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楼上,走到孟凡门前,陈南抬手,敲了三声。

  咚!咚!咚!

  三声脆响于面前响起,陈南乖巧的站着,等着孟凡前来开门。

  然,等了些时间,面前的门,却还是未开。

  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了……

  抬手,继续敲了三声。

  侧身,陈南倾耳于房门上,听着里屋的动静。

  毫无动静,甚至连脚步声,都是没有……

  “孟爷爷,这是怎么了?”

  陈南嘟喃着,伸手,推开了门。

  吱呀——

  陈南走了进去。

  “睡着了?”

  陈南的目光放到了床上。

  孟凡在那里。

  但,他却并不是平躺在床上的,而是——

  坐着……

  他坐在床沿上,闭着双眼,头微微垂着,苍老的脸上,满是疲惫。

  心中,不由得为之一疼。

  陈南走到孟凡面前,伸手,扶着其从床沿上一点点往里挪去,让其平躺了下去。

  帮他脱了鞋子,又盖上了被褥,陈南便脚步往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轻带上了房门,陈南便离开了,回了自己房中。

  虽孟凡先前说今日要带自己去乔婶还有江叔他们那里玩,但,孟凡昨日一日未归,直至今日正午之时才是归来,想必是十分累的。

  自己又怎么能直接将其叫醒呢……

  还是算了吧,让其好好睡上一觉吧……

  躺在自己房中的床上,陈南百无聊赖,没事干的很。

  只得是拿着自己胸口处的玉佩发呆,愣神……

  也不知发呆了多久,陈南打了个哈欠,倦意渐渐萦绕心头。

  虽倦意满上心头,可陈南却不想就此入睡。

  这般无所事事,未免,也太过浪费时间了……

  于是,他抱着这样的想法,从床上起了身。

  在房中踱步,自顾自的玩闹,更是无聊。

  最后,他停了下来,走到窗边,靠在了上边。

  看着下方人来人往,孩童嬉戏玩闹,陈南心中,落寞之意渐生。

  孤独,很孤独……

  神情失落的从窗边离开,陈南坐在床边,又躺了下去。

  然,

  还未躺下去多久,

  房门处,敲门声便响起了。

  “孟爷爷!”

  以为是孟凡醒了,陈南满心欢喜的走到门前。

  可一开门,眼底却闪过了一丝失望。

  “什么事?”

  陈南问道,接着,又是补上了一句,“徐叔的东西,我不要,你拿去还给徐叔。”

  面露尴尬,掌柜的被陈南的语气呛到了。

  心中一阵无奈,自己,难道就这么不受孩子待见嘛……

  神情恢复,掌柜的说道:“小爷子,神算子找你。”

  神算子……

  仅是片刻,陈南便反应了过来。

  目光往客栈柜台处望去,通玄道人朝陈南招了招手,被半边面具掩盖的脸上,挂着笑容。

  “乖徒儿,来,下来。”

  通玄道人喊了句。

  瞬间,客栈之中,所有知晓通玄道人名号之人,神情骤变!

  神算子,通玄道人,收徒了?

  他竟然,收徒了!

  他不是号称到死也不会收徒的嘛,什么情况?

  震惊,疑惑,羡慕……

  各种神情与众人脸上出现,复杂无比。

  最后,他们的目光,放到了陈南的身上……

  这让陈南不自在极了,很不舒服。

  连忙下楼,陈南到了通玄道人身边,将其直接拉着,从柜台处离去,出了客栈。

  二人离去,客栈内,却并未就此停歇。

  他们还在谈论着……

  通玄道人闷声不响收徒了,这可是一件——

  大事啊!

  二楼处,掌柜的依旧愣神,目光呆滞。

  短时间,他是回不过神来了……

  其实先前上楼之时,他也是惊讶的。

  可先前,他只是认为,陈南仅是与通玄道人认识罢了,却未曾想,到了后边,通玄道人居然直接叫了陈南一声徒弟!

  前者还可回神,容易消化。

  可这后者,真是,让人难以消化啊……

  …………

  客栈外,繁华街道上……

  “徒儿,这般匆忙拉着为师出来,是要干嘛?”

  通玄道人紧跟着陈南的步伐,从容说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陈南没有言语,只是继续往前。

  速度,提了一些……

  通玄道人原本沉稳,矫健的脚步,有些杂乱了。

  嘴角抽搐,通玄道人心想道:“这小子故意的吧,本就是蛮神幼体,体魄惊人,速度这般快的行走,谁能跟得上。”

  虽心中这般想着,可通玄道人嘴上又不能说出来。

  不然的话,岂不是太丢人了……

  连个孩子都跟不上,这说出去都得让人笑话死。

  伸手,通玄道人直接将陈南从地上抬了起来,止住了陈南的前行。

  为何不直接将陈南拦住呢?

  因为,拦不了啊!

  要知道,他可不是徐燎,有卸力之法。

  要让他直接拦陈南,凭陈南这副身子,能直接把他手臂弄得脱臼!

  满是无奈,通玄道人轻声说道:“臭小子,别走了,你心里头那点小九九我还不明白嘛。昨夜以你当我徒弟之事要挟,确实是我下流了,但是,我保证,你当我徒弟,绝对不后悔。”

  把陈南重新放下,通玄道人从怀中取出了一本纸页泛黄的书本,递到了陈南怀里。

  “这,就当我拜师礼了,别小看这本书,这可是我费了大劲才藏下来的。”通玄道人十分小心,一脸紧张,“你快些将其藏好,回去按照上方练习。虽我也不知其有何用,但能引起……”

  话语戛然而止,似乎是觉得原先的言语不好,通玄道人临时改了词:“反正你记住了,这东西是宝贝,小心藏着,千万不要轻易示人。”

  “宝贝。”

  陈南有些怀疑,“你确定?你自己都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

  通玄道人无言以对,不知该说些什么。

  做了个深呼吸,他撇嘴道:“我算是发现了,你这小子,人不大,呛人倒是挺厉害的。”

  将陈南手中的书直接拿过,通玄道人十分小心,将其塞进了陈南的衣服中。

  “虽不知其有何用,但你只需记得,此法,对修习我的算卦之术,有着奇效。”

  “哦。”

  淡淡回应,陈南面无表情,一点也不激动。

  虽然先前他是挺想学通玄道人的算卦之术的,但现在,他有点不想学了。

  对于昨天的事,他很耿耿于怀……

  “嘿,你小子……”

  通玄道人现在,有点想拍死这个自己忽悠来的徒弟了。

  怎么,莫名有点气人呢?

  做了一个深呼吸,通玄道人又伸手,拿出了两本书,递给了陈南。

  指着其中一本,他说道:“这本书上面,是我的算卦之术,但现在,你不能学……”

  “哦。”

  陈南打岔道。

  嘴角,猛地一抽……

  通玄道人直接想抬手了。

  本以为,对方会问问自己为什么,可没想着,居然还是这样。

  “不生气,不生气。这是个宝贝徒弟,不能气,不能气,气了把人直接赶跑了咋办。毕竟是忽悠来了,忍忍,忍忍吧。”

  u/酷FJ匠.n网uT永}久免?费A看;小‘◎说.e0

  通玄道人心中默念着,接着道:“需得五年之后,才可修习……”

  “哦。”

  “否则的话,会有生命之危……”

  “哦。”

  “记住了嘛?”

  “哦。”

  “……”

  通玄道人气的有些恍惚了。

  “另一本呢?”

  陈南问道,把一本书收了起来,指着另外一本。

  “总算是知道问东西了。”

  通玄道人心想着,胸口处,一口郁气,吐了出去。

  “这另外一本,是我的修习心得,若是遇到不懂之地,可以看看。”

  点头,嗯声,陈南将另外一本书也收好了。

  “你且记得……等会,你去哪!”

  通玄道人的音量骤然增大了些。

  伸手,通玄道人将陈南拉了回来。

  “啊,我以为你说完了。”

  陈南一脸无辜。

  “……”

  嘴角,猛然一抽……

  通玄道人有点怀疑人生了。

  他现在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收陈南为徒弟,到底是不是对的了。

  看着一脸无辜的陈南,他只觉得自己头疼的很。

  这小子……

  “通玄前辈,你继续吧。”

  陈南站在通玄道人身前,一脸的乖巧。

  “我继续,我继续……”

  通玄道人深吸了好几口气,说道,“你好好听着,这十分重要。算卦之术,你暂且勿动,这五年间,你可先修习那无名之书。但你也要小心,这本书,千万不要轻易示人,否则的话,若是让人发现,这会有祸端。

  若不是我这五年间有要事,也断不会将这本书直接交给你。

  可事态紧急,再过两日,我便需动身离开了,何时回来,我也不知。若是顺利,或许一年后,我便可来清风村寻你,言传身教。可若是不顺利,这五年间,你怕是便见不到我了。如若是更不顺利一些,有可能,五年后,我也不能来寻你了。

  因此,好好记得,我说的。

  这五年,好好修习那无名之法,此法对修习卦术有奇效,且,能强身健体。

  再往后,便好好修习我那算卦之术。

  但算卦之术,本就是窥探天机之为,不可任意妄为,需谨慎使用。否则,便是我这样的下场!”

  一口气说了许多,他十分认真,严肃!

  接着,他蹲下了身子,伸出了手,将盖在自己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

  陈南,骇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