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谈及

  昨晚的惨案在今早公交电视里报道了。

  死去的女人:姓名不详,出生年月不详,家庭住址不详......总之,就是个不详之人。警方要做的,是寻找死者家属和调查事件。

  电视里正播放着当晚的监控录像。

  画面里阑珊彩灯下与死者亲昵着的男人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却未陪她度过0点便匆匆离去。之后的时间里,偌大的酒桌上就剩这么一个年轻女子独饮洋酒与绿茶的混合物。监视器记录着死者最后的时光,却记不清与她同行的男子的脸。

  细节的方面,电视里丝毫未提。

  并不拥挤的车上似乎并没有许多人在意这种节目,几个看报的,几个玩手机的,几个低着脑袋睡觉的,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若非我昨夜恰好见到了这那些景象,大概我也不会注意的吧。

  学校离家仅隔着一个街道,但我还是习惯早于其他学生到达教室,就只是生物钟作祟罢了。晚睡早起,从我住进这座城市开始每天如此。

  “我说,你们看见今早的报道了吗?”

  “什么报道?”

  “就是关于12街死人的事儿。”

  “那,就在附近?”

  我醒来的时候教室里里已经填下许多人了。大多都趴在位子上。也有几个不安分的,围拢在一起谈论着什么。

  “那个死掉的女生就住在我家附近呢!我前几天还碰见她。”

  “是说真的?”

  “当然!我常见到她在那一片游荡。”

  “呵,你是说12街昨晚死掉的那个女的?”又有几个学生搀和进去了,“今早的报道我看了!根本看不出脸的吧。你肯定瞎说。”

  “真的真的,其实我特地拍过那女生照片!”说话最大声的男学生站起身高举着手里的相机,“咯!就是她!一模一样!”

  “偷拍?你是变态吗?”

  “哈。变态!”有人附和道。

  “我说,你看到漂亮女孩子都偷偷拍照片么?”一个女学生抢走了手机,就开始翻那男生的相册,大概是在找自己的相片吧。

  一圈人的话题就这么莫名其秒扯到别处去了。哄笑着,嬉闹着,直到班主任踩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他们终于安静下来。

  “你们怎么就这么喜欢吵闹呢!不知道紧张么?”班主任似乎每天都在例假,脾气差得很,把教科书摔在讲台上接着一阵废话,“你们这些在差班的学生就是要比别人低一等吗?明明是同一批老师教出来的,就非要比别班差?会考又是倒一,你们的脑子是什么玩意儿做的?里面装着什么玩意儿?是遗传不好么?我就不明白,这要怪谁......”

  文化人的怒骂最锋利,不带脏字又字字珠玑,讽得人体无完肤又不知如何还口。台下坐着的人熟视无睹,像是耳朵塞了棉花似的,安静着摆弄自己手头的事情,抄作业的继续抄着;看杂志的把书翻开摆在抽屉里继续看着;就那几个在后排睡觉的学生警惕了些,把课桌上堆积如山的课本移到了面前挡着台上尖利的眼神。

  讲台上喋喋不休的那个女人大概也习惯了这样死气沉沉的班级,但却从来没停止过每天无休止的演讲。

  看vl正!版l章x节…2上N酷V匠网

  我是听惯了这些无聊的言语。知道她其实一点也不想管这个垫底的班级,只是喜欢以此为乐罢了,低眼藐视众生的感觉一定不赖。

  哦,我的言论不太严谨,并非所有人都不爱理这个处于更年期的女人——比如那个坐在第一排讲台桌前整天吃灰尘的少女,我记得她的名字,好像叫陈静来着。

  怎么描述这个的女孩子呢......她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喜欢低着头羞答答的笑着,像空气一样藏在讲台下面,但每节课都挺直了背盯着黑板,手里的笔从来没停止。她似乎特别崇拜台上那个更年期,就算是在训话,她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就算如此,她在这样的班级里依旧成绩平平。

  我记得几年前我认识过与她相似的女子,而如今那个女子终于完全失去了踪迹。她藏在哪,或是像传言一样死去。

  我不知道。只是常常想起认识她的那些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