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金牙听了我的话,当即朝我冷笑了声道:“前面我听着你说的还以为你有点本事,没想到居然这么胡说八道,你说我这面相会触犯刑律处死他乡?之前好几个人给我看的都说我这辈子能活九十九,信口雌黄的小孩,还出来摆摊走江湖?我呸!真TM的晦气!”

  说完,脸色阴沉的挤开人群走了!

  望着大金牙负气的背影,我笑了笑道:“这位爷,三天内您要是不破财,您大可过来砸我这招牌!

  瞧着那大金牙气冲冲的走了,剩余那些看热闹的,带着嘲笑纷纷离开,更有甚者说我这是在看了几本相术就出来闹着玩的,对此我不过就是一笑了之。

  时也命也,这行本就这样,看流年运又不是现世报,既然不相信我的话,那他的命运也就已经注定了。

  因为大金牙这么一闹,后面几乎没什么人过来,大约三点钟左右,我从旁边的一家奶茶店买了杯奶茶,眯着眼睛悠闲的喝着,忽然间伸出了一只手竟然趁着我不注意将我手里的奶茶给夺了过去。

  吓了一跳的我赶忙扭过头,却是瞧见齐琪琪端着我那杯奶茶杯,美滋滋的喝着,随后朝我好奇的道:“别告诉我,你这一下午就这么坐着啊?没开张?”

  我苦涩的朝她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将椅子让给了她,谁叫人家是债主呢?咱这可得罪不起。

  瞧着我挺识相,齐琪琪显得很得意,我却眼神古怪的望着她手里的奶茶,好奇的道:“旁人喝过的东西你也喝,就不怕我有口臭?”

  齐琪琪咯咯直笑道:“你真有口臭?那我也认了,别说话,那边好像有个戴帽子的大叔看着你呢,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我开始以为她是在逗我呢,可当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时,确实瞧见那边有一个带着旅行帽的中年人靠在墙边抽烟,瞧着我朝他看过去时,顿时将视线给移开了。

  望着那张脸,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不会这么巧吧?

  这不正是鸿鹄给我的那三张照片中另外一个男杀手吗?

  我身后的齐琪琪拍了下我的肩膀,随后将手里的奶茶杯子塞进了我的手里,义正言辞的道:“给你留点,喝吧,你要是不喝就是嫌弃我!”

  我忍不住撇了撇嘴,端着手里的奶茶眼睛却一直盯着那还没发觉我已经认出他来的中年杀手,不太在意的将奶茶杯子里的奶茶一饮而尽。

  刚准备开口时,忽然间感觉到头重脚轻,接着我恍惚间感觉到有人托住了我的脖子,而后我完全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靠在这里,颠簸的感觉让我猛然一个激灵!

  接着一抹冰冷的触感出现在了我的脖子上,一个毫无情感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耳边:“奶茶好喝吗?感动吗?”

  我抿了抿嘴,余光瞄了一眼搭在肩膀上尖锐匕首,没好气的道:“不敢动。”

  说话间,我感觉车速似乎加快了,我定眼朝前面开车的人看了一眼,居然是之前那个站在墙边抽烟的中年人,他头也没回说了声:“有人在跟踪我们!”

  我身边的女人冷声道:“抓紧时间甩掉!”

  随后架在我脖子上的匕首挪开了,一个黑色的头罩罩在了我的头上,以至于我什么都看不见。

  身边的女人冷哼了道:“看来你的身份确实不简单啊,身边保护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

  我没搭理她,这个时候说任何话她都不可能会放了我,何必浪费口水?

  好一会儿,前面传来了那中年男人有些焦急的声音:“甩不掉,对方盯得很紧!”

  身边的女人顿了顿,随即朝他道:“前面有条岔道,逆行开过去,实在不行,我就在前面带着他换车!”

  那中年男人冷笑了声道:“你带着他换车?你这是准备独吞了赏金吧?”

  我身边的女人冷冷的道:“你最好把刚才的话给我咽回去!”

  随后车外便传来了一阵阵鸣笛的声音,车速却随之加快了一些!

  我深吸了口气,隐约能够感觉到车子摆动的幅度变大了,应该是已经进入逆行车道了!

  大约两三分钟后,车子忽然间停了下来,接着我再次被那冰冷的匕首横在了脖子上,被推下了车!

  然后感觉到自己重新被推上另外一辆车后,我身边的女人这才松了口气,朝我道:“你最好配合我一点,我只要拿到我那份赏金就行了。”

  我轻笑了声,依旧没有理会她。

  心里面倒也有些好奇,这次究竟是谁要请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车速放缓,接着我听到了铁门开门的声音。

  随后我被身边的女人推下了车,外面的温度有些微凉,透过黑色面罩隐约可见周围一片暖白,一个冷肃的声音出现在我对面:“你们可以走了!”

  我身旁的女人松开了我的胳膊,接着有两双手接过了她的任务架着我的胳膊领着我往里面走。

  走路的时候,我似乎能够感觉到地面好像是金属的,往前面走了大约一分多钟后,传来了又一个冷肃的声音:“请出示证件!”

  出示证件?

  $'看!正版!章节上l酷匠-W网{0S.

  我皱了皱眉,这究竟是哪儿?怎么听起来会这么正规?

  自然是没人能够替我解惑,稍等了片刻,两侧的人架着我继续往前走,走了大约五十步左右,好像走进了一个电梯里,让我奇怪的是,电梯居然是往下走的,而且按照下降的速度以及时间来推算,最少得有十层了吧?

  地下十层?

  这些人究竟想给我带到哪儿啊?

  就在我寻思这事儿的时候,电梯停了,我被人架出了电梯外,接着往前面走,这时候,身边已经可以听到反向的脚步声了,不过并没有人说话。

  这次又走了大约一百步左右,我身边的人停了下来,接着有人询问了我一句:“程逢九?”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可既然对方已经认定了我,我自然也没必要因为一个名字而去逃避了,点了下头应了声说是!

  接着我头上的面罩被人给脱了下去,显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张有些眼熟的面孔!

  张天远?

  当初在龙山上被全军覆没了的那个猎豹突击队队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