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上官轻安排的出租车,司机却并没有往大伯家的四合院开,而是将车子直接开到了位于西城区的一家洗浴中心前,司机将我放下来后人就将车子开走了。

  望着面前的洗浴中心,我一脸茫然,这上官轻难不成将我大伯安排在了这个地方?

  果不其然,耳麦中再次传来了上官轻的声音:“上二楼1040号包厢。”

  于是我便按照上官轻的嘱咐独自来到了二楼,走到1040号包厢前,我发现上官轻这次居然没在周围安排岗哨?这似乎有点不符合她的谨慎了吧?

  正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包厢门居然从里面打开了,上官轻面色疑惑的望着我道:“怎么不进来?”

  我尴尬的朝周围看了看后,这才进了门。

  进门后发现包厢里面居然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瞧见我大伯,我诧异的朝她询问道:“我大伯呢?怎么就你一个?”

  上官轻双手负胸的坐在床边望着我道:“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转而走到沙发前坐下,抬头目视着她道:“先谈正事吧,我大伯人呢?”

  上官轻可不是个轻佻的人,即便当初在上官家的私人会所能够忍耐于我对她的轻薄,也不过是为了顾全大局罢了。

  上官轻耸了耸肩道,继而朝我得意一笑道:“你大伯已经委托我与你一起去宋家了,喏,你瞧瞧这是不是你家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

  她从身后的一个长包里面取出了一卷东西,几乎不用打开,我也能够认出那就是我程家的程祖法相,于是下意识的站起身,虽说以我这种并非程家宗家的人来说,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个,可当我发现它出现在一个外人手里面心里面还是挺紧张的,哪怕我知道这东西很有可能是大伯亲手交给她的。

  瞧见我紧张的模样,上官轻有些郁闷的重新给装进了包里,屁股朝后面崴了崴,叹息了声道:“这东西当初上官权可是花了几百万雇人从你手里面抢走的呢,没想到现在居然又落到了我上官家的手里,你说这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既然已经称呼了上官权,由此可见她跟上官权之间确实没有什么真实的父女感情,我深吸了口气,不解的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听说你手里面有红姐的某种录像,我觉得那种东西还是给我用处比较大一些的。”上官轻面露微笑的望着我道。

  她居然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只能说明,红姐那个小姘头应该是被她抓住了,我并不相信她从我这里拿回红姐的录像是帮她平事,虽然她当初一直在红姐手底下做事儿,但自从红姐知道她的身份以后,其实对她并不真心了,反而有事无事的会找她的毛病,而且总喜欢在上官权身边吹枕边风。

  如此,她要那录像应该是跟我当初的目的一样,想要用这个来控制红姐这个人。

  “能否告诉···”

  “不能!”

  我的话都还没问完,她却直接否决我了!

  而她已经重新将程祖法相从包里面取出来了,随后拿在手里面左看右看,啧了啧嘴道:“这法相对于你程家来说确实是个宝贝,可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张古人的画像嘛?所以啊,我觉得这东西还是放在你那里比较保险一下的,这样吧,你将红姐的视频给我,我呢,就将这法相给你,如何?”

  呵呵!

  我起身拍了拍屁股,忍不住失笑了声目视着她道:“你呢,算盘打的倒是挺好的,难不成我不把录像给你,你就不跟我一起去宋家了?”

  “呀!”上官轻将法相从右手丢到了左手上,而后一脸茫然的望着我道:“你们跟宋家之间的交易跟我关系很大吗?还是说跟民调局的关系很大?”

  你!

  我怔怔的望着她,脸色不悦的朝她冷声道:“你要红姐的录像可以,可想要用这种方法威胁我,呵呵,不可能!”

  说完,我作势就准备走,可刚走到包厢门口,背后却传来了她疑惑的声音:“那,你是不准备去宋家跟他们交易了?”

  我深吸了口气,压制了下内心的怒火,转而扭头望向她冷冷的道:“你信不信,我立马撂挑子?”

  “好嘛!你先坐下,咱们还是有得谈的。”上官轻瞧见我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撅了撅嘴,有些郁闷的妥协道。

  “先喝点水。”

  “不用,你在水里面下了药。”

  “这你都知道啊?难不成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

  “说正事!”

  “那你先坐下嘛!”

  我压抑着内心的烦躁,真想直接冲过去从她手里面将程祖法相给抢回来。

  可我知道不能那么做,这女人的脾性我一直都摸不透,指不定她真的敢当着的面儿将程祖法相给毁了也说不定,虽然这程祖法相是准备跟宋朝交易的两样东西之一,可上官轻说的也没有错,这法相跟她并没有任何关系,跟民调局也没任何关系,有关系的仅仅是程家村整个程家人。

  当我重新坐下后,她拿着法相从床边站了起来,而后径直的朝我走了过来,在我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直接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含情脉脉’的望着我道:“既然你硬的不吃,那就吃软的吧?”

  而我却装作不吃她这一套的将她从我腿上给推了起来,而后朝我一脸正色的道:“红姐的录像我可以给你,不过我自己也要保留一份。”

  “我带了笔记本电脑,要不咱俩现在一起看一看?”上官轻再次出言调戏了我。

  而对于她的这种调戏我选择直接无视,而是伸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笔记本电脑,随后从背包里面取出了U盘,当着她的面儿将红姐的视频拷进了她的笔记本电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