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栋没问还好,但是他这么一问,陈肖冲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骂道:“那个逼崽子居然还有脸找帮手,不然看老子不削死他!”

  “冲哥以一敌二还能全身而退,真乃神人也!”韩栋冲着陈肖冲竖起了大拇指。

  “可拉倒吧,要不是那个项阳,估计非叫他俩给我整趴下了不可。”陈肖冲想着今天的事,对那个口音有些逗的项阳开始有些好感了。

  听着陈肖冲这么一说,韩栋一愣:“项阳?看着不像啊。”

  “不像?不像啥?”

  “不像那种能打的啊,看着挺怂的。”

  “我也没想到那小子还能有两下子,不管怎么说,这次他帮了我,明天我要好好谢谢他的。”

  ······一家冷饮店里,李坤和刘桐正坐在里面,两人面前都摆了一杯冷饮。

  刘桐摸着自己肿起来的半边脸,有些气愤的骂道:“妈的,半路杀出来的那小子这么猛,揍了我好几拳。”

  “我也没想到,说起来我和那陈肖冲的事,还是他引起的呢。”李坤掏出烟了自己放到嘴里一根然后递给刘桐一根,“算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一个班的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为了这么点小事大打出手也没意思。”

  刘桐掏出火机将两个人的烟都点着了,然后把头靠进了李坤:“坤哥,一直想问你,咱到了一中,你打算怎么混?”

  李坤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刘桐的肩膀:“和初中一样,接着整。”

  接着,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都笑了。

  李坤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对刘桐说道:“这几天你统计统计,看看咱们学校到一中来了多少,那些人还想跟着我混,找个时间咱们一起去喝一顿。”

  刘桐点了点头:“行,明天我就去办,不过我听说育才初中的老大宋文哲也到咱们一中来了,我估摸着咱们要抗这高一的大旗应该没这么容易。”

  “怕个毛啊,他要敢抢劳资的位子,咱就跟他打呗,打到他服为止。另外,今天这两个人干起架来挺猛的,我看看能不能拉他们入伙。”

  美国军用卫星显示,每年九月左右中国境内有上万神秘部队在各大城市出现,半个月后神秘消失···后来美国投上亿美元军费进行战略研究,得出结论:军训!

  此时一中也在进行着学生们开学前的必修课:军训。所有高一新生都被集结在了偌大的操场上,并按照班级分成了二十多个队伍,每个队伍全都有一个教官带着训练这这群还有些稚嫩的孩子们。

  “军姿都站不好,这么多年都白活了吗?听好了,谁要是再动一下,全班跟着受罚!”

  项阳也不知道自己倒了什么霉,居然摊上了这么个严厉教官,他们班已经在这位教官的辱骂下站了一个多小时的军姿了,尽管项阳身体素质还算不错,但是也开始有些体力不支了。

  正一肚子怨言的看着教官,项阳前面的一个学生身子突然一歪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怎么了,怎么了。”其他学生见到这一幕都乱做了一团。

  “不要慌,他只是中暑了。”那个教官一边给晕倒的那个学生灌着水一边摘下自己的帽子给他扇着风,“过来几个同学帮忙把他送到医务室去休息一下,其他同学也都休息十分钟吧,再有谁要是不舒服,提前和我说。”

  虽然那个学生只是中暑,但毕竟的他的原因造成的。所以教官安排完了其他学生后自己也跟着去了医务室。

  项阳喃喃道:“早就知道会有人中暑,你以为都跟你们军队似得身体素质那么好。”,然后自己走到一处太阳晒不到的地方坐了下来。

  “嘿兄弟,喝水不?”

  陈肖冲到了项阳身边,将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了项阳,然后自己在项阳身边坐了下来。

  站了这么久项阳确实有些渴了,从陈肖冲那里接过水就大口喝了起来,喝过之后又把瓶子递给了陈肖冲:“谢谢。”

  “谢啥啊,该是俺谢你,昨天在学校门口的事谢谢你了,还有昨天在教室那事对不起啊。”可能是陈肖冲没怎么道过歉的原因,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着陈肖冲这副模样,项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用谢我的,要是昨天在门口换做你们两个人打李坤的话,我也会帮李坤的。”

  “兄弟你这叫仗义啊,本地人吧,我就是听说咱们省的人讲义气才从东北跑到这边来上学的。”

  项阳笑了笑:“因为这个你就跑到这边来上学了啊,你也真是够任性的。”

  “哈哈,有钱,就是任性!”陈肖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着说道,“对了,听你说话应该不是城里人吧,怎么没住学校宿舍,不是也因为有钱任性吧?”

  被陈肖冲这么一问,项阳也没跟他隐瞒什么:“我家是农村的,爸妈都在外地,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之前都是在农村读的书,因为农村没有高中所以就到这里来上学了,我自己在外面租了间房子,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的。你不是有钱吗,怎么没自己租间房子?”

  被项阳这么一问陈肖冲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搁宿舍住多热闹啊。”

  “哎吆,哥俩聊啥呢。”

  这个时候李坤不知道从哪里走了过来。来到项阳和陈肖冲身前。冲着他俩笑了笑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口袋说道:“走,一起去抽根烟。”

  陈肖冲这两天忙着开学,忘了买烟了,被李坤这么一说烟瘾一下子就犯了,于是也不觉得尴尬,冲着李坤也笑了笑:“哥们正犯烟瘾呢,走。”,然后又看了看一边的项阳,“走吧,一起吧。”

  项阳虽然没有那么大的烟瘾,可是看到陈肖冲执意要去,自己不去的话也说不过去,于是三个人就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最新!章U}节?~上i☆酷c匠…s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