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镇子的不同大概只有夜里最明显了。

  凌晨两点,马路对面的商业街依旧灯火通明。

  九月赶不走今夏遗留的燥热,喝醉了的女人们只罩着轻薄的短裙出入于酒吧门口。

  凌晨两点,我没有睡下。撩开灰色的窗帘走出房间。二楼阳台,能够很清楚的将商业街的繁华尽收眼底。夜半时分,我猜只有这里还残留喧嚣。

  那个女人单手捂着肚子,晃晃悠悠走出酒吧,一个踉跄跪倒在门口的沙发边。白色长裙,齐耳短发在灯光下微微泛着黯淡的紫红。朱红的唇色在惨白的脸上分外显眼。我看不清她的脸,却感觉到她异于酒吧女的别样气质。

  她大概是很醉了吧,白皙纤细的双手轻佻地搭在面前陌生男子的膝上,微微低头,一副娇媚的模样。

  男子先是惊讶片刻,紧接着露出狰狞的诡笑,粗糙黝黑的手顺着女子的手臂游走到在肩上,慢慢压低了身体,顺势抚到背上。

  “小姐。没事吧。”他企图伪装成正派绅士,但那副丑陋的嘴脸却还是叫人恶心,“来这里休息吧,”他正说着,一把将那不省人事的女人揽在怀里,脸上的诡笑在红晕衬托下更加淫邪。

  i/酷jY匠`h网首#发'l

  “你小子真是走运啊。”坐在对面的胖子大概是他的同伴,掐灭了香烟又靠回椅背上,沙发不堪重负深陷着,他的眼神轻蔑,话语里带着浓重的嫉妒,“这女人你认识?”

  “不认识啊。不过今晚过后就...”

  “我说,不认识的人还是小心点吧。”胖子站起身,提了酒瓶摇晃着离开。

  “小姐,你坐这休息会儿,我等下送你回家。”男子没有顾及同伴的话,继续和女人搭讪,那女人一言不发任其摆布,于是男子借着酒劲更加放肆起来,他将手从女人背上继续往下游走,另一只手抬起女人的大腿,用这样奇怪的动作把女人搬到自己身上,紧紧搂在女人腰间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小姐,你叫什......啊!血!”男子不规矩的眼正往女人身体里窥视,却无意见到已经染红白裙的血迹。“啊!啊!死人啦!”

  女人捂在腹部的手滑落,浸满了鲜红,宛如艳丽鲜红的玫瑰,生长在纯白色枝干之上。血液顺着垂下的指尖滴落,在酒水与呕吐物的混合体之间散化开来,那是片片凋零了的、污染了的花瓣。

  男子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瞬间酒意全无,推开怀里那具早已断了气的苍白尸首。

  尸体随着惯性与重力的共同作用跌落,像少了线的傀儡,保持着异样的姿态附在地面。男子蹲在墙角里抱头惨叫着,像失了心智的疯子。

  酒吧安保们很快就赶来了、醉醺醺的酒鬼们来了、陪酒的小姐和坐在vip的老板们勾肩搭背也来了。没有人愿意与死人扯上关系,却喜欢“礼貌”地面见死者,然后飞奔着坐上在门口等候已久的的士车离开。

  霎那间,街上空空如也。

  警察来了,也是10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剩下的只有一群安保、夜场的管理人,还有那个之前抱着尸体刚刚恢复神志被强迫留下的中年男子。

  剩下的事情大概就是带这些人回局子做些笔录口供,找些像我这样闲着无事爱看热闹的闲杂人等当作证人。好在我是在自己屋里的阳台看着这些无聊的事儿,没人注意到我。

  我想现在大概三点了吧,我嘛,也该睡觉去了。

  2014.9.12。

  “好在见多了生死,早就不懂得恐惧是什么了。但愿你能过得比我好,不止一点点。”

  我在手机里写下这段文字,发送给空白号码,发送失败,存入草稿箱。

  这是一年多来养成的习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