这个垫底的班级里还是有相当多的学生喜欢听他的课。

  班里的学生大都离开了,我又昏昏沉沉过了一天。

  “哦。谢谢。”

  “凌人是吗。”他背过身正要出去,却又回过头对我说话,“上课时别老是趴着,又睡了一天。这样上学就没意思了。”

  我不知如何答应,只好尴尬笑笑。

  “我记得你也住在13街吧。”严先生说。“我也在附近。送你一程?”

  “要是顺路的话最好。”

  正是下班、放学的时间,等车的人都要从车站排到校门口了。换做平时我就走路回去了,或是在附近的小吃店里坐一会儿吃过晚饭再走,不过谁不想早点回家呢?洗个热水澡再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休息,再惬意不过了。

  于是开开心心跟着这个善良可爱的好老师见到了她的“爱车”。

  他的爱车——两个轮子,锈迹斑斑,靠人力踩踏为动力前进,分明是82年产的凤凰牌。无力吐槽这个将要乘坐的交通工具,严先生却向我招手,热情地招呼我坐在他身后的座位上。

  “这样不太安全吧......”我硬着头皮坐下,两条腿只能拖在地上。妄图设法逃走。

  “没关系啦,交警们都忙着管指挥交通,不会在意的。”

  “我不是当心那个。只是.....”

  “别担心,老师的驾驶技术稳妥得很!”才说完,脚踏车歪歪扭扭走了几步就差点撞上个秃顶老师。

  “小颜呐。骑车小心点儿。”老教师抚着还未平复的胸口。

  “抱歉...下次我会注意。”严先生尴尬笑道,赶紧踩下踏板,歪歪扭扭地载我逃开。

  “刚才只是没注意,我骑车可是很多年了。”

  “我看我们还是走路好了,大不了我帮你推车。”我抬起腿盘在后轮边,时不时还要踩到地上帮忙平衡,比走路课难受多了!

  于是拼命要求下车,严先生只好答应。我只好兑现承若,推着他的古董车慢慢爬在路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