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去帮忙!”说着,项阳就拉着陈肖冲往前冲去。

  “喂,大哥那可是大人啊,咱们怎么帮忙。”陈肖冲甩开项阳,满是疑惑地说道。

  见陈肖冲拒绝,项阳也没管它,自己就冲了上去。陈肖冲没去参加阅兵自然没有认出那被打的陈伟鸣,只是见到项阳冲上去之后,自己之后也跟了过去。

  项阳冲上去之后,从路边捡起一块砖头就朝着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上拍去,直接将那人到了地上。接着项阳一点也没犹豫举起手里的砖头就朝着另外一个人拍去。突然一个闷棍直接敲在了项阳头上,这一棍子直接就把项阳敲晕了,手里的砖头也掉到了地上。

  “妈的,哪里来的小兔崽子,老子的事你也敢管!”这时三个大人都已经围到了项阳身边,其中一个拿起手里的棍子就要朝项阳抡去。

  “草泥马的!”这个时陈肖冲举着一块砖头朝着一个人就砸了下去,他这一板砖用足了力气,直接把砖头给敲碎了,被打的那个人接着就晕了过去。

  剩下的两个人见到这阵势也急眼了,先是一棍子将项阳抡到了一边,然后两个人向着陈肖冲就扑了过来。

  一个人抱住陈肖冲的身子,另一个人举着棍子照着陈肖冲就是两下,直接就把陈肖冲打迷糊了。

  另一边的项阳此时也慢慢爬了起来,看到陈肖冲被打了之后,顺手从地上抄起一根棍子,向着那个正在打陈肖冲的人就坤了过去。项阳这次也是卯足了力气,直接把那人给干晕到了地上。陈肖冲这个时候顺势抬起脚狠狠的朝着身后面抱着自己的那人的脚上就踹了下去,接着他身子直接往后一仰,直接把那个人砸倒在了地上。然后陈肖冲转过身骑在那人身上,拳头照着那人脸上就兑了下去。

  看着被干倒在地的三个人,项阳走到一边陈伟鸣的身旁,伸手把陈伟鸣拉了起来:“没事吧你,你怎么惹到他们?”

  陈伟鸣站起来后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没有回到项阳的疑问,只是笑着对他俩说道:“谢谢你们了。有空请你们吃饭,我先走了。”说着,陈伟鸣就骑上一旁的山地车离开了,那架势潇洒的一比。

  陈肖冲看着骑车离开的陈伟鸣,有些生气的骂道:“这小子怎么这么冷淡,咱们刚才救了他,说了一句谢谢就走了?”

  项阳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他不愿意说就不说吧。咱们也走吧,一会要是警察来了咱们就麻烦了。”

  一家KTV的包房里,一个光头大汉抽着烟坐在包厢的沙发上。他旁边还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女子画着浓妆,嘴唇涂得火辣,身上更是穿着一条火辣红色短裙,再加上那条穿着黑丝的美腿,叫人看的春心荡漾。

  而在那光头大汉面前,低头站着三个人,正是刚才被项阳他们打的那群人。此时他们每个人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狼狈不堪。

  “妈的,一群废物,连几个高中生都解决不了,劳资白养你们了。张局长交代的这点事都做不好!”光头一边呼啦着自己的大光头一边气急败坏的骂着。

  “大哥,我们错了,一定不会有下次了。”一个人满是自责是说到。

  光头突然就笑了:“呵呵,下次?你的意思是这次就这么算了?”

  “大哥我们真的错了。”

  “滚蛋,别净扯那些没用的,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劳资这里不养没用的废物!”

  几个人被这么一骂,吓得忙跑出了包厢。

  “妈的,一群笨蛋,气死劳资了!”光头看着三个人离开了包厢后,自己点起了一根烟。

  这时他身旁的那个女子顺势趴到了光头身上,满是诱惑的说道:“风哥,别让他们扫了你的兴啊。”

  光头色眯眯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没有说话,一只手顺势就朝着女子的胸口掏了进去···项阳领着陈肖冲回到家后,一边给陈肖冲收拾着一张不用的单人床,一边说道:“你也别出去租房子住了,反正我这里也不小,干脆咱俩就一起合租吧,这样上学也能一起。”

  陈肖冲看了看项阳房子的环境,然后往项阳床上一躺,有些大大咧咧的说道:“只要你不嫌我,我随便。”

  给陈肖冲把床收拾出来后,已经临近中午了,两个人到他们房子附近一个小饭馆里吃了顿饭,陈肖冲最后执意要付钱,毕竟项阳帮了他这么大忙,他再不表示点什么的话,也确实是说不过去。

  两个人中午喝了不少,回到家后两个人就挤在项阳的床上睡了过去。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项阳醒了,项阳起来后先是去洗了把脸,清醒了不少。然后从自己的床底下翻出一把片刀来。

  看着手里的片刀,项阳又想起了自己在初中时的那段时光来。

  ···“卧槽,阳子,这些家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看着地上的十来把片刀,山哥有些目瞪口呆的问道。

  项阳倒是显得很平静:“昨天我去城里买的,一人拿一把吧,咱们不能让东子这顿揍白挨了。要让那帮初二的知道,咱们兄弟他们惹不起!”

  Mt更l新最快L#上b;酷/匠“网L

  听到项阳这么说,山哥的情绪带起来了,随手从地上拾起来了一把片刀,然后高高的举了起来:“兄弟们,干死初二的!干翻刘震!”

  这下项阳他们一伙的人都把刀拿了起来,高高的举了起来,跟着山哥一起喊道:“干死初二的!干翻刘震!”

  之后的日子,项阳他们小团伙就是用这几把片刀,从初一打到了初三,从自己的学校打到了其他学校。

  在来鲁城的时候,项阳顺便也把这把陪伴了他三年的这把片刀带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