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附近有一家挺出名的饭店,名字叫“顺意酒楼”。饭店的老板是宋文哲的父亲宋朝阳,由于他们家酒店这么多年来生意一直不错,宋朝阳也赚下了不少资产,人们就给了个“宋百万”的称号。

    一中开学前一天的晚上,宋文哲跟着他哥哥宋文涛两兄弟在自家酒店的二楼开了个大包间,包间桌子上摆满了酒菜,而坐在包间里的除了他们两兄弟,还有一中高三的两个大旗,一个叫马强,学校里的人都管他叫“悍马”,这货长的异常的凶悍,而且身体也是壮实的一塌糊涂,估计他出了学校,没人会相信他还是一个正在读高三的学生。

    在悍马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中的另一个高三大旗,名字叫严文浩,他也有一个外号,叫“老狼”,相较马强,严文浩的体型倒是显得有些瘦弱,而且还带着副金丝框眼镜,给人的第一眼是那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这两个人还各自带了一个兄弟过来,马强带过来的那个叫赵烨,身形比马强小了一号,但打起架来也绝对算的上是个实力派。严文浩带来的是个皮肤黝黑的大胖子,估计要有一百八的样子。

  六个人虽然没把桌子坐满,可是桌子上的菜却是摆的满满的。

  严文浩看着满桌的酒菜,最先开口道:“涛子,这顿饭不便宜啊。”

  “好不容易能把你们两个大旗全叫出来,我怎么能不下点血本呢。”宋文涛笑着说道,“这是我们自家开的店,厨子也是我爸花大价钱请来的,你们尽管放心吃。”

  “行了,你也别这么客气了,回头替我们谢谢宋叔。你是涛子他弟弟是吧。”马强看着一旁的宋文哲,端起一杯酒举到宋文哲面前笑着说道:“来,咱哥俩喝一杯。”

  “来,浩哥,咱俩也喝一杯。”宋文涛生怕冷落了一旁的严文涛,忙举起杯子跟严文涛干了一杯。

  酒过三巡后,严文涛一边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一边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涛子,说说吧,把我们叫过来有什么事?”

  “既然浩哥问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就直接说吧。这不是又开学了,阿哲因为我的影响,初中也扛过几年旗,你们也都清楚扛旗这种事一旦扛上,很难有自己不想扛了的,所以今天把你们请出来是想看看,能不能把这高一大旗的位置给阿哲,当然至于以后阿哲能不能抗的起来,那还要看看他的本事。只要两位现在承认就行了。”

  听着宋文涛说完,马强边点了根烟边说道:“你也清楚,扛旗这种事情也不是谁想抗就抗的,既然阿哲想抗,那是要看他自己本事的,这种事我们说的不算的,恐怕这顿饭你是白请了。”

  “这我自然知道,不过扛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式么不是,就比如你和浩哥,你俩扛上这大旗的方式不也不一样吗。”说完,宋文涛忽然一皱眉头,他意识到自己所错话了。

  果然,马强听到宋文涛这句话后,笑了起来:“呵呵,涛子你这话说到倒是在理,我凭的是实力混上这大旗的,不像某些人,净使些背后的勾当!”

  “你他妈说谁呢,别以为自己多牛逼!”严文浩身边的黑胖子一指马强,有些气愤的骂道。

  马强身边的那个兄弟也一下子站了起来:“你他妈指谁呢,给老子把爪子放下!”

  一边的宋文涛立刻站了起来:“两位兄弟消消气,两位不好意思,我今天喝的有点多了,我没别的意思。我自罚,自罚。”说着,宋文涛拿起桌子上半瓶啤酒就喝了下去。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严文涛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宋文涛身边,笑呵呵的说道:“我就说这么好的菜我怎么吃的这么别扭呢,原来原因在这啊。”然后他指了指宋文涛的胸口,“可以啊涛子,小算盘打的不错么,不过跟我算心思,你太幼稚了,要然这一中就成了你们兄弟俩的了。”

  严文涛一扶自己的眼睛:“走了,阿明。带你去撸串。”说完,严文浩转身离开了“顺意酒楼”。

  看着严文涛离开酒楼,马强也站了起来:“我还是之前那句话,扛旗这种事是要靠真本事的,等什么时候你处理完了你跟韩志明那帮人的问题,等你弟弟处理完了跟韩栋的事情,我会承认他的。”说完马强叫着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兄弟也离开了酒店。

  一下子整个包间里,就只剩下宋文哲,宋文涛两兄弟了。

  “看来这两个人都不好对付啊。”宋文哲满是深意的叹了口气。

  宋文涛点了点头:“尤其是那个严文浩,城府太深了。”说着自己点起根烟,“算了,你现在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对付那个叫李坤的吧,韩栋这边等我处理完了跟韩志明那帮兄弟是事情后再说吧。”

  ···一家路边烧烤摊上,严文浩两兄弟喝着扎啤吃着烤串。

  “马强现在越来越狂了,今天要不是看在涛子的面子上,我早上去揍他了。”张明一边吃着一边有些气汹汹的骂着。

  “打完之后呢,然后他再把你打了,这样你就舒服了?”严文浩抽着烟,“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打架不光是看谁拳头硬,还要靠脑子的,今天宋文涛这顿饭你应该能看出他的心思了吧。”

  “他想让他弟弟扛起高一的大旗。然后自己再把高二的大旗扛了,这样整个一中以后就是他的了?”

  @看&%正版章D#节%-上酷匠}网K)

  “恩,还不算太笨,不像那个马强,总是靠着自己的拳头说话,早晚我要让他知道,一中的大旗只要一个,那就是我严文浩!”

  “那你说他们现在还在吃饭呢吗?”

  “马强看我走了,他也不会久待的,估计现在应该也走了,就是可惜了涛子那桌子酒菜了。不过人家老子有钱,任着儿子造。”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