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警车上,陪我坐在后面的那个年轻警察人倒是挺好的,一直在安慰我说让我不用紧张,只是跟他们去县局了解一点情况,之所以到县局去,是因为方便记录。

  我当时只是点头,并没有再问其它的,因为我知道问他们也不会告诉我。

  二十多分钟后,警车直接开进县局,我却在县局门口见到了许晴她爸,正一脸憔悴的蹲在县局门口,瞧见我被警察带回来了,许晴她爸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我走到近前朝他招呼了声:“许叔!”

  不惑之年的他,眼泪啪啪的流了出来,当时我心里就梗住了。

  许晴她?

  在县局里,我的待遇并没有像他们路上说的那样轻松。

  我被像审讯犯人一样,将昨天至今天上午的所有经过都被交代了一遍,随后那名警察直接给我班主任打了个电话,确认了时间后,让袁老师自己过来把我带回去。

  而从县局出来后,我得到了一个我已经想到了,却让我心里压抑至极的消息。

  许晴死了,至于怎么死的,袁老师并没有跟我说,只是让我别太有压力,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被袁老师带回了学校,直到回到宿舍,胖子跟徐印象俩瞪大着眼睛喊我的名字时,我才回过神来,声音颤抖的告诉他们,许晴死了。

  胖子跟徐印象俩都楞住了,脸色都很难看,我们仨瘫坐在宿舍的床上谁都没有吭声。

  好一会儿,胖子才从床边站起来,走到我身旁坐下,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逢九,这不怪你,咱们仨都尽力了。”

  徐印象也附和道:“是啊,逢九,这都是命,你看咱们仨没天晚上都亲眼瞧着她上了17路,可她还是出事了,咱总不能每天学都不上了跟着她送她到家门口吧?你说是不?”

  他们说的自然是有道理的,虽然我通过相术准确预判到了许晴将有凶煞之兆,可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的危机什么时候到来,而这一个多星期,我们该做的基本上都做了,唯一失算的就是许晴从17路回去的路上,没想到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却成了她的不归路。

  表姐是周二中午来金县的,他去了许晴的家里,许晴她爸悔恨不已,悔恨自己当初不听表姐的话,要不然那几天晚上,他只要多走那几十米,或许许晴就不会出事,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酷##匠N网唯一正nD版rY,其bR他都是a盗版x0Q

  我是在周二晚上下自习后,表姐来学校的时候听她这么跟我说的,即便此前已经经历过家变的她,在面对好朋友的死这件事情上,依旧哭的稀里哗啦,并且非常自责的说这一切本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当初她再坚定一点,或许许晴也不会死。

  表姐一连在金县耽搁了两天,可把我姥爷给愁坏了,没办法他老人家只好拖着年迈的身子来到了许晴家看望,表姐这才离开金县返回市一中上课。

  姥爷来的当天,我犹豫再三,拨通了一个原本我一直不愿意打的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杨明的,以他的身份,想要弄清楚许晴的死因,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

  电话打通后,那边传来了杨明的声音:“你好,哪位?”

  我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明哥,是我,程逢九。”

  电话那边立时传来了杨明招牌式的笑声:“逢九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在学校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犹豫了下,朝他直言道:“明哥,我其实是想请您帮我打听一件事情。”

  随后我便告诉他,我想请他帮我托人去县局问问许晴的死因。

  杨明听闻后,颇为诧异的反问我,为啥要打听这样的事情?

  我便跟他撒了一个谎,大致就是与之前我给我表姐准备的那一套跟许晴家人的说辞,杨明听了以后,爽快的就答应了我,并且告诉我,十分钟后给我回复,还问我之前他送我的手机在不在用?

  我郁闷的告诉他手机被班主任收走,然后被我父母带回家的事情,杨明听了以后倒也没生气,反而内疚的说这是他考虑不周,回头他会帮我想办法的。

  当时我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也就没多说什么。

  挂掉电话后,我就一直在小卖部外面等,刚好十分钟,电话响了,我赶忙接起了电话,里面再次传来了杨明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凝重:“逢九,你可差点儿把我给害了啊,得亏我问的这个人跟我关系匪浅,否则对方还不得把我当做嫌疑人给审问了啊?”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疑惑的问他咋了?

  杨明这才娓娓朝我道来。

  当听完杨明的叙述后,我心里又恨又憋屈,因为许晴死的惨啊,杨明从他那位交情匪浅的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是,jian杀!

  市里的刑警队都下来人了,可惜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更别提凶手了。

  挂掉了杨明的电话,我在小卖部外面失神了好久,直到老板娘喊我付电话费时,我才回过神来。

  我跟许晴俩虽然连朋友都算不上,可她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啊?即便如胖子他们所说,我们实际上已经尽力了,可这种明明知道对方会有危险,却最终并没有把人救下来的感觉,很难受,很糟心。

  返回宿舍的途中,我一直都在内疚当中,直到我路过男生宿舍与女生宿舍之间的那个小树林子间,瞧见一个高中大个子男生硬生生的拉着一个高中女生往小树林里走时,我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以及一个人!

  周超!

  当这个人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肠子都快要悔青了!胖子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周超一直在追许晴这一茬,可我却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件事,而上个礼拜我曾与他擦肩而过,更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杀相,如果我真的在意许晴的话,或许我根本就不会忽略这些细节,或许这就是命吧!

  走到宿舍门口的我,紧攥着拳头,转身朝小卖部跑去,两分钟后,我拨通了报警电话,将周超有嫌疑的事情说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